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靈聖尊》[九靈聖尊] - 第0009章,針鋒相對

宗族大考在即,整個葉家,從上到下,都在忙碌。

靈室外聚集的人最多,很多人把一年的修鍊時間都用完了,就是為了稍微提升一些,以期望在明日的大考中,取得一個好成績。

有人歡喜,有人愁,很多葉家子弟,離開靈室後,並沒有像進去時那麼高興,但有的人出來時,卻自信滿滿。

當他們看到葉天澤走來時,立時議論紛紛。

「這麼早就過來,看來天星少爺的成績他已經知道了。」

「呵呵,他現在雖然是築基八階,可畢竟是覺醒過靈血的,宗族大考也得按覺醒境來算,自然着急啊。」

「要是考核不過,就得被趕出宗族,沒有宗族的庇護,就得離開石台城自生自滅啊。」

「臨時抱佛腳又有什麼用?明天就大考了。」

「垂死掙扎唄。」

聽到他們議論,葉天澤並未在意,徑直的走向了天字號靈室,當守衛看到他拿出令牌,不由嘆了口氣,眼中露出幾分可憐之色。

就在此時,天字號靈室,突然走出來一人。

「哈哈哈,天字號靈室果然不凡,才短短四個時辰,我就已經覺醒二階了!」看到走出來的這人,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

他們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都落到了葉天澤身上,因為出來的人,正是葉天清。

「有好戲看了,天清少爺前天剛覺醒靈血,而且是高等的土靈血啊。」

「他好像進天字號靈室,連續修鍊了四個時辰,打破了之前的記錄了。」

「四個時辰!不愧是高等的土靈血,葉天澤拼了命,服了那麼多丹藥,也就三個時辰而已啊。」

「這傢伙真是可憐,被奪了靈不說,還得罪了天清少爺,這回怕是沒有好果子吃了。」

果然,葉天清走出來後,目光立即鎖定了葉天澤,他要還是築基九階,確實有些畏懼。

但現在不一樣了,覺醒了靈血後,他在靈室里,修鍊了四個時辰,打破了之前的記錄,實力今非昔比。

看着葉天澤,他的目光瞬間冰冷,那一日的羞辱,歷歷在目:「天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小野種,今日不打的你跪地求饒,我就不叫葉天清!」

「是么?」葉天澤原本想去靈室內,把剩餘的時間全都用了,聽到此話,定住了腳步,道,「敗你任然只需一招!」

「找死!」葉天清怒吼一聲,身上氣血綻放,揮拳就朝葉天澤打來。

「啪」

一記耳光響徹,眾人還以為是葉天清打了葉天澤,仔細一看,卻發現並不是這樣。

只見葉天清滿嘴是血的躺在地上,臉上一個血紅的五指印,十分刺眼。

「剛剛發生了什麼?是我看錯了嗎?」

「你沒看錯,天清少爺敗了,又……又是一耳光……」

「築基境,對抗覺醒境,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靈室外的葉家子弟,都張大了嘴巴,他們還沒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戰鬥就已經結束了。

如果是葉天澤敗了,他們到覺得理所當然。

現在的葉天清可是覺醒境的實力,而且還是覺醒二階,覺醒的還是高等土靈血。

可敗的偏偏是葉天清,他們甚至都沒看清楚葉天澤是怎麼動的手,如果不是聽到聲音,再看到那五指印,誰又能想到,這是被打了耳光?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葉天清這才清醒過來,目光十分複雜,「我怎麼可能戰勝不了你一個廢物,我要殺了你!」

憤怒讓葉天清失了理智,土靈血涌動,身上泛起了微微的黃色光芒,所有的力氣都匯聚在了拳頭上,猛的朝葉天澤砸來。

「啪」

又是一記耳光,同樣的位置,葉天清再次被打翻在地。

「噗」

伴隨着淤血的是幾顆碎落的牙齒,葉天清身體哆嗦,那雙冷厲的眸子,變得迷惘,他被這兩耳光打蒙了。

等他清醒過來,感受到的卻是周圍火辣辣的目光,就像一根根的刺,扎在他身上。

他無法相信,自己竟然會輸給同一個人兩次,而且還是平日里根本不放在眼裡的小嘍啰。

「輸了,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好……好快!」

「在覺醒境被一個築基境的廢物打敗,而且還是兩記耳光,這簡直是羞辱啊!」

這回他們看清楚了,不是葉天清不夠強,而是他太慢了,慢的幾乎無法跟上葉天澤的動作。

「這種滋味不好受吧?」葉天澤湊到耳邊,冷道,「這就叫生不如死,你可別著急着投降,這才剛剛開始。」

望着他的背影,葉天清突然想起了之前的威脅,不由毛骨悚然。

葉天澤轉走到守衛處,問道:「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