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5章 可能要補鈣(2)

變得濕漉漉,心莫名擰了起來。

上課鈴響,高三的學生們紛紛神色壯烈地奔向教室,準備迎接怎麼也寫不完的試卷。

禹起逆着人流,懶懶地下了樓梯。

塗呦鹿不知所云地被關在小隔間里,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安安靜靜地等着,時不時軟軟地問:「有人嗎?」

聽到鈴聲才有點急了,小手一拉,直接把門鎖掰了下來。

禹起下到高二的樓層時,女孩正茫然又困惑地站在洗手間門口,手裡托着個門鎖,苦惱着是先去上課還是先去報告自己損壞了學校公物。

禹起不禁失笑,還沒等有什麼動作,女孩抬眼看到了他,像老鼠見了貓,一溜煙跑沒影了。

一跑就是三年。

兜兜轉轉,如今又跑回到他面前了。

禹起看向身旁,記憶中的那個女孩正坐得乖巧,有問必答地和黎靖瑜說著話。

一雙小手放在膝頭,老實得像幼兒園排排坐等着領小紅花的小朋友。

黎靖瑜一心想把清心寡欲的兒子渡回紅塵,開始把話題往禹起身上引。

黎靖瑜:「阿起高中也是在青禾念的,大你一級,鹿鹿聽說過嗎?」

塗呦鹿心虛點頭,「嗯,聽說過的。」

她不止聽說過,甚至他的「名氣」中還有她的一份「功勞」。

黎靖瑜又問:「他高中時怎麼樣啊?」

塗呦鹿認真回憶了一下,回道:「禹學長成績好,長得又帥,很受女孩子喜歡。」

想起曾經的事故,塗呦鹿頓了下,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把心裏話說出來。

禹起懶懶地靠在沙發上,一隻手搭在塗呦鹿身後的靠背,支着頭,看着一點都藏不住事的小姑娘,挑眉,「繼續說。」

塗呦鹿咬着下唇,軟軟開口:「……就是可能要補補鈣。」

她只是傳個球、放個柜子,他就骨折了,肯定是缺鈣了,得提醒黎阿姨給禹學長補補,雖然他看起來挺強壯的,但是內在的健康隱患還是不容忽視。

禹起差點氣笑了,合著他沒扛住她的力氣是因為他缺鈣?

黎靖瑜聞言,若有所思地想起兒子高中的兩次骨折。

當時問他怎麼回事,他只是雲淡風輕地說不小心碰到了,這麼一聽可能還真是因為缺鈣。

連鹿鹿都知道要給禹起補鈣,她這個當媽的實在是太粗心了。

這麼想着,黎靖瑜低頭在要發給陳嫂的採買清單上加上了兩箱牛奶。

再抬頭,心裏還記掛着給兒子牽紅線的事,「那鹿鹿你通過今天的接觸,覺得阿起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話題一出,兩個腦袋齊刷刷地朝禹起轉了過去。

黎靖瑜是因為心中忐忑,自家兒子一向討厭她亂點鴛鴦譜,往常一見有這苗頭怕是已經走人了。

今天倒是反常,不僅坐了下來,還一坐就是這麼久。

這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反感鹿鹿?

塗呦鹿則是不好意思,哪有當面說這種感想的?

眼見禹起仍是那副閑適的樣子,又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自己太矯情了,於是強行坦然起來。

她軟着聲音,吐字清晰,「我覺得禹學長是個很溫柔很細心的人。」

黎靖瑜:「???」

這說的是她那個冷淡又懶得多管閑事的兒子?

難道老天爺真的開眼了?這明顯就是有戲啊!

黎靖瑜正琢磨着該怎麼撮合這倆人,窗外傳來「滴答滴答」的聲音。

雨滴砸在窗上,頃刻滂沱。

黎靖瑜感動得差點泛起淚花,看來老天爺不僅開了眼,一雙慧眼還十分明亮。

疾風驟雨,少男少女同處一個屋檐下,還有比這更好的時機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