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5章 對不起,我不該摸你的臀

到後面傅景洐都忘了他是怎麼給黎落套上衣服的,又是怎麼回客房的。

只覺得一顆心灼熱滾燙,燒的他睡不着。

傅景洐自認為自制力不錯,如今在黎落身上栽了跟頭。

他覺着自己也該去看看病了,免得某一天真變禽獸。

一夜無眠。

傅景洐一合上眼,腦子裡便閃過那白的晃眼的嬌嫩身軀。

以至於吃早餐時傅景洐頂着兩個黑眼圈,沉着臉,心情不大好。陸忠站在旁想問又不敢問。

吃了早餐,傅景洐起身去公司,出門前猶豫了一下,對陸忠說:「找人教她些日常知識。我要出差幾天,好好看着她。」

陸忠頷首。

走到門口,傅景洐又回頭招呼:「黎行再來不見,有事立刻打電話給我。」

陸忠自然明白這個有事是指黎落有事,笑呵呵的應下。「先生安心。」

待人一走,陸忠着手安排。

找了兩個信得過的教導黎落,自個兒提着鳥籠去花園遛鳥了。

不過半個時辰就有個女傭急急忙忙的跑來:「陸管家,黎小姐出事了。」

陸忠一聽,頓時緊張起來,連鳥都顧不上了跟着跑回去。

黎落縮成一團躺在床上瑟瑟發抖,一張小臉煞白,看到陸忠後更是委屈到不行,淚珠順着臉龐滾落下來:「兔爺爺,嗚嗚嗚我要死了。」

疼死她了。

她感覺肚子里就好像有根棍子在瞎攪和,把她的腸子都攪到一起還順道打了個死結,稍微動一下都疼的要死。

陸忠緊張的問:「黎小姐,哪裡疼?」

「肚子疼…」

陸忠不敢耽誤,立刻打了通電話叫宋醒過來。

期間陸忠不斷地安撫着。

陸忠這麼些年除去遇到傅景洐的事兒緊張點之外還真沒人能讓他緊張的。

但眼前的小姑娘不一樣。

她將他誤認為是她的爺爺了。

那一聲聲爺爺喊的清脆,陸忠一輩子沒娶妻,都說人老了就會覺得孤獨,陸忠也不例外,這黎小姐這麼黏他,讓陸忠打心裏對黎落也產生了幾分憐愛。

黎落額頭上冒出冷汗,陸忠拿着手帕替她擦拭,扭頭盯着那倆女傭冷聲道:「不是讓你們好好照顧黎小姐?你們就是這麼照顧的?」

女傭嚇得瑟瑟發抖:「陸管家,我們…我們也不知道,黎小姐醒來說渴,我就給她倒了杯水,喝了後黎小姐就喊肚子疼了…」

陸忠掃過一眼桌上的水壺,第一想法是那水有問題!

被人下藥了。

不然怎麼會吃了肚子疼。

黎落死死的攥着他的衣角,指尖都泛白了,陸忠心疼,一邊給她擦汗一邊安撫着,不一會兒宋醒就來了。

還以為是傅景洐有事,結果一聽是黎落,宋醒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是傅景洐的私人醫生。不是黎落的私人醫生啊!

昨兒到今天都來兩回了。

宋醒嘆了口氣,給黎落查看。

陸忠站起來跟他說前因後果。

宋醒問:「除了水還有吃過別的東西嗎?」

陸忠仔細想了一下搖頭:「昨天就吃了幾根胡蘿蔔,生的,今天還沒吃東西,我懷疑是水裡被人下了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