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葛到老:伊人莫要走》[糾葛到老:伊人莫要走] - 第8章 重遇故人

那不算是強行,只是她需要錢,他給她錢,在最後一刻她退縮了,他卻不允許她退縮……
安向宸身子微微前傾,唇角抿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壓低了聲音道,「只要找出證據,就算不能讓他受到懲罰,也能判定你們離婚……」
雲伊臉色瞬間慘白如紙,握着玻璃杯的手微微發抖,眸子驚恐的如受驚的白兔,搖頭道,「不,不能這麼做,後來我家人收了他的很多錢,我等於,是賣。
安向宸撐着下顎,悠閑的看着她,半響後得出一個結論,「你在保護什麼人。」
雲伊搖頭,「我們還是找別的方法解決這件事吧,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安向宸點頭,對着雲伊勾勾指頭,「靠近點,我告訴你另外一個打贏這個官司的方法。」
雲伊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緩慢的把耳朵湊到他旁邊,聽着他說出計劃,半信半疑。
「那麼其他的事?」
雲伊說的猶豫,始終不太信任這個花心的律師。
「其他的事情交給我,最近你一定要小心點,千萬別讓他抓住你的任何把柄,」安向宸起身拿起外套,「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在市區轉轉。」
雲伊淡漠的起身,對着安向宸依舊很是疏離。
光影陸離的城市,雲伊抱着雙臂看着櫥窗中毛茸茸的泰迪熊,很漂亮的熊,可是她終究沒有能力給自己買一個。
透明的櫥窗倒映出一個男子的臉,白皙俊秀,齊耳的短髮,五官漂亮的勝過世間任何一個絕色女子,可這樣美的五官組合在一起,絲毫沒有脂粉味,偏偏帶了一種讓人絕望的美感。
雲伊有些激動,輕輕的放下雙臂,緊握着雙拳看着櫥窗上清晰卻又模糊的男子的臉,路邊的車影在櫥窗上一閃而過,迷幻的像海市蜃樓。
咖啡廳中,兩人相對無言,沒有想像中的恍如隔世,也沒有記憶中的兩小無猜。
只是淡淡的,溫馨的音樂在兩人耳邊流淌,雲伊不安的握着手中的冰激凌,他沒有忘記幫她點,她最愛的草莓冰激凌。
阮慕言點了支煙,白皙修長的手,指甲被煙熏的微黃,淡淡的煙草味道充斥鼻尖,她記得,他以前是不抽煙的,不過那時,他們都還是學生。
兩年,只是兩年而已,他們的改變,有這麼大嗎?
「為什麼退學?」
雲伊先開口,冰激凌有些融化,她的手跟着一起冰涼。
「我是被學校開除的……」阮慕言抬眸,黑琉璃的眼仁中,璀璨的光華不斷流轉。
雲伊嘆息,心裏卻酸澀無比,她沒有問原因,隱約的,她知道原因。
「你呢?
為什麼離婚?」
阮慕言掐熄了煙,摁在煙灰缸裏面,他差點忘了,她最討厭的,就是煙草的味道。
「性格不合,所以就離婚。」
雲伊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冰激凌,從始至終,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不合到,要割腕自殺嗎?」
阮慕言伸長了胳膊,握住雲伊的手,只是單純的握,憐惜的不帶任何曖昧。
他的手溫暖的如一個兄長,觸感柔軟,翻過她的手腕,看着她手上猙獰的傷痕,眸光一緊。
「如果我不自殺,你還是不會出現在我眼前,對嗎?」
雲伊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想從他眸中看出端倪。
阮慕言沒有說話,只是拿走了她前面的冰激凌,抬手召服務員上一杯熱奶茶。
「他對你不好嗎?」
阮慕言依舊是淡淡的,清冷的口氣,看不出眼前是他喜歡了四年的女子。
雲伊抬首,安向宸站在旁邊,手中拿着車鑰匙,眉梢帶笑的看着她。
「小伊,走吧……」安向宸對雲伊伸出手。
雲伊看了阮慕言一眼,他依舊淡漠的,平靜的臉上,不起任何波瀾。
「慕言,我先走了……」雲伊還想說什麼,人已經被安向宸一把拉進懷裡,他對着阮慕言痞痞的一笑,「我會照顧好小伊的,你放心吧——」
雲伊被他拽着,跑着出了咖啡廳,一把甩開安向宸的手,她彎腰不斷喘息,「你幹什麼胡說八道?」
「你看不出來,那個男人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