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絎另一隻手》[姬絎另一隻手] - 第一章

姬絎的只有我。
衛國王族,哪怕陳家再勢大,陳痣也不能殺了我。
衛王雖老,也容不得士族僭越。
那我要不要救他呢?
我要。
不管怎麼算,都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不救他,以後也是一個被送給北地和親的下場,最後病死途中。
救了他,那麼……誰也無法預測未來,不是嗎?
陳河和何園都不是什麼被家族重視的人物,他們賭不起,所以他們放了手。
何園甚至還變了個笑臉,把姬絎扶了起來。
陳痣氣的發抖。
他身邊的人見勢不對,反倒圍到他身邊勸了起來。
陳痣直直的看着我,像是獵人盯上了獵物。
他忽然笑了,又全無笑意,陰寒至極,泛着血腥和暴戾。
「衛四……你等着。」
我平靜的向後退了一步,錯開了他的目光。
我的聲音沒有發抖,也沒有絲毫波瀾。
「陳家要反?」
寂靜。
陳河抖了抖,跪了下來。
陳家的人,除了陳痣,都無一例外的跪了下來。
跪的匆忙,咚咚作響。
「陳家無不臣之心!
公主明鑒!」
如宣誓一般。
幾分真心?
全無真心。
陳痣不用跪,衛王喜歡他,也喜歡他姨媽陳貴妃。
衛王喜歡陳痣甚於喜歡我,可但凡陳痣敢動我,陳家就要付出血肉的代價。
我笑了笑,對陳痣。
我說,「我等着。」
.我扶姬絎起來的時候不小心觸碰到了他的小臂。
冰涼又柔膩。
他抖了一下,卻沒看我,只低垂着眼,像是個沒有生機的玩偶,像我小時候最愛的洋娃娃。
漂亮,易碎。
我不認路,卻有面容醜陋的宮女匆匆跟來,她臉上有一道肉粉色的疤痕橫亘在左臉,這道疤痕讓她的一雙剪水秋眸也顯得泥淖不堪。
她跪在我的腳尖前,低頭懇求。
「公主,您知道小蓮這三日之內必定會死,您放我走吧。」
小蓮。
我低頭看她,只想起她在小說中,衛箐死後她也自裁而死的壯舉。
衛箐留得住她,我留不住。
等陳痣反應過來,他必定要對我身邊的人下手。
我一隻手扶着姬絎,另一隻手摸到了系在身上的荷包,我把荷包解了下來。
「小蓮,起來。」
小蓮依言站了起來,我在發現她很高,高了我半個腦袋。
我讓她把手伸出來,把荷包里的碎銀子倒在她手上。
「要走就快走。」
姬絎愈發的沉了,或許是開始發燒,我需…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