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鮫人弟弟又咬我了》[鮫人弟弟又咬我了] - 第1章 小鮫人

    正是暮春暖陽的時節,這日,大秦國京城內,一輛雍容華貴的寶馬香車緩緩驅進了華安長街。

    此時林微緒倚坐在車窗前,漫不經心垂着眼睫毛,兩指翻着手裡的幾封信箋,潦草地掃了兩眼就將其合上了。

    林微緒揉了揉趴在腿上的黑狸貓阿九,開始沉思。

    擺在她面前的,有三個去向選擇。

    一是去見京城傳聞中她現階段正談婚論嫁的對象——

    翰林院里那位尊貴風華的顧太傅,也是她多年前逝世的師父的親弟弟顧淡墨。

    二是她那位遠近聞名的琴師徒弟紀游魚剛從沉香城回來了。

    她之前說好了等他回來要給他接風洗塵的,不過這事兒倒是不急,可以延後。

    三是……進宮找皇帝嘮嘮嗑。

    順便嘮一下前陣子趁她去剿滅南昭時,犯了事兒被皇帝關進大牢里的混賬弟弟。

    不過未等林微緒捋清思路,車身突然往前傾了一下,猝不及防地停了下來。

    「國師大人,前邊好像是赤軍的人在鬧事!」

    林微緒聞聲抻起車簾,手隨意地搭在窗沿,微微偏頭望了出去。

    前邊街道人群擁簇,遮擋住視線,看不太清,林微緒說:「過去看看。」

    那邊圍堵看戲的民眾一看過來的是大秦國師的寶馬香車,不由敬畏地讓開了道。

    京城裡人人皆知,大秦新上任的這位國師雖說年僅十九歲,手段卻異常狠絕、殺伐果斷,這不才一個月不到,就把南詔國拿下了,遂都對她忌憚敬仰得很。

    與此同時,周遭的戲謔嘲笑聲也清晰傳進了車裡。

    「你這小鮫人,南昭都亡國了,不好好束手就擒供人賞玩,怎麼還妄想逃脫呢?」

    這時不知誰低呼了一聲「國師大人來了」,眾人一時噤了聲望過去。

    車簾被撩開,他們口中的國師大人林微緒閑雅款款走下了香車。

    阿九緊跟其後,敏捷地躍至林微緒的肩上,貓眸如炬,冷冽地俯瞰眾人的眼神。

    地上簌簌跪了一片,俱是異口同聲:「參見國師大人。」

    林微緒眉梢輕挑,慵懶地問:「都在說什麼好玩的事兒?」

    一名赤軍將士戰戰兢兢上前,將事實告知。

    原是前些天赤軍隨國師收剿完南昭回京後,赤軍按照她的命令將南昭俘虜一一收押入牢,而意外就是,南昭俘虜當中,出現了這麼一個小怪物——南昭王宮裡不太受寵的小皇子,南昭僅剩的鮫人後代……

    這小鮫人趁機從牢里逃跑了出來,赤軍派人追了他一路,好不容易才將其逮住了。

    林微緒聽完將士的闡述,輕輕彎了彎唇角,讓跪在面前的幾人起開。

    接着,林微緒垂下眼,看到了蜷縮在地上的小鮫人少年。

    小鮫人穿着身破爛的血衣,肩背偏削瘦單薄,微微弓着腰,一頭銀髮凌亂地遮住半張臉,發間露出半鮫人形態的淺藍色鮫人耳,弧度又勾勒得恰到好處的漂亮。

    林微緒饒有趣味地打量了兩眼,袖口扯出一截黑色手鞭,用尖銳的手鞭末端輕輕一揚,嵌在末端處的冰冷鉚釘抵住小鮫人的下頷,迫使那鮫人抬起頭。

    一頭柔順銀髮從頰邊撥開,將鮫人的五官露了出來。

    鮫人的小臉沾染着污血煙塵,不過還是能夠看清楚小臉的輪廓明顯,淺藍色眼眸睜得大大,抿着張飽滿而小的唇,目光清冷畏懼地仰頭望住她。

    是一種很破碎的漂亮。

    晃着眼。

    林微緒俯視着他,慢慢地眯起雙眸。

    嘖。

    她得承認,她看着這張酷似她那位逝世多年的師父的臉,有那麼一瞬間的色令智昏。

    而就在這時候,她肩上那位從來不肯讓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靠近的小祖宗阿九,忽然發出了一聲與它兇猛冷漠的本性極其不符的嗲叫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