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鮫人弟弟又咬我了》[鮫人弟弟又咬我了] - 第4章 摸了一下。

    夜幕逐漸撥開濃重霧氣,國師府內的廊道曲徑兩邊的鴛鴦茉莉正盛,白的粉的小花綴了一地,很像是駘蕩在夜色之中的漣漪。

    披着黑綢外衫的林微緒手裡提着一酤酒,懶懶地踱步上了閣台頂。

    往冰涼涼的石台倚坐下來時,綉着花紋的黑色衣袂很隨意地垂在石台邊沿,像是暗夜裡悄然綻開的花。

    阿九蹲坐在石台邊角舔着爪,偶爾抬頭瞄了一眼林微緒,沒過多久,耳朵尖忽然抖了抖,扭頭看向閣台的不遠處。

    林微緒仍在面無表情地一口一口喝着酒,一壺酒很快見底,林微緒「嘖」了一聲,正打算起身下去找酒,眸光不經意瞥見阿九眼巴巴望着遠處的模樣,便也眯着眸望了過去——

    只見高低起伏的青瓦檐上,站着一個銀髮少年。

    小少年仍披着一身單薄的雪色衣袍,銀髮漂亮飄逸,伶俜清冷屹立在桃花小苑的屋檐頂上。

    林微緒看着少年孤冷的側臉線條,挑了挑眉,拎着酒壺用輕功從幾處屋檐躍過,不過須臾,便來到了鮫人所在之處。

    見狀,阿九也緊跟其後一路敏捷地飛奔過去。

    拂蘇聽到身後動靜後,很快警惕地轉頭過去,看到走來的人是林微緒,方才面色稍緩。

    「我以為你早就跑了。」林微緒往屋頂正脊曲腿一坐,眯起眸笑道。

    她離開國師府兩日有餘,走之前也並未讓人對小鮫人嚴加看管,她還以為依照小鮫人的實力,早已桃之夭夭了呢。

    跟過來的阿九剛抬起前爪,見林微緒坐下來,它似乎猶豫了一下,這次並沒有圍着拂蘇團團轉了,就只是很矜持地放下爪子,選擇守在林微緒身邊。

    拂蘇低頭一瞥,看到了很隨意坐在屋脊上的林微緒,很明顯看到她冷艷魅惑的眉眼染着緋色,清醇的酒香隨着晚風浮動在空氣中,無形地纏繞着拂蘇的嗅覺。

    拂蘇回答:「我不跑。」

    「嗯?」林微緒把酒壺見底的最後一口酒飲盡,笑吟吟地揚開眼角,看起來好像心情不錯的樣子。

    拂蘇闡述事實:「這裡很好,不用逃跑。」

    「這麼說來,我還是你救命恩人了。」明明是亡了南詔國的罪魁禍首,林微緒卻恬不知恥的給自己貼上了恩人的標籤。

    拂蘇淺藍的瞳仁溢着透亮水光,好似偎着一抹涼意,沉默地看着她,沒否認。

    林微緒並未注意到他的目光,她晃了晃空了的酒壺,隨後有些消沉地將其隨手擱棄,閉了閉眼睫,不知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漫不經心地低喃:「小鮫人,你會做藕粉糖糕嗎?」

    「……」拂蘇微微皺眉。

    「本國師……命令你現在就去做一份藕粉糖糕。」

    拂蘇白了她一眼,徑自躍下屋檐,結果剛一落地,咣當一聲,是頭頂上的某國師將空酒壺精確無誤摔在了他腳邊。

    緊跟着,一隻黑狸貓也迅疾跳了下來,攔在拂蘇跟前,被迫對拂蘇做着蓄勢待發的攻擊狀,目光兇惡,從喉嚨里發出咕咕的聲響。

    拂蘇輕吸一口氣,深知寄人籬下的道理,只得冷着臉進了廚房。

    林微緒也並不老實,她看着拂蘇走進了廚房,隨後也撈起地上的阿九,擼着貓好奇跟了進去。

    當她看到拂蘇態度專註認真,拿着器皿有模有樣地搗汁澄粉,不由微微訝異:「你真的會做啊?」

    拂蘇沒有搭理她,兀自忙活自己的。

    林微緒是個沒什麼耐心的人,說要吃藕粉糖糕的人是她自己,新奇地瞅了幾眼就走了的人也是她。

    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