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8章 想要你藏在浴袍里的胡蘿蔔

黎落一個激靈,徹底清醒過來。看着白天還朝她笑的男人此刻正神色陰鷙的盯着她,跟個要吃人一樣,黎落縮了縮脖子,扯着被子往後縮小聲嘟囔:「這…這是我的窩。」

「你的?」

「對呀!」

是陸爺爺讓她住在這裡的,可不就是她的窩嘛。

明明是他擅自佔了她的地,她還沒生氣呢,傅景洐就先氣上了。

大壞蛋!

黎落一點一點往床邊挪,沒注意自己已經身處於床邊了。

又往後挪了點,黎落的屁股突然懸空,整個人不受控制的朝後倒去。

待傅景洐想去拉,已經晚了。

「啊啊啊!!」

伴隨着尖叫聲,黎落下意識抓住身邊能抓住的東西,一條軟綿綿的被子。

黎落後背先着地,發出一聲痛呼,緊接着在地上滾了一圈,咚的一下,撞到牆角。

好在被子把她包裹的嚴嚴實實,聽起來並不嚴重。

摔了後黎落就沒了動靜,好一會兒才從被子里傳來悶悶的哭聲。

哭聲越來越大。

傅景洐看着莫名的想笑,頭一次見摔下床摔的這麼有技巧的,臉上的陰鷙一掃而空。

傅景洐走過去用腳尖戳了戳包成包子的某兔,體諒到剛才那一聲挺響的,聲音放柔了些:「沒事吧。」

當然有事!

她快痛死啦TvT

黎落哭唧唧,雙手抱頭,心裏憤恨的想着,都怪傅景洐!

於是發狠似的用力蹬了一腳表達自己的不滿,結果動作太大,腦袋往後一頂,又撞了一下。

「嗷嗚!!」

黎落要哭死了!

傅景洐是不是克她呀!

弄來弄去受傷的都是她!

小兔子放棄掙扎了,縮成一團抱頭痛哭。

傅景洐忍着沒笑出聲,蹲下來扒拉了一下被子:「撞到哪了?我看看。」

小傢伙壓的嚴嚴實實,壓根扒拉不開。

黎落不敢再有大動作,怕誤傷到自己,只能扭動一下表示:不要你管!

傅景洐挑眉:「真不給看?」

對!咱就是這麼有骨氣!

你想看就看,我不要面子的嘛!

黎落低聲哭泣着,死死壓住被子。

「好吧,那我睡了。」傅景洐輕嘆一聲。

然後她就聽到腳步聲由近到遠。

黎落聽的很認真,確定真的沒聲了難以接受的瞪大了眼,她都這樣了他都不會道歉嗎!

黎落氣的牙痒痒,下定決心要等到傅景衍跟她道歉了她才出去。但是被子里太悶了,這麼一小會她就悶出了一身的汗,頭髮亂糟糟的貼在臉上難受死了,她扒拉開稍微動一下又貼了上來。

黎落在被窩裡拱來拱去的,越弄越委屈,心想一個小破被子也跟她過不去!

於是氣呼呼地掀開被子。

緊接着就對上一雙深邃的眸子,還帶着些許的笑意。

「捨得出來了?」

傅景洐側身躺在床邊笑盈盈地看着她,他胸前的睡袍微微敞開,露出結實的胸膛,雙腿交疊着,浴袍露出一點縫隙,她還能看到傅景洐的底褲的顏色。

是灰色的。

黎落抿着唇不說話,髮絲凌亂的貼在臉頰上,睫毛上還殘留着未乾的淚水,眼眶濕潤,額頭上還起了個大包,看起來可憐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