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嬌軟小兔子被禁慾大叔甜誘寵養] - 第2章 先生,黎小姐被關太久腦子缺氧了

待傭人拿着根洗乾淨的胡蘿蔔進來,黎落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嗅了一下,滿是胡蘿蔔的香味,肚子有規律的叫了起來。

「黎小姐,您請。」傭人遞上胡蘿蔔。

黎落從陸忠身上下來,揚了揚下巴,示意他把胡蘿蔔放床上。

傭人照做了。

下一秒他們就看見黎落撅起小屁屁,趴在床上跟小狗似的用嘴去啃胡蘿蔔。

畫面太美,傭人麻了。

陸忠的表情也一言難盡。

偏偏某隻小兔子滿臉歡喜,嘗試了好幾次後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她引以為豪的大門牙!!

沒了!!

黎落感覺天都要塌了,眼淚又止不住的流,哭的稀里嘩啦:「兔爺爺,嗚嗚嗚牙沒了,落落啃不動。」

這世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蘿蔔在她面前,而她啃不動!

陸忠扶額跟她打商量:「那我切成塊喂您可以嗎?」

黎落可憐巴巴的點頭。

一把匕首從陸忠衣袖裡滑了出來,陸忠拿起蘿蔔迅速削皮,再切成一塊一塊餵給黎落吃。

一根胡蘿蔔吃完,黎落嘴巴撅的老高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他們,滿是委屈:「沒了,餓餓,還要。」

「陸管家,這…」

陸忠抬手捂臉,疲憊的說:「多拔幾根。」

「是。」

沒了吃的黎落興緻缺缺的趴在床上不動了。

陸忠默默撥通了自家先生的電話,十分認真的說:「先生,黎小姐她…可能被關太久腦子缺氧,瓦特了。」

傅景洐:?

傅景洐緊蹙着眉:「什麼意思?」

陸忠:「您今晚回來就知道了,電話里三言兩語我解釋不清。」

掛了電話,陸忠又看黎落在扒拉自己的頭髮,雙手捏成小拳頭,像是貓咪爪子一樣去勾着玩,似乎在琢磨這是什麼東西。

他轉過身抹了把眼角:造孽啊!

好好一女娃就這麼瘋了。

傭人又拔了五六根胡蘿蔔,陸忠削皮切好,全進了黎落的肚子里,吃飽喝足黎落滿足的翻個身瞪着腿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感慨道:「兔爺爺,天堂真好,蘿蔔比我種的還好吃。」

又脆又甜,就是沒牙不能啃沒靈魂了。

陸忠抽了抽嘴角,「黎小姐,這不是天堂,這是傅宅。」

黎落不解的看陸忠。

陸忠輕聲問:「黎小姐還記得您的父母嗎?」

「兔媽媽?」黎落眨了眨眼,「兔媽媽被大灰狼吃掉了呀。」

「…」陸忠無語,「那您的父親黎行您還記得嗎?」

黎落皺起了好看的眉毛:「黎行是誰?兔爸爸也被大灰狼吃掉了呀,落落是被兔爺爺跟兔奶奶養大的,兔爺爺你忘記啦?」

不光瘋了,連父母也忘記了,陸忠抹淚,摸了摸黎落的腦袋,「太可憐了。」

黎落不懂,她哪裡可憐啦?

又想起自己被大灰狼嚇死後身體肯定也被大灰狼吃掉了,還有自己那一大片胡蘿蔔。

黎落擠出兩滴兔子淚,是好可憐,蘿蔔不吃全爛地里了,嗚嗚嗚。

床跟被子被黎落弄的亂七八糟,陸忠喚來人收拾,溫聲對黎落說:「黎小姐,我帶您去客房休息好嗎?」

黎落不懂,但還是乖乖的點頭。

聽兔爺爺的話准沒錯。

她爬到床邊,雙腿一蹬。

自以為是個極其流利的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