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7章 做夢都想親我?

禹起有意逗她,塗呦鹿也真的上鉤了。

她迷濛着一雙大眼,將自己的身影映入禹起的瞳孔。

他一雙狹長的桃花眼好似含着情,好看得不像話。

那眼黑得很深邃,落在她眼裡時,又亮得攝人。

如星光墜入深海。

塗呦鹿被迷得七葷八素。

這一定是夢吧?

食色性也,既然是夢,她做些什麼也不過分吧?

她攥緊禹起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目光落在他的薄唇上,吞了口唾沫,昂着小腦袋湊了過去,想一嘗芳澤。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路見不平一聲吼呀~該出手時就出手呀……」

這夢怎麼這麼真實?連她的鈴聲都聽得這麼清晰?

禹起勾唇,看着傻愣着的塗呦鹿,聲音里藏着戲謔,「要先親,還是先接電話?」

這不是夢?!

混沌的大腦瞬間恢復清明,塗呦鹿驚慌得險些從凳子上跌下去。

她的臉燒得不行,手忙腳亂地從禹起身邊逃離,顫着手拿起桌上的電話,往前走了兩步才接通。

「小鹿,我剛聽邢超說外面下暴雨了,你怎麼樣?害不害怕?」

姜筠的聲音從那頭傳來,夾雜着嘈雜的背景音樂,嬉鬧的說話聲,有些聽不真切。

塗呦鹿感覺自己的心臟「咚咚咚」的狂跳着,那聲音比電話那頭的DJ音樂還強勁。

她捂着嘴背過身去,聲若蚊蠅,「姜姜,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能不能到你家去住?」

她又做了丟人的事情,沒臉再面對禹起了。

「喂?你說什麼?大點聲,我這邊太吵了。」

塗呦鹿忍不住回頭偷瞄一眼身後的禹起。

他慵懶地靠着椅背,雙臂環胸看着她。

那眼神,好似在控訴她是一個揩完油就倉皇落跑的負心漢。

塗呦鹿慌張地轉回身子,再張嘴卻怎麼都不敢再提要去姜筠家住的事。

她提高了音量,「我沒事,你注意安全。」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做人要敢作敢當,她得和禹學長解釋清楚。

這樣想着,塗呦鹿挪着小步,好半天才蹭到禹起面前。

沒等開口,便聽到他說:「原來塗學妹不讓我走,是想親我?」

塗呦鹿瞬間失了方寸,羞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弱弱開口:「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我剛才,以為是做夢。」

禹起挑眉,拉長了聲音,「哦?所以你做夢都想親我?」

這話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卻找不到什麼地方可以反駁。

塗呦鹿無措地垂頭站着,絞着蔥白的手指,好似做錯事被叫到老師辦公室的小學生。

她不說話,禹起也沒打算追問。

他看着眼前臉紅得快要滴血的女孩,連白皙小巧的耳垂都染上了紅霞。

再逗不會又要哭了吧?

「叮」的一聲,手機消息打破了沉默。

是姜筠發來的。

禹起拿起手機,垂眸掃過一眼,沒有回復。

他將手機揣進兜里,站起身來。

眼前的光線被擋住,塗呦鹿忍不住抬頭去看。

禹起抬手合上電腦,目光掠過她,聲音懶洋洋的,「到床上去吧。」

他語氣自然得好似在說「今晚月亮真圓」,塗呦鹿卻整個人都僵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

就因為她想親他,禹學長就覺得她要和他上床?

塗呦鹿心裏的那點旖旎瞬間支離破碎,臉上的紅暈慢慢褪了下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