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8章 某個小姑娘太能纏人

經過暴雨一夜的洗禮,清晨的南城格外涼爽,天藍得很透明。

塗呦鹿收拾着攤在書桌上的作業,目光總是不由自主地飄向那隻小白豚中性筆,想起禹起手指被她握在手裡的觸覺,臉就燒得不行。

她忘了昨晚自己是什麼時候睡着的,只知道有了禹起的那句話,心裏安寧得不像話。

一夜好眠,再醒來時,床邊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也不知道禹學長是什麼時候回去的?她睡覺的樣子會不會很醜?

塗呦鹿胡思亂想着,把作業收進雙肩包里,又拿起手機給姜筠發了條消息。

小鹿吃肉不吃草:「姜姜,昨晚回家了嗎?喝了多少呀?別忘了下午一點咱們要去墜夢。」

墜夢是南城最有名的劇本殺店,兩人早就約好了今天要去玩劇本殺。

同行的還有姜筠的兩個兄弟,邢超和師曉。

姜筠美得太有攻擊性,從小就不受女生待見,身邊玩得好的幾乎全是男生,塗呦鹿算是唯一的例外。

由於從小就是鄰居還一直同班,姜筠和禹起的交際圈重疊得可怕。

所以雖說邢超和師曉是姜筠的兄弟,但說起來,應該是禹起的兄弟才對。

邢超和師曉從高中起就整天和禹起混在一起,等上了大學又和禹起在同一個寢室。

禹起性子冷淡,很少參加娛樂活動。

久而久之,愛玩的姜筠倒和這兩人臭味相投,打成了一片,整天湊在一起找樂子。

酒吧那種地方禹起和塗呦鹿都不愛去,這三人倒是像上班打卡似的,風雨無阻地每周都得去報道。

喝大了勾肩搭背去某一人家裡接着喝的事經常有,所以塗呦鹿也不知道姜筠昨晚具體是什麼情況。

鑒於對姜筠的了解,塗呦鹿壓根也沒指望她能在十點之前醒過來回消息,於是在手機上查了下從禹起家到墜夢的路線,便收了手機,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下到一樓時,黎靖瑜正在廚房裡和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打扮質樸的女人說著話。

「陳嫂,牛奶買了嗎?」

「買了買了,在車上呢,一會兒讓我家那口子搬進來。」

說話間,陳靜抬眼看到站在廚房外的塗呦鹿,神色有點僵硬,「夫人,這是?」

黎靖瑜笑吟吟地介紹,「她就是我之前和你提過的,暑假要住在這的鹿鹿。」

又看向塗呦鹿,「鹿鹿,這是家裡負責採買的陳靜,你可以叫她陳姨,以後有什麼需要的都可以跟她說,她丈夫李文豐是家裡的司機,要出去可以喊他送你。」

塗呦鹿乖巧點頭,朝陳靜打招呼,「陳姨好。」

陳靜打量了一下塗呦鹿,臉上的笑有點勉強,「誒,鹿鹿小姐好。」

說完就繼續往冰箱里放買來的速凍食品。

黎靖瑜腦子裡惦記着別的事情,也沒注意到陳靜的奇怪。

倒是塗呦鹿被那目光看得有點不自在。

黎靖瑜將塗呦鹿拉到一邊,小聲問道:「鹿鹿,你知不知道阿起昨天幾點睡的?」

塗呦鹿想到昨晚的事,臉有點紅,搖了搖頭。

黎靖瑜疑惑地看了眼樓上,「怪了,這孩子今天居然沒起來晨跑。」

她拉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