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 - 第6章 娘家撐腰

唐家院子里,兩路人馬對峙着。宋里正坐在屋檐下的凳子上也不開口,唐家族長怕鬧起來,緩和氣氛說道:「原本分家是家務事,我本不應該摻和。但既然今天請了我和宋里正,我倆就做個見證。」

宋里正環顧了一周,點了點頭。

「唐武,這個分家是怎麼個章程,你心裏有成算沒?」

「還分什麼分,早都已經分好了!今早給了陳氏一擔糧,他們都搬出去了!」唐老爺子還沒有開口,劉氏就迫不及待出聲了。

「我呸!你還好意思說出口。你這是打發叫花子呢!誰不知道這個院子是我妹夫掙錢建的,你家後面添的地也是我妹夫賣下的!

他剛走他老子娘就把他媳婦孩子掃地出門,你們也不怕他晚上回來找你!」

陳二嫂子破口大罵!

「我怕個啥,他是從我腸子里爬出來的。他掙得就是我的,說破大天去也是我的!」話雖說得硬氣,劉氏心裏還是感覺毛毛的。

陳老爹沒有理會婦人們的吵鬧,直接對唐老爺子說:「親家,你那大孫子正在私塾上學吧,聽說不久就能參加童生試了。唐家也算是耕讀之家了,只是這樣行事會不會對那孩子有影響啊?」

唐老爺子氣得鬍子一顫一顫的,陳老爹沒有理會,轉頭又對唐族長說道:「唐族長,話說咱兩個村子離得也不遠,唐氏陳氏姻親故舊說起來也很多。現如今唐家如此行事,我陳氏無論是嫁過來的閨女還是娶進門的媳婦,心裏也會犯嘀咕吧。」

唐族長面上陪着笑,心裏把唐老爺子罵了個狗血噴頭。一輩子面上公正大氣,實際上一肚子的小肚雞腸,沒想到老了老了使在自己人身上了。真當陳氏沒有娘家啊!害得他一把年紀了跟着吃掛落。

沒好氣地把唐老爺子扯到一旁,兩人嘀嘀咕咕地說了半天。

宋里正站起身像是不經意的說起,「後天縣令大人要到松山書院講學,縣令大人不僅在乎治下學子的學問,更對學子的出身家族看中,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門風不好,學問再好也不得用。」

這話落在唐老爺子耳朵里,激起了他一身冷汗。也顧不得和唐族長纏磨,忙走了過來,強笑着對陳老爹說道:「親家,這原是誤會,怪我們沒有和老二媳婦說清楚。分家,我們願意給成峰五畝地,外加十兩銀子。這些也能把成峰養大成人了。」

「什麼?!給五畝地還要給十兩銀子!老頭子你瘋了!」劉氏歇斯底里。

白氏原想着開口,看見公爹的臉色立馬閉上了嘴。

「你給我住口!這家我說了算!親家,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還有春妮屋裡原本的傢具,並且必須馬上立文書,正好唐族長和宋里正都在。」

唐老爺子面色鐵青,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

「還有我的小木馬,是爹爹給我做的,被阿奶搶走了。」成峰氣憤地說道。

唐老爺子惡狠狠地看了一眼成峰,轉頭對着劉氏吼道:「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去給他找出來!」

「我的老天爺啊!還要不要人活了!你們乾脆把我的骨頭渣子嚼吧嚼吧吞了。」劉氏一邊拍着大腿,一邊哭喊着。

陳老爹朝着宋里正一抱拳,「麻煩宋里正了!」

宋里正回禮,「陳老爹客氣了!」

宋里正起草了文書,大聲念給在場的所有人聽了一遍。雙方都無異議,唐老爺子和陳氏分別在上面按下了手印。

唐老爺子想起剛剛陳老爹悄悄在他耳旁說的話:「靠山屯王家放出話來,想用十兩銀子買個媳婦伺候老王頭,也不知道哪個缺德帶冒煙的人家會同意。唐家是耕讀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