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武主》[九天武主] - 第0006章 一槍絕殺

妖精!

聽到那甜到人心裏發癢的一聲曲師弟,就連吳昊都不由得頭皮一麻,更別說曲連舟了。這貨早在看見司徒鏡的時候,便已經驚為天人。現在又聽身份尊貴的籬落,稱呼自己為師弟,頓時讓他忘了自己是誰。

當下哈哈一笑,傲然而出,嘴裏還恬不知恥的回道:「既然籬落師姐這麼說,那師弟就獻醜了!」

曲九江見狀差點沒一口老氣憋死在原地。這蠢貨,給根桿就爬?你是豬么?

可問題是,曲連舟都出去了,他還能怎麼辦?

白崇山搖搖頭,有些無奈的看着籬落道:「師妹,不要胡鬧了。」

籬落嬰兒肥的臉上堆滿了惡作劇成功的笑容,嘴裏卻反駁道:「誰胡鬧了?曲師弟乃是即將拜入我們落雲宗的二品武者,實力強悍,豈能懼怕挑戰?」

「白師兄,籬落師姐說的對。曲某雖然不才,卻也不敢墜了家兄之名,落雲之威!!」曲連舟回頭嫣然一笑,目光還朝司徒鏡瞥了一眼。

這貨,此時已經徹底的被雄性在心儀的雌性面前出風頭的動物本能給支配了。

不過,當發現司徒鏡根本沒有看他的意思後,曲連舟非但不懊惱,反而越發的鬥志高昂,精神百倍。

他也早認出了吳昊,一個朝自己下跪求饒,連他手下的武士都擋不住一招的廢物!這樣的貨色,竟然也敢來挑戰他?這豈不是給他表現的機會么?

所以,這一戰,不僅要贏,而且還要贏的漂亮,贏的精彩,贏的有風度!

他要讓這位落雲宗的美人看看,他曲連舟,也是個人物!

「曲師弟,你太爺們了,我看好你哦!」籬落頓時歡呼雀躍起來。

曲連舟聞言如同飲了一斤美酒,越發的飄飄然,頭也不回的道:「師姐放心,我殺他,如屠豬狗!」

白崇山儒雅的臉龐不由得抽搐了兩下,他見過不少自我感覺良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可像曲連舟這樣不知自己斤兩的主,絕對是第一次。

這小子難道就看不出籬落是憋着勁的想看他出醜?

曲連舟當然不知道,他還以為自己這一次,算是大大的露臉了。以至於看向吳昊的眼神,都多了一分欣賞。

「小子,你膽子可真是不小啊,竟然還敢挑戰我?現在你家二少爺就在這呢,來吧,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擊敗我,還取而代之的!」

吳昊兩眼一眯,冷聲道:「今日一戰,無關他人,勝負有命,生死無悔!!」

說完,陡然將手中的斷槍丟了出去!

丟出兵器,乃是表明吳昊不用傢伙。可問題是斷槍雖然落入青石縫中,奈何太鈍了,而且力道不足,竟是搖晃了兩下,噹啷一聲倒了下來。

曲家的武士見狀,臉色當即漲的通紅,隨即轟然而笑。曲連舟更是笑的彎下了腰,伸出手指着吳昊,一副隨時要斷氣的模樣。

籬落則惱羞成怒,咬牙切齒的跺腳道:「這,這哪來的棒槌?」

曲九江早看穿了吳昊的修為,本以為他敢這時候出頭,還有什麼依仗呢,沒想到真是個棒槌。既然如此,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籬落越惱火,他便越安心。

「殺!」眾人的轟笑,似乎讓吳昊惱羞成怒,他大吼一聲,朝着曲連舟撲了過來,掄拳就砸,勢如猛虎。可他的拳頭還沒碰到曲連舟,便感覺腹中一痛,好像被大鐵鎚給打中了似得,整個人都拋了起來。

「哈哈哈,一個四品武徒,也配跟本少爺談什麼勝負,說什麼生死?真是笑話。今天,本少爺就讓你知道知道,武者和武徒,到底有多少差距!」

曲連舟一拳得手,頓時就是一連串漂亮的猛攻。

他嘴角帶着嘲弄的笑意,幾乎每說出一個字,便打出一拳。

太快了。

吳昊似乎根本就反應不過來,隨即便被雨點般的拳頭砸中。

噗通!

吳昊一下摔了出去,人在半空便吐出一口鮮血,可即便是血,也沒有沾上曲連舟半點衣襟!

「四品武徒?」吳昊一出手,籬落也看出了他的實力。她的興緻就如被針扎的皮球,迅速消退的一乾二淨。四品武徒挑戰二品武者?找死罷了,能有啥看頭?

……

「沒意思,實在是太沒意思了。」

曲連舟不由得連連搖頭,大搖大擺的走向吳昊,笑眯眯的調侃道:「我看,你還是將你那把破槍撿起來吧,要不然,豈不顯得本少爺勝之不武?」

「要不,你再給我跪下?說不定本少爺心情好,饒你不死!」

「今天,你必死!」吳昊笑了,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輕聲道。

修為等於實力嗎?至少他不這麼認為。

曲連舟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