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4章 色令智昏

黎靖瑜對塗呦鹿的到來滿心歡喜,看着從頭到腳都透着乖的小姑娘,越瞧越合心意。

她拉着塗呦鹿坐到沙發上,柔聲解釋着外甥楚初發生了一點狀況,要晚兩天才能過來,讓她安心住着,好好休息。

說話間還不忘指揮禹起,「鹿鹿一個小姑娘肩不能挑的,你幫她把行李拿到她房間去,就是你旁邊那間。」

塗·肩不能挑·呦鹿:「……」

禹起淡淡瞥了眼塗呦鹿,輕笑一聲拎起了行李,沒有說話。

塗呦鹿不敢說話,只能如坐針氈地目送禹起拎着行李上了二樓。

黎靖瑜忙着歡迎塗呦鹿,又是倒飲料又是拿果盤。

想到畢竟是初次見面,不能過問太多當個惹人嫌的大人,黎靖瑜按捺着熱情,只是簡單地寒暄了幾句,便帶塗呦鹿參觀介紹起了房子。

最後把她帶到了二樓提前準備好的房間,「這是你的房間,鹿鹿你先收拾行李吧,阿姨不打擾你了。」

話落又指了指旁邊的門,「那是阿起的房間,有什麼事隨時找他。」

塗呦鹿乖巧點頭。

黎靖瑜這才戀戀不捨地離開,臨走前還貼心地關上了房門。

塗呦鹿站在精心布置的房間里。

純白的化妝台,米色的帷幔大床,連空氣都散發著屬於女孩的香軟氣息。

雖然擺在角落的黑色岩板書桌色調有些突出,但也意外的和諧。

她開始有點喜歡上這裡了。

塗呦鹿打算給塗宴輝和松沁發個消息彙報情況,這才想到自己的手機不見了。

正歪頭苦惱着,瞥見立在衣櫃旁的行李箱,她消失的手機就靜靜地躺在箱子上面。

塗呦鹿發著消息,想到這手機曾被禹起握在掌心,不禁胡思亂想。

中午吃漢堡時有沒有把手機蹭上油呀?

禹學長不會覺得她是個不愛乾淨的女孩吧?

發信息的手霎時間被灼得滾燙,塗呦鹿按下發送鍵便開始翻來覆去地檢查手機,連小鹿手機殼都卸下來,仔細查看邊邊角角是否潔凈。

心正亂着,聽到隔壁隱約傳來的水聲。

禹學長在洗澡嗎?

唔,他好像也沒有很「柔弱」,手臂線條好看又有力,肩很寬,腿很長……

塗呦鹿抬眸間看到化妝台鏡中的少女,朦朧的雙目含着萌芽的春意。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塗呦鹿猛然驚醒,拍了拍紅透的臉蛋,暗暗罵道:「下流!」

才剛剛獲得原諒就覬覦起人家的身子,塗呦鹿你怎麼是這麼無恥的人啊?!

塗呦鹿痛斥完「卑鄙」的自己,在心裏默念着清心咒,收拾起行李。

等到收拾得差不多,塗呦鹿開始進行最後的收尾環節——把小內內也收進衣櫃。

正坐在床邊整整齊齊地疊着,敲門聲響起。

禹起的聲音隔着門板傳來,「塗學妹。」

塗呦鹿一驚,手一抖,什麼東西掉了下去,也顧不上去撿。

她一路小跑打開房門,站在門邊,「禹學長,有事嗎?」

禹起換了一身白色家居服,發梢還帶着濕意,隱約有細碎的晶瑩順着修長的頸側滑落。

「下樓吃飯了。」

「啊?好。」

塗呦鹿的目光沿着水滴的軌跡,停在他胸前的黑色布料,咽了口唾沫。

他還有胸肌…腦子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