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驚!我的十八代玄孫教我發家致富] - 第2章 分家(二)

唐老爺子沒有說話,大家也不敢出聲,整個屋子顯得異常沉悶。

沉吟了半晌,唐老爺子終於開口了。

「老二媳婦,你的意思呢?」

陳氏還沒有出聲,劉氏就罵開了,「你這個掃把星,趕緊滾出唐家,可憐我的老二年紀輕輕就被你剋死了。」

劉氏剛開始是假哭,但是一想到老二沒了,家裡就少了主要的經濟來源。以後她大孫子上私塾的銀錢,還有小兒子的私房錢都沒有了着落,就真真兒哭出聲來,越想越哭得傷心,好像真是為自己英年早逝的二兒難過。

「滾!趕緊滾!她不滾,我也活不成了。老頭子,咱家這麼一大家子人,不能都被這個掃把星妨克啊!」劉氏哭天抹淚。

「爹!娘!我…」陳氏剛一開口就被大嫂白氏給打斷了。白氏滿臉笑容的走過來,作勢要扶起她。

「二弟妹,爹娘是真心疼你,你還年輕,往後的日子還長,這寡居的日子可不好過。

這十里八村的哪有像唐家這樣厚道的人家,還願意把寡居的兒媳當閨女嫁出去呢!

雖說這老王頭年齡比較大,但是年齡大有年齡大的好處,年齡大知道心疼人。他也願意你把兩個孩子帶過去,你也不用受骨肉分離之苦…」

唐老爺子一咳嗽,打斷了白氏的滔滔不絕。白氏愣了愣,眼珠子一轉招來了自己的大兒子。

只見一個充滿書卷氣的少年走了過來,少年身穿闌衫,頭戴方巾,儼然一副讀書人的模樣。

白氏俯首在少年耳旁說了幾句,少年點點頭,邁步走到唐老爺子身邊。

「阿爺,我上旬考試又得了個優,先生說明年我就可以參加童生試了。」

唐老爺子聽見這話,臉上如冰雪消融,用手順了順鬍子,笑着點點頭。

「我成學就是出息,我們唐家的未來還得靠你!」

劉氏也投來了滿意的目光,招招手把唐成學叫到身邊,用手摸了摸他身上的衣衫,「成學這件衣衫有些舊了,等會兒阿奶給你一匹新料子,等這農忙過了,讓你娘給你裁件新衣。」

白氏聽見這活兒,連忙答應。「娘,等這一陣兒忙完我就裁。」

周氏暗地裡撇了撇嘴,轉眼又堆起笑臉,「成學就是厲害,以後肯定能考個狀元回來。成嶺以後一定要好好像他大哥學習才是。對了,娘!您和爹也需要做新衣裳了,等秋收後,我給您兩老做。」

劉氏心裏立馬熨帖,不怪她偏疼周氏。「我和你爹就不用了,等會兒你也拿一匹布料回去,給成嶺和金生一人做一件。」

「哎!謝謝娘!」

白氏站在旁邊看了一眼周氏,皮笑肉不笑的。

這一打岔,唐老爺子已然忘記了剛剛想要說的話,一屋子人其樂融融,地上跪着的三人好像被人刻意遺忘了似的。

唐玉低着頭,怕他們看見她眼裡的恨意。聽見上面所謂的「親人」拿着他爹的血汗錢裁置各種新衣,背地裡卻打算把她和她娘賣了換銀子。她只能狠狠的咬緊牙根,拚命地控制自己。她真怕自己忍不住衝上去打掉他們臉上得意的笑!

她不停地安慰自己,想起自己對娘說的話,現在最主要的是離開唐家,他們一家三口太弱小了,硬拚絕對討不了好。更何況孝道大於天,一頂不孝的帽子扣下來,他們就吃不了兜着走。

陳氏抬起頭,蠟黃的臉龐露出堅毅的神情,「爹!娘!好女不事二夫,木生雖然走了,但我得替她守着,好好地把兩個孩子拉扯大。」

白氏心裏想着:拉扯大,說得輕鬆!你一個女人拿什麼養孩子,最後還不是得靠他家男人。更何況大夫都說了,她這是癆病,以後都得吃藥,不能幹重活,還得吃好的。

不行!一定得把這個包袱甩出去!心裏誹腹着,面上卻不顯,依然笑容滿面的說:「二弟妹,這些個三貞九烈都是富貴人家講究的,咱們窮苦人家可不講究這些,嫁漢嫁漢穿衣吃飯,都是為了過日子。」

唐玉這才抬起頭,睜着無辜的大眼睛看着白氏,「大伯娘,如果我大伯出事了,你也會馬上嫁給別人,去過自己的日子嗎?」

白氏一急,看了一眼唐德生,舉着手就要打唐玉。

「小小年紀,說的什麼混賬話!你這是在詛咒你大伯啊!」

唐玉也不躲讓,面帶懵懂地反問:「這不是大伯娘剛剛說的嘛,難道是我理解錯了。那我現在就給大伯娘賠個不是。」

白氏一噎,怎麼以前沒發現這死丫頭還如此伶牙俐齒。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和唐玉糾纏,扯出一個笑容對着陳氏,語重心長。

「二弟妹,爹娘是真心為你好。老王頭的家產不薄,他的兒女都大了,老夫少妻,以後這些不都是你的。往後啊我還要沾你的光呢!」

唐玉看着白氏做張做致,心裏冷笑。如果不是她偷聽到他們的對話,她還真的以為他們是為了她娘好。

沒想到的是,她都讓她娘裝病躺在床上一陣子了,他們還沒有放棄。是了,他們一定是瞞着王家那邊,到時候把她娘倆往王家一扔,誰還會管她和她娘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