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開局被雷圈兒劈,我不想拯救世界] - 第2章 先天玄黃之氣

白霧繚繞的空間,蘇逸被一具白玉骷髏挾持着。

頭上不見天日,卻能看清雲霧變幻的軌跡。

腳下虛無一物,竟無絲毫下墜感。

「如果,我說我是李長庚,小友信么?」

「不信。」

「那abc 大道,萬般法術,小友願修長生否?」

「不願。」

「天人兩界之未來繫於一身,能出力否?」

「不能。」

骷髏:「……」

開玩笑,這骷髏架子形象就不符合神仙基本法,況且三番五次騷擾他,搞得他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另外,蘇逸的九位前輩還在醫院植物着呢,怎麼會有信任可言?

他嚴重懷疑,自己莫名其妙出現在這麼一個鬼地方,能不能回去還兩說。

誠然,雷霆降世,骷髏口吐人言,都顛覆了他的認知。他也意識到,這個世界藏着許多他不知道的隱秘。但要是說,這個骷髏架子值得信任的話,那他着實無法接受。

「小友如何才肯信任老道?」骷髏微微顫抖,似乎氣得不輕。

蘇逸雙手一攤,「這是你該考慮的問題,我只負責判斷。」

「那且隨老夫前往光陰長河一觀!」

骷髏抓住蘇逸的手腕,冰涼的觸感使他為之一振。

黑白二色光芒閃爍,一幅陰陽太極圖展開,蘇逸腳踏太陽之位,骷髏腳踩太陰之位。陰陽二氣升騰之間,一條如虛似幻的淺溪浮現在二人之間。

蘇逸掬起一捧溪水,水中竟然是他出生時的場景。老媽抱着襁褓中的自己,老爹激動得想要伸手,又不敢接過來。奶奶念叨着添丁進口家興人旺,把包里的喜糖散給醫生護士。

他的嘴角不由得掛上笑容。

「謹守本心,莫失莫忘!」

骷髏一聲輕喝,蘇逸發現自己身處光陰溪水之中,卻渾然不覺。

「進入光陰長河極其危險,若非有道祖乾坤圖護身,老道我也極有可能迷失其中!」

二人沿着溪流向前,腳下陰陽太極圖轉動,將歲月侵蝕之力隔絕在外。

從出生到會走,再到說話,再到上學,隨着年齡增長,溪流逐漸變寬,勉強看起來像是一條長河。

直至十七八歲的樣子,光陰長河陡然一變,兩岸看不見邊際,翻騰的浪花湧起幾丈高。

光陰長河中的蘇逸凌空踏虛,手中黑色長劍揮動,劍氣縱橫abc 里。面目猙獰的妖獸立時梟首,噴洒的鮮血映紅天際。

「想不到我還有這麼勇猛的一天!白骨大哥,你瞧見了沒?」蘇逸喃喃道。

「老道是太白金星,不是白骨精!」白玉骷髏沒好氣地說,「你且接着往下看。」

畫面一轉,寧安城再無往日繁華,殘垣斷壁,硝煙衝天。

街道上屍首遍地,水缸粗細的蟒蛇盤在高樓之上,犀牛身披鐵甲奔騰而過,長滿鱗甲的巨鳥張口一吐,火焰燒斷一座石橋。

它們正在肆意捕殺活人!

獸群衝鋒間,寧安守軍當即潰不成軍。

他看到一個小女孩蹲在路邊哭泣,背後一隻斑斕巨虎悄然張開血盆大口。

「危險!」

蘇逸想去拉開小女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