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6章 新玩伴

小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兩隻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黎落,帶着幾分探究的意味。

眼前的狗狗還沒她大,黎落一點都不怕,任由它看。

「汪~」

『你聽的懂我的話?』

黎落點點頭:「聽得懂呀,畢竟我是兔子嘛。」

聽不懂動物說話這像話嘛。

小黑很懵。

『你是兔子?』

可她看起來分明就是個人類女人。

「說來話長。」黎落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朝它這邊貼了過來,摸着小黑柔順的毛髮很感慨:「想當年,我也有一身這麼滑,這麼順的毛髮…」

小黑很複雜地看着她,難得沒再抗拒,任由她擼毛。

一人一狗坐在草坪上嘮嗑。

陸忠找來就看到這一幕,魂都快嚇飛了,大喊一聲:「黎小姐!!」

抄起傢伙就衝過來。

小黑很兇,除了傅景洐之外不喜歡任何人接近,上次有個傭人送飯離的近了點險些被咬斷手。

黎落這會跟它幾乎是緊貼着的,陸忠已經腦補出一大堆畫面了。

是咬斷了手還是腿!

陸忠當場紅了眼,「黎小姐別怕!」

黎落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對小黑說:「這就是兔爺爺!對我可好,可溫柔辣。」

小黑看抄着棍子氣勢洶洶衝過來的某人,心想哪兒溫柔了?

這小兔子眼神是不是不太好。

跟黎落聊了會兒,小黑已經徹底相信黎落是只小兔子了。

畢竟只有黎落聽得懂它的話,不是同類很難解釋。

小黑的毛髮很厚,黎落靠在它身上,手臂深陷進毛髮里看不見。

陸忠走到面前,還以為她斷了只手,捂着嘴一副『怎麼會這樣的表情』

人在着急的情況下都會自動地忽略一些細節,陸忠就是。

要真咬了黎落身上哪會一點血跡都沒有,還那麼淡定。

小黑無語的垂下頭,把下巴墊在自己雙爪上,都不帶看陸忠的,嗷了兩聲。

『趕緊讓他看看你沒缺爪爪,不然黑爺今晚要餓肚子了。』

它是傅景洐的狗,小黑認定陸忠不敢對自己下手。就算真咬了,頂多罰它不準吃飯而已。

「啊,哦。」黎落從小黑身上起來,朝陸忠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雙手:「兔爺爺不怕,爪爪都在。」

「哐當。」

陸忠手裡的棍子掉在地上,長長的舒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他就怕自己想的是真的,黎落還這麼小,要真被小黑咬的缺胳膊少腿,那必然是他家先生負責的。

陸忠頓了一下,心裏居然生出一種這樣好像還不賴的想法…

黎落鼻子酸酸的,走過去抱住陸忠:「嗚啊,對不起兔爺爺,讓你擔心了。」

「沒事。」陸忠摸了摸她的頭,「小黑沒欺負你吧?」

黎落激動的搖搖頭:「沒欺負!我們玩的很開心。」

陸忠啞然,視線落在黎落身上,又去看小黑,有點迷茫:「跟小黑玩的很開心?」

這是陸忠近期聽過最離譜的話。

小黑來這個家好些年頭了,除了傅景洐之外,他還真沒瞧見過小黑跟誰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