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武主》[九天武主] - 第0001章 少年吳昊

橫扇鎮外。

吳昊躺在一塊青石之上,嘴裏叼着一根青草,正幽幽的看着頭頂的天空。

蒼穹碧藍如洗,白雲似紗,鼻端還縈繞着泥草的清香。

三天了。

他本是一個混混,歷經艱辛,最終熬成了雄霸三省一十六市的凌風社之主,算的上是威名赫赫,功成名就了吧?可就是為了洗白,搭上了一個大人物,接下了前去倭國搶奪一枚古玉的任務,結果古玉到手被一路追殺,最後……

就莫名其妙的到了這個名為蒼茫大陸的世界,還成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

這三天來,他抓破腦袋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想着那些兄弟,還有那個一直站在自己身後,那個語氣輕柔,聰慧機敏,那個幫他整了整衣服,就靜靜的站在路邊,微笑着目送他上車離去,那個讓自己還欠着一個擁抱,一份承諾,那個名叫梅落雪的丫頭……

吳昊不由得再次嘆了口氣,然後起身向著小鎮走去。

時近中午,到了吃飯的時間了。

此時的他依然叫着同一個名字,而且還有一雙父母。

對於上輩子是個孤兒,從不知道什麼是爹疼娘愛的他來說,這大概是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了。

想到那對夫婦三天來,對他的悉心照顧,想着她們擔心的眼神,關切的慰問,吳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腳步也慢慢的加快起來。

才進了鎮子,耳中突然傳來蹄聲隆隆,吳昊急忙閃到路邊,側目一瞅,只見一名劍眉星目模樣俊美的年輕人,身着白色錦袍,神情冷傲的端坐在一頭壯碩無比的獨角黑牛上。

這黑牛毛如錦緞,眼似凶鈴,身高體大,健碩兇猛,蹄聲敲打着青石板,好似橫衝直撞的坦克一般咆哮而至。

「滾!」

一聲呵斥,只見一名來不及躲閃的壯實漢子,竟然被騎士隨手一鞭子抽出了三米開外。黑牛隨即縱橫而過,呼嘯遠去。

橫扇鎮曲家二少爺,曲連舟!

吳昊劍眉一挑,腦海中便閃過了這位騎士的身份。他來不及多想,忙快走幾步,將那被抽倒的漢子扶了起來,只見這漢子身上一道血淋淋的口子,雖然他身體壯實,皮糙肉厚,沒傷到筋骨,可看着也頗為嚇人。

「謝謝,謝謝,哎,是小昊啊?」漢子連連道謝,隨即欣喜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吳昊一愣,倒也認出了眼前這倒霉的大漢,竟是他們家的鄰居劉大牛。三天的時間,他已經融合了這具身體正主的記憶。

「劉叔,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劉大牛憨厚的一笑:「剛才在想着地里靈米的事,沒注意到,你傷好了?」

「啊,好了。」吳昊點點頭,隨即皺眉道:「這曲少爺也太霸道了吧……」

「可不敢胡說。」劉大叔急忙拉了他一下,左右看了兩眼,見沒有人聽到,這才壓低聲音道:「他是咱們鎮子主家的少爺,這幾天,還有一處武道宗門要帶走他,收為徒弟類。這樣的人,難免……哎,下次咱小心點就是了。」

武道宗門?

想着曲連舟那隨手一鞭的威力,想着他胯下獨角黑牛的威勢,他實在想不出,這武道宗門又該是什麼樣?

吳昊眼神閃爍不停,默不作聲的陪着劉大牛朝家走去,當看見那個熟悉的家門,門口那個熟悉的身影,吳昊忽然停下腳步,本來散亂的眼神漸漸開始凝聚,凌厲如劍,堅毅如龍!

一路腥風血雨,一身榮耀悲苦,一朝繁花落盡,一杯身後黃土!

曾經種種,皆已過去,唯獨眼下,方為未來!

在這個危險的世界,他只有適應,只有振作,挺起胸膛來面對現實,才能夠守護眼前的人,讓她不至於像劉大牛一樣,即便讓人打了,也只能自認倒霉!

「娘,我回來了。」吳昊走過去,深施一禮,剎那間,他彷彿聽見了心底傳來的一種琉璃破碎的聲音。

「好,回來就好,飯都要涼了。」吳昊的母親露出笑容,急忙牽着他的手就朝家裡走。

目光還不時的偷眼打量他,顯然是見醒過來後,一直形容恍惚,不言不語的兒子,突然恢復了正常,心底高興不已。

吳昊心底翻騰着那些親情的記憶,不由抱歉道:「娘,讓您擔心了。」

「這孩子說這些做啥?」母親連連搖頭,臉上的笑意卻怎麼也擋不住。

他們吳家是佃戶,日子自然清苦。實際上,橫扇鎮的居民大多都是曲家的佃戶,而此時,正是靈米成熟的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