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武主》[九天武主] - 第0003章 武主蒼茫

清晨的陽光,輕輕的撫弄着大地。

吳昊緩緩的收功,睜開眼睛,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

就在剛才,他又修鍊了一遍,果然跟他猜想的一般,體內又多了一股元氣。而且好像跟他自己修鍊所引入體內的元氣有着質的不同,所以,他的武脈淬鍊的才會那麼快。

可惜啊,自己武脈不全,否則……

吳昊也不是那種將自己的未來和希望寄托在假如身上的人,所以,馬上就將失落拋在腦後,起身走出自己的房間。

兩位老人大概都下地了,不過,飯卻給他留好了。狼吞虎咽一通,吳昊徑直走出了家門。

只要運氣好,獵殺一頭野獸,就足夠家裡吃好幾天了。

當然,打獵可不能赤手空拳,得淘換點傢伙才行,他現在要去的就是鐵匠鋪。

鐵匠鋪位於鎮西,離着他家不算遠,所以很快就到了。老遠便聽見叮噹打鐵的聲音,吳昊頓了一下,挑開一塊布簾走了進去。

爐火熊熊,旁邊立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赤着上身,掄着鐵鎚,不斷的砸向一塊燒的通紅的鐵片。汗水順着他那猶如鐵塊一般剛硬,黝黑的胸膛向下滑落。

他沒有察覺到吳昊的到來,那雙粗眉猶如出鞘鋼刀,斜斜的向上挑着,身上的肌肉,好似流水般的顫抖了起來,帶着粗壯的猶如壯漢般的胳膊,不斷的揮起,落下,不是單純的讓人煩躁的重複,而是帶着一種賞心悅目的節奏……

嗤嗤……

已經展現出了獵刀形狀的鐵片,被涼水一激,房間中瞬間被蒸汽瀰漫。

「你現在打鐵的技術,似乎又提高了。」吳昊微微揚聲道。眼前的這個神情木訥的好似岩石般的少年,是他記憶中唯一的朋友,小鐵匠一刀。

「昊昊昊哥,好好好了?」一刀兩眼微亮,走了過來。

吳昊點點頭,一刀是十年前跟着老鐵匠到這橫扇鎮落的戶。打小說話就口吃,自然沒有別的小孩願意跟他玩。那時候吳昊性子也有些沉默,卻不知怎的跟他看對了眼,甚至還常為了他跟別人打架。一來二去的,兩人就成了要好的朋友。

老鐵匠在去年過世了,一刀現在接手鋪子。吳昊還知道,一刀雖然體內沒有一條武脈,可實力驚人。曾經有一次,吳昊跟他到鎮子外的一條河裡洗澡,一時興起,順河而下入了林子深處。

回來的時候,遇到了凶獸銀目青狼。

吳昊一個照面,被抽的差點沒昏死過去,而銀目青狼最後卻被一刀抓着尾巴,掄着砸成了肉泥。那一年,他十四歲多,剛成為三品武徒,而一刀不過十二歲的小屁孩而已。

從那以後,吳昊就知道一刀有着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過他從未對別人提起過,在外人眼中,一刀依舊是那個結巴小子,吳昊也依舊常為他出頭,兩人也還是好朋友。而他能修鍊到四品武徒,跟這事的刺激也不無關係。

也不知怎的,本來還有些緊張的吳昊,在看見他那張年輕的撲克臉時,竟然一下輕鬆了下來。

「我來你這裡是尋點趁手的傢伙去山裡打獵,你這有么?」吳昊笑道。見一刀面露遲疑,吳昊熱乎的勾住了他的肩膀笑道:「放心,那些野獸想要吃了我,怕是沒那副好牙口。」

一刀這才動了下嘴角,無聲一笑,轉身朝着鐵匠鋪的一角走去。

吳昊跟着他走了過去,別人或許不清楚,可是他卻知道,這些埋在了塵土和蛛網中的傢伙都是老鐵匠打造的,算是這鋪子中最好的成品了。

鐮刀,鋤頭,短刀,匕首,吳昊在旁邊也跟着亂翻,傢伙不少,卻沒有中意的。

就在他有些失望的時候,突然眼角一亮。就在牆角,一個幾乎已經跟牆壁一樣顏色的黑傢伙正躺在那。

吳昊伸手拿了起來,輕輕的拭去塵土,才發現是一柄斷槍。槍尖大約有二十公分長,跟剩下的槍身差不多。

通體黝黑,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鍛造而成。那槍身似乎是被什麼給弄斷了,斷口還掛着幾滴黑色的殘留,好像是槍身流的血似得。

一握住它,吳昊心頭便沒來由的一動。

信手揮舞了兩下,更覺得十分趁手。不過他用拇指輕輕的在槍鋒上抹了一下,尼瑪,手上只是出了個白色的印子,竟然都沒破!

「我去!」

吳昊忍不住罵了一聲,正想甩手將這玩意丟掉。便在這時,門口的布簾猛然被挑了起來,一個人闖了進來。

「小昊,不,不好了!」

吳昊動作一停,見是昨天他遇到的劉大牛,忙問:「劉叔,出什麼事了?」

「你爹娘在靈田撿拾遺落的米穗,結果曲少爺說這是偷盜,要殺頭類……」劉大牛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