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9章 不行,我就要你這個

誰特么會在那地方藏東西?

那分明是他沒消下去的**。

黎落不信,嘴巴撅的老高了,「你騙人那就是!」

「你就是不想給我!」

「你說話不算話!」

是不是胡蘿蔔她不清楚嗎?那個形狀絕對不會錯,傅景洐就是捨不得給她!想一個人獨吞!

傅景洐額頭突突直跳,覺得黎落就是上天派來磨他的,換做別人這麼無理取鬧他早黑臉把人趕出去了,可對上黎落…

小傢伙眼睛還腫着,他但凡說點重話又得哭,哭起來會更麻煩,他不喜歡麻煩。只好耐着性子道:「真不是,喜歡蘿蔔明天我讓陸叔給你一根。」

「不要!我就要你這個!」黎落一見傅景洐退讓了,立即得寸進尺,盯着那裡舔了舔唇:「再說了,陸爺爺給的蘿蔔哪有你藏的這個大呀!」

「…」

謝誇,但高興不起來。

因為黎落的一句話,傅景洐身子綳的更直了,明知黎落不是那個意思,他還是可恥的想歪了。

黎落眼珠子轉了轉,趁傅景洐愣神的空擋,忽然出擊,準確無誤的握住後朝傅景洐顯擺:「嘻嘻,我抓住啦。」

「嘶———」傅景洐倒吸了口冷氣,額頭青筋暴起,按住她的手,低喝:「鬆手!」

黎落被他這副兇相嚇到了,手一抖,下意識地一捏。

傅景洐發出一聲奇怪的悶哼,渾身像是過了電似的酥**麻。

這種感覺…太要命了。

好在最後黎落老實的鬆開手,拉聳着腦袋觀察着傅景洐的臉色,結巴道:「對…對不起,我不跟你搶了,你留着吃吧。」

吃的固然重要,但跟小命比起來不值一提。

這一晚,傅景洐的心情像是過山車似的,真等黎落抽身之後又有些不舍,這個房間是待不下去了,傅景洐去了客房,在浴室里呆了大半個小時才冷靜下來。

出來後睡意全無,想抽支煙,又想起煙跟打火機全放在隔壁,要抽還得過去拿,想想算了,乾脆去書房處理公事。

早晨。

陸忠來叫傅景洐用早餐,敲了幾聲也不見屋內有動靜,正猶豫着要不要進去,卧室對面的書房打開門。

傅景洐穿着浴袍,頂着兩個黑眼圈,倚着門框精神不太好,「聽到了,別敲了。」一開口聲音更是啞的不像話。

陸忠見他狀態不對立即走過去,手背在傅景洐額頭上短暫的貼了一下:「先生,您發燒了。」

傅景洐後知後覺,難怪腦袋沉甸甸的。

陸忠道:「我先扶您回房休息。」

「嗯。」傅景洐腳步浮虛,陸忠摻着他去休息。

傅景洐徑直朝旁邊的卧房走去,陸忠以為他燒糊塗了,低聲提醒:「先生,您的房間在這邊。」

傅景洐看了一眼,「黎落在。」

陸忠怔了一下,「黎小姐昨晚在您房裡睡的?」

傅景洐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難怪傅景洐會穿着浴袍在書房裡,這件事是他失誤,陸忠忙道:「黎小姐好像把您的房間當窩了,前幾天我讓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