《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 - 第9章 蘇老爺子的野山參

鄭川提起黑袍怪的腦袋,細細打量。

那腦袋面骨瘦削,毛髮偏短。尖嘴無腮,耳朵呈三角形。眼珠子是詭異的金黃色,說不出的怪異。

「與最近瘋傳的黑靈將軍形象相似……你一個人搞定的?」鄭川問道。

段無涯活動活動右臂,毒血抽得差不多了,酸麻脹痛之感也沒有了。人還真的不可貌相,獸醫這傢伙看着不咋地,醫術倒是不錯。

「可不是我一個咋滴!你別說,這傢伙還真頑強,腦袋掉了,一個不知是啥的東西還從屍體里飛出來跑了!」

鄭川充滿了懷疑,「斷了這麼多大樹,還有那條深溝,也是你乾的?」

「那是黑毛妖怪撞倒的,不關我事兒。」段無涯擺擺手,示意與他無關。

千里迢迢趕來寧安,不就是為了先一步接觸蘇逸嗎?那小子挺合自己胃口,怎麼可能輕易拱手相讓。

段無涯暗搓搓地想。

「好了,先回去再說。魏小心,你通知後勤,把首尾處理乾淨,切忌引起恐慌。」鄭川安排道。

不過,他留了個心眼,讓手下把附近路段的監控錄像拿到。段無涯有個外號叫蜂窩煤,心眼多又黑,不防他一手怎麼行?

……

一個下午,蘇逸都在關注新聞熱搜榜。

果然,沒有一點消息流出來。看來段無涯背後的組織,應對此類詭異事件已經駕輕就熟了。

他甚至偷偷跑回明月公園看了一眼,「正在施工」的牌子立在外面,吊車、挖掘機隆隆作響,無關人員根本進不去。

段無涯的出現只能證明一件事,那就是手段通天的超凡者仍然存在。恐怖的瞬移能力,削鐵如泥的長刀,非凡力能及。

至於白骨大哥,或許對這個世界了解還是太少。若是如此的話,寧安城被妖獸攻陷,又該怎麼解釋?

看來有些事得等到段無涯再說。

傍晚時分,紅霞滿天。

與黑袍怪一戰,導致蘇逸消耗過大,他現在是飢腸轆轆,飢餓感又開始吞噬理智。強撐着運轉法訣《鍊氣十三問》,才稍微有些緩解。

這時,蘇景山滿頭大汗地關上大門,懷裡抱着一個大玻璃罐子,裏面灌滿了白酒。一根人蔘浮在**,加上須子得有三十多公分長。

「爸,我爺爺沒打你吧?」蘇逸眼前一亮。

「你先嘗嘗有效果沒?我抱出來的時候,你爺爺好像醒了。」蘇景山趴在門縫瞧了瞧,說道。

父子二人來到屋中,取出勺子瓷碗,又把封口取下。

一股濃烈酒精味撲鼻而來,卻沒有想像中酒香四溢的感覺,反而就跟幾塊錢一斤的散裝白酒一般辛辣沖鼻。

「這就是爺爺斥巨資買的好酒?是不是噶子直播間買的?」蘇逸懷疑地說。

「不能吧……」蘇景山不確定地說。

他把勺子探入玻璃罈子中,撈出一勺後,倒入白瓷大碗。淡黃的酒液落下,一些泡沫浮在表面。

蘇逸抽了抽鼻子,在蘇景山期待地目光中,一飲而盡。

酒線滑過咽喉,落至腹中。辛辣之感直衝腦門,肚中宛如火燒一般。他趕忙調動玄黃之氣,化解酒力。

別說靈氣了,這酒一下肚,連氧氣都差點兒給他斷了。

「怎麼樣?」蘇景山關切地問道。

蘇逸停頓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