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4章 小兔子,過來,給你穿衣

簡單的招呼幾句傅景洐就讓人滾蛋了。

宋醒自顧自的坐到一旁賴着不走:「別啊傅總,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把人給折騰成這樣的?」

宋醒嘖了聲:「果然啊,30歲的老處男招惹不得,一招惹都把孩子弄成這樣了。」

宋醒笑着罵了聲「禽獸啊。」

傅景洐睨了他一眼,「收起你那些齷齪的思想,我沒碰她,而且。」

傅景洐糾正:「我才29,不到30。」

宋醒笑了,懶散的靠着沙發,一雙眸子賊溜溜的:「這不也快了嘛。」

傅景洐懶得跟他爭辯。

「不過你真沒碰?那她怎麼會成這樣?黎小姐原本算不上聰明吧,但也絕對不傻。」

「你問我我問誰去?」他只是隨口一說,誰知道黎行真捨得把女兒送過來,而且腦子還有問題,傅景洐懷疑這是黎行的計謀,想碰他瓷。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傅景洐想了一下,「暫時留下,治好了送回去。」

「這麼紳士啊。」宋醒呵呵笑,「黎行把她送過來不就是為了取悅你?我瞧着黎小姐樣子不錯,挺招人喜歡的,不考慮考慮?」

傅景洐給了他一記眼刀:「我不是禽獸。」

在黎落清醒的情況下他沒那興趣,這會兒人家不清醒他更不會有那方面的想法。

而且在他看來黎落還是個小屁孩子。

黎落今年19,跟他相差10歲,對方都能管他喊叔了。

「假正經!」宋醒覺着無趣,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不是我說,外頭都傳你不行了,你不打算為自己正正名?」

「沒興趣。」外頭傳言管他什麼事?

他沒那工夫去管,更何況行不行的他自己清楚就行。

這麼些年還真沒人能讓傅景洐心動的,連多看一眼的都沒有。

宋醒撇嘴,「老男人,真無趣!我走了,記得別嚇着她,要把她當小兔子一樣呵護。」

傅景洐沒回。

心裏想的卻是,當小兔子一樣呵護那是怎樣個呵護法?

他沒養過兔子,狗院子里倒是有一條,他買回來訓了兩年才熟。

一樣的訓法?

傅景洐懶得去想了,雜事交給陸忠處理就行。

經過這麼一鬧騰,都凌晨了。

明天還有幾個重要會議要開,傅景洐想洗洗睡了。

剛打開門,便瞧見陸忠等在對面門口,俯身聽着屋裡的動靜。

屋裡時不時的傳來女傭略帶無奈的呼聲。

傅景洐皺眉:「又怎麼了?」

陸忠立刻挺直了腰,苦笑:「說是黎小姐不願意穿衣服。」

「…」事真多。

傅景洐不想去理,直接去了隔壁客房休息。

去洗了澡躺下睡覺。

旁邊還沒消停,咚咚咚個不停。

傅景洐堅持了五分鐘,而後忍無可忍,沉着臉出去。

陸忠還在門口等着,一副老爺爺操碎了心的樣兒。

傅景洐敲了敲門:「開門,我來。」

再這樣讓黎落鬧下去他就不用睡了。

陸忠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後退幾步,以免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房門被打開,女傭疲憊的說:「先生,黎小姐說什麼都不穿衣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