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 - 第3章 分家(三)

偏房內,陳氏母子三人也沒有睡覺。

「娘,明天我們搬到哪裡去啊?」

陳氏露出一個笑容,「我們搬到…」

「娘,我們是搬去姥姥家嗎?我想姥姥和小舅了。」成峰迫不及待的開口。

陳氏用手摸了摸成峰的腦袋,面露哀傷,自己怎麼可能帶着孩子回娘家呢!且不說娘家有兄弟妯娌,自己是外嫁女,怎麼可能一直住娘家,住的久了,再好的情分也磨沒了。

就說當年是自己一意孤行要嫁的,沒想到最後卻落得如此下場,怎麼還能讓娘跟着傷心呢!

「我們不搬去姥姥家。成峰要是想姥姥了,等咱們安頓好了,娘就帶着你們去看姥姥、姥爺好不好?」

「好!」成峰面帶微笑,閉着眼睛準備睡覺。

陳氏看向唐玉。玉丫從小就早熟,大人之間的齷齪,本不應該讓孩子參與,只是…唉!現在只能盡自己的所能讓這兩個孩子快快樂樂的長大。

唐玉看着陳氏的眼睛,娘眼睛裏的東西太多,讓她很是心痛。遲疑的開口,

「娘…」

陳氏回過神來,對着唐玉笑了笑。

「玉丫也早點睡吧,明天搬家很累人的。」

唐玉乖巧的點點頭,「娘,你也早點睡。」

陳氏坐在炕沿看着自己一雙兒女慢慢睡着,站起身來一件一件地撫摸着房子里的傢具。

這些傢具大到衣櫃小到玉丫的梳妝盒都是木生親手打的。雖然不是什麼好料子,但是木生手藝好,又是打給他們自己用的,做得十分用心,看起來十分精美。她知道這些東西明天她是帶不走了。

想起木生和她說過,他小小的時候就被唐家兩老送到一個老木匠那裡學藝,剛開始的時候吃不飽穿不暖,還經常被打罵。

他爹娘原本是想讓他去給老木匠做上門女婿的,只是後來木生在做木工活方面有極大的天賦,正式出師後沒過兩年,手藝就超過了老木匠。莫說這十里八村,就是整個小河鎮他的手藝也是出挑的,來找他做傢具的人越來越多。

因為能賺銀子,劉氏就捨不得讓木生做上門女婿了,為此還不惜上老木匠家大鬧一場,把木生接回了家。

想起木生和自己說,那時候他以為自己的親娘是捨不得自己的眼神,劉氏苦笑了一下。

自己的男人一輩子忠厚老實,為了唐家兢兢業業,他可能怎麼也想不到,他剛走他的爹娘就打起了他妻兒的主意。

陳氏擦了擦眼淚,她不為自己難過,只為自己的丈夫不值。

再一次用抹布把所有傢具都細細擦了一遍,陳氏熄了油燈躺在了炕上。

唐玉悄悄睜開眼看着娘小心地擦着爹親手打的傢具,她知道娘捨不得這些,她也捨不得。只恨自己太過弱小,連爹留給他們的東西都保不住!

黑暗中,陳氏從懷裡掏出一個布包,這布包里是平時木生悄悄給她的散碎銀子,她一點一點累積下來,大概已經有二兩了。

剛開始她還為瞞着婆婆藏私房錢而羞愧過,而此時她是如此的慶幸,沒有這二兩銀子,她帶着這兩個孩子出去,過不了多久就得餓死!

想起玉丫偷聽到的他們的計劃。沒想到他們竟然想把她和玉丫十兩銀子賣給老王家。無論大嫂說得如何天花亂墜,老王家的人也不過是想花十兩銀買一個能伺候老王頭的丫鬟罷了。

更何況還有玉丫。等玉丫長大些,以玉丫的容貌,不難想像玉丫會遭遇什麼。想着這些她心裏就恨。以前她總以為,雖說他們一房人沒有大房和三房在婆婆跟前得臉,但日子也過得不差。

還有公爹看起來也是公正的。沒想到,木生一走,這些人全都變了臉。就連她認為一向公正的公爹也默認了他們的計劃。

是啊!木生走了,家裡的最主要的經濟來源就斷了,為了他大孫子讀書的銀錢,他什麼做不出來呢。想來以前對他們這一房人面子上過得去,也只不過是看在木生能賺錢的份上吧。

而一旦沒有了銀錢,至親的人也會變得如此面目可憎。

現在她別的不求,只求能帶着兩個孩子平平安安的離開。要知道他們為了錢可啥事都做得出來,這次她用自殺唬住了他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