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5章 可能要補鈣

夏夜晚風伴着夜色,吹過庭院中的老槐樹,颯颯作響。

空氣中隱隱藏着暴雨來臨前的低氣壓,室內卻是一片和樂。

吃完飯,黎靖瑜讓禹起把碗碟放到廚房,攔住了想去幫忙的塗呦鹿,「鹿鹿不用幹活,你陪阿姨看電視。」

話落,拉着塗呦鹿坐到了客廳沙發上。

電視里的瓊瑤劇正在哭天搶地,黎靖瑜靠在沙發的右邊扶手,拿着紙巾抹着眼淚。

塗呦鹿坐在黎靖瑜左手邊,兩手規矩地放在膝頭,時不時把目光飄向在廚房和餐廳間來來回回的禹起。

為什麼長得好看的人連做家務都那麼賞心悅目啊?

禹起把碗碟放好,出來時剛好撞上塗呦鹿偷偷打量的視線。

對上禹起的目光,塗呦鹿像做了虧心事一般把頭轉了回去,差點閃了脖子。

禹起抿唇,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又看向黎靖瑜,「媽,都收完了,我先上去了。」

黎靖瑜正沉浸在劇情之中,聞言擺了擺手,「去吧。」

餘光瞥見身旁坐得端正的塗呦鹿,又把禹起叫住,「等一下,阿起你也來陪我看電視。」

禹起:「?」

他抬眸看了眼略顯拘謹的塗呦鹿,收回已經到了嘴邊的拒絕,走了過去。

黎靖瑜自責自己只顧着看電視,都沒照顧塗呦鹿,於是拿捏着分寸開始和塗呦鹿閑聊。

得知塗呦鹿高中也是在青禾念的,黎靖瑜電視也不看了,徹底打開了話匣子。

「鹿鹿這麼漂亮,是不是從高中就有很多小男生追呀?」

「也沒有很多……」

「我聽說有的高中生會霸凌同學,鹿鹿這麼乖,高中有沒有被欺負過啊?」

「沒有啦,同學們都是熱愛學習的好學生,沒有空搞這些的。」

禹起:……看不出來,還是個小騙子。

其實塗呦鹿也算不上騙人,她是真的認為自己沒有什麼追求者,也沒被欺負過。

青禾高中是重點學校,學生們整日忙於學習不假,但畢竟是正值青春的少男少女,青澀朦朧的心思比誰都熱烈。

塗呦鹿長得漂亮又乖巧,不少男生都曾向她表白過心意。

塗呦鹿沒有半分悸動,溫和有禮地拒絕,對學習的忠誠一點都沒動搖。

速食愛情的年代,這顆白菜不行就挑下一顆,男生們紛紛繞開塗呦鹿這個軟釘子,奔向了其他女生。

到最後,就只剩下了任澄這一個追求者。

然而自從塗呦鹿和禹起的事出了名,任澄也消失了。

上門來找塗呦鹿的人倒是不勝枚舉。

全是女生,來找茬的。

不過塗呦鹿不覺得人家是來找茬的,當那些女生堵着她唾沫橫飛的時候,她只認為是正常交流。

畢竟能考上重點高中的學生,說話再難聽也還是文縐縐的。

更何況,連她自己都覺得愧對禹起,所以聽到某些她覺得說得對的地方,還乖乖點頭認同。

女生們被她這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到,決定給她點顏色瞧瞧。

於是某天課間休息時,合夥把塗呦鹿關在了女生洗手間的隔間。

「以後離禹神遠點兒,好好反省!」

幾個女生連狠話都放不明白,把鎖眼堵死就落荒而逃。

跑到一半又開始嘀咕:「是不是做得過分了?要不要回去把塗呦鹿放出來?」

當看到倚在走廊窗邊的禹起時,又堅定了信念。

「這都是為了幫禹神報仇。」

這樣說著,幾個人頭也不回地跑了。

禹起對女生間的這些事向來是充耳不聞的,偏偏「塗呦鹿」三個字入了心。

想到那雙乾淨得過分的眼睛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