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武主》[九天武主] - 第0007章 古玉妙用

當!

斷槍掃在了一塊青石板上,將其砸的粉碎,可隨即一股巨大無匹的力量也傳了過來。

吳昊只覺得心臟好像發出了一聲**,似是難以承受的湧出一股鮮血,沖開牙關,從他的嘴裏噴了出去。

斷槍更是脫手而飛!

就當眾人都以為下一刻青石臨身,吳昊將被打成爛泥的時候,忽然,一隻白玉無瑕,好似柔軟無力的手從旁邊伸了出來。

好似憑空生起了一陣清風,本來爆射而至的石板石塊,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按住了,紛紛掉落到了地上。

吳昊身子像是葫蘆一樣,滾出去足足五六米才停了下來。他沒有去看側前方那一襲藍色的長衫,還有那張神色平靜,眼神冷冽的絕美面龐,和那一頭輕輕舞動的黑色秀髮。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曲九江,再次咧開了嘴,眼中更滿是嘲弄,好像再說,曲連舟被我當場幹掉了,而我,卻還活着!

有能耐你來殺我啊,來啊?

曲九江氣的眼都紅了,鬚髮倒立,一股暴虐的殺氣,從他身上猛的沖了起來。

他沒想到,司徒鏡竟然出手了,更沒想到,吳昊生生擋了那麼一下,沒死!

可沒等他發作,籬落已經猛的一下跳到了司徒鏡身邊,擋在了吳昊身前,拎着鞭子一臉憤怒的喝道:「曲老頭,你好歹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竟然偷襲一個四品武徒?你還要不你的老臉了?」

「讓開!」曲九江被吳昊的眼神,刺激的幾乎要失去了理智,猛的咆哮一聲。

「曲前輩難道是要跟我落雲開戰么?」白崇山忽然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

「老夫沒有……」曲九江只覺得好像一盆涼水兜頭潑下,渾身冰涼,氣勢頓時萎靡了三分。

「誰說你沒有?你剛才明明吼我了,還想殺我!」籬落毫不客氣的乘勝追擊。

曲九江聞言,幾乎氣的沒跳起來。

你阻攔我報殺孫之仇,我不過叫你讓開,這也錯了?在這一刻,曲九江感覺到一股無比的憋屈。

他知道籬落是在強詞奪理,可人家強啊!

不說其他人了,單是一個司徒鏡就與他修為相當。她剛才比自己後出手,仍揮手擋住了他的一式排雲掌,甚至真打起來,他都不一定是個!別說還有一個擁有靈器的籬落和修為不俗的白崇山了,更何況,自己最得意的孫子曲連山還在落雲宗修行呢!

曲九江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先勉強按下沖霄而起的殺機,嘴角抽動:「先前老朽心神悲痛,卻絕沒有冒犯的意思,還請籬落姑娘,見諒!」

道歉!

對於曲家的這位老太爺而言,簡直如同活生生的吞了一隻蒼蠅般噁心。可為了殺吳昊,他也顧不得了。

當下話鋒一轉,面色陰沉道:「不過三位也都看見了,此子殺我孫子,老朽不將他碎屍萬段,難消心頭之恨。還請給曲家一個薄面,將他交由我處置。」

「勝敗有命,生死無悔!既然約好,自當遵從!」司徒鏡語氣平靜,可拒絕的態度,卻顯然不容置疑。

「師姐說的是,而且我小師妹先前既然答應了比試,便等於應允了此人先前的要求,他如今既然勝了,自然可代曲二少爺參加宗門考核!」白崇山淡淡的道。

籬落聞言頓時樂了,兩個師兄,師姐保駕,她還怕什麼?

當下小鞭子一抬,趾高氣揚道:「沒錯,本姑奶奶說的話,一個唾沫一個釘。再說了,一個堂堂的二品武者,竟然讓一個四品武徒給殺了,還好意思報仇?咯咯,也不嫌丟人!」

曲九江聞言是又氣又臊,幾乎沒噴籬落一臉老血。

他陰森森的道:「可他不是還沒通過考核么?落雲宗若是公然包庇兇手,可要寒了我等鎮下眾人的心啊!」

籬落氣勢一窒,不過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司徒姐姐,你不是已經選定山頭了么?按宗規你已經是一山之主,可以收些隨從了……」

她的話音一落,那邊的吳昊立即掙扎着爬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朝着司徒鏡躬身行禮,張口就道:「拜見山主!」

司徒鏡的嘴角微微一抽,瞄了一眼旁邊笑容燦爛的小師妹,淡淡的道:「起來吧!」

吳昊抬起頭,衝著曲九江露齒一笑。

「噗……」曲九江再也忍不住了,一口老血噴出,氣息萎靡。他不敢對落雲宗的人發火,只能陰狠的盯着吳昊,連連點頭:「好,好,小崽子,你狠!」

說完,轉身朝着曲家而去。曲九江身形佝僂,每走一步,腳下的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