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葛到老:伊人莫要走》[糾葛到老:伊人莫要走] - 第7章 是個尤物(2)

道,「說,我是誰?
不說你會更痛!」
雲伊不由得睜開眼睛,哀怨的道,「放開我,你是裴雲飛,混蛋裴雲飛……」
雖然是罵他的話,但是他心裏已經舒坦了很多,裴雲飛手中力道略微放鬆,解開她的棉裙帶子。
意識到裴雲飛的打算,雲伊掙扎的更厲害,朦朧的眸子已經氤氳起霧水。
雲伊的不停掙扎。
裴雲飛幾乎咬碎滿口銀牙,眸光變得冷冽,「很好!
雲伊,你自找的!」
裴雲飛腦中出現了一幅畫片,一名高中男生,留着齊耳的短髮,笑起來,如沐春風,好看的臉上,是讓天地萬物都黯然失色的璀璨笑容。
他騎着一輛單車,身後載着一名同樣校服的女生,女生長發飄飄,伸展着兩隻手,輕盈的如一隻飛舞的蝴蝶,她笑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對着騎車的男生說,「慕言,我們要一起念大學……」
「對,以後還要一起工作……」阮慕言扭頭看了一眼女生,臉上滿是寵溺的笑容。
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裴雲飛在車上看見了這一幕,天下,怎麼會有這麼般配的一對璧人?
奔馳車疾馳而過,女子甜美的笑容深深印在了他的腦海,還有那個俊朗男子的笑臉,他嫉妒,一個人,怎麼可以笑的那麼陽光?
裴雲飛狠狠的揪住雲伊的頭髮,殘冷的聲音如臘月飛霜,「說,我是誰,是誰?」
雲伊已經痛到絕望,酒隨着眼淚的流出,醒了一半,她不住的掙扎,哭泣,「裴先生,對不起,對不起……」
裴雲飛鳳眸猩紅,啃啃的封住她的柔唇。
他瘋狂的搖晃着她的肩膀,「說,你叫我什麼?
說?」
雲伊只知道哭,又是一番折騰。
宿醉讓雲伊頭痛欲裂,站在穿衣鏡前,看着鏡中那個臉色蒼白,面目憔悴的女人,雙腿微微發顫。
她昨晚,又被裴雲飛糟踐了……
去仔仔細細洗了一個澡,衝掉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手機鈴聲適時響起。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她拿着手機猶豫了半響,她有陌生號碼恐懼症,終是沒有接下電話。
電話鈴聲停掉的時候,她鬆了一口氣,放下手機,鈴聲再次響起,還是那個陌生的號碼。
她摁了接聽鍵,電話那頭安向宸戲謔的聲音傳來,「Hello,雲大美女,昨晚過的愉快嗎?」
雲伊很想罵人,可是她忍了,綳直了聲線,「安律師,你難道不為你昨晚的行為羞恥嗎?」
「雲伊,這你就不了解我了,安向宸最缺的就是羞恥心……」安向宸的聲音很愉悅,他想起裴雲飛昨晚的臉色,就覺得好笑。
見過不要臉的,就是沒見過他這樣不要臉的,雲伊一陣沉默。
「雲伊,出來吧,我在裴宅下面的樹蔭處等你,我告訴你怎麼打贏這場官司……」安向宸終於正經起來。
「等着我,十分鐘後到。」
雲伊收了電話,簡單的收拾一下後出門。
安向宸坐在駕駛座上,雙手極其無聊的敲打着方向盤,遠遠的看見雲伊一身紡紗長裙出現,一頭烏黑的長髮,沒有經過燙染,直直的披在肩膀。
是個尤物,難怪裴雲飛捨不得離婚,安向宸唇角勾出一抹邪佞的笑。
對着雲伊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遭來她的一個白眼。
安向宸下車打開副駕駛室的車門,紳士的照顧雲伊上車,然後自己走上駕駛室,微笑道,「頭痛不痛?
帶你去吃點清淡的吧……」
雲伊白了他一眼,疏離的道,「安律師,我們還是直接談談如何打贏這場官司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