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嬌軟小甜心又把校草打進了醫務室] - 第2章 他家的小家教

緊張的期末考試在漫天的怨聲載道中結束。

幾人歡喜幾人愁,但不論考的如何,每個人都對即將開始的暑假充滿了興奮期待。

塗呦鹿考得很好,卻興奮不起來。

她坐在床邊,腳邊整齊地擺着行李,垂頭盯着手機上松沁發來的地址,有點惆悵。

霍笑薇突然想到什麼,扔下收拾到一半的行李,湊了過來,「小鹿,聽說你和大二法學系的『禹神』是一個高中的?」

塗呦鹿小臉一白,剛出愁雲又見陰雨,「啊,是。」

霍笑薇眼中寫着八卦兩個字,擠眉弄眼,「你倆就沒點故事?」

塗呦鹿頭垂得更低,聲音低了下去,「故事沒有,事故倒是有過兩三次。」

任婉「啪」的一聲把行李箱合上,「真是什麼貨色都想和禹學長攀上點關係。」

霍笑薇哪還敢追問,暗罵自己沒眼色,碰到了任婉的痛處。

洛大想和禹起有段風花雪月的人多如過江之卿,其中尤以任婉最為轟轟烈烈。

心高氣傲的大小姐一年內明裡暗裡表白了無數次,本以為就算不能修成正果也能落個眼熟。

結果等她邀請禹起暑假一起出去玩的時候,禹起只是懶懶掀了下眼皮,問她:「你哪位?」

任婉一想到塗呦鹿和禹起在高中就有過接觸,酸得不行,又狠狠地剜了塗呦鹿一眼。

然而塗呦鹿把任婉當成了空氣,正低頭回著消息——

姜姜吃魚不吃薑:「我到了,下來吧。」

小鹿吃肉不吃草:「來啦٩(•̤̀ᵕ•̤́๑)ᵒᵏ」

塗呦鹿收了手機,乖乖地背上雙肩包,拉起印滿卡通圖案的白色行李箱。

依依不捨地回頭看了眼躺在自己床上的獨角獸娃娃「露伊」,走出了宿舍。

出去時沒忘輕輕把門帶上。

任婉一拳打在棉花上,氣得直跺腳。

高調的紅色超跑停在女生宿舍樓下。

塗呦鹿輕鬆地舉起碩大的行李箱,放進跑車前備箱。

幾個正要回寢室的女生看到這一幕,嘰嘰喳喳地議論着,生怕當事人聽不到一般。

「一個貧困生怎麼好意思整天和有錢人混在一起啊,真噁心。」

「嗨,沒準人家就是看誰有錢就跟誰一塊玩呢!」

「聽說她還傍了不少大款呢!」

「把她評成系花的那些人都眼瞎了吧!」

「可是她學習那麼好,而且……真的好漂亮啊。」

「你哪頭的?!」

塗呦鹿沒去看那幾個起了內訌的女生,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

一聲轟鳴,車子啟動。

路過還在駐足觀望的幾人時,姜筠按下車窗,塗著黑色蔻丹的纖白左手朝她們豎了個中指,尾氣甩了幾人一臉。

精心調校過的跑車聲浪將車內外隔絕為兩個世界。

塗呦鹿對照着信息上發來的地址,俯身設置着車載導航。

見姜筠仍是不忿,伸着柔嫩的小手去拉她,聲音帶了一絲討好,「姜姜,不要生氣嘛。」

姜筠擰着眉,瞥見塗呦鹿細白手腕上的手錶,輕哼,「幾十萬的表不重樣地戴,也就那幫沒見過世面的會信你是貧困生。」

塗呦鹿若有所思,「你不說我都沒想到,這樣會不會太高調?要不以後不戴了?」

姜筠氣得細眉都飛起來,一拍方向盤,「這貧困生你還當上癮了?天天被人這樣說閑話,你倒真能忍得住!」

塗呦鹿抱着雙肩包,軟軟地笑,「反正不管我是什麼身份,怎麼做,總有人能挑出錯來說,又何必在意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