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絲阿伽雷斯的小說名字》[薑絲阿伽雷斯的小說名字] - 第16章 掉馬甲進行時

[]

沐汐兒哭的聲淚俱下,萬般可憐,惹得圍觀的新生和新生家長們同情心泛濫。

紛紛開口給她求情。

「沐同學不是故意的,當時三頭犬來,我們這些精神力和體能都不太好的人,第一選擇肯定趕緊跑。」

「是啊,是啊,沐同學,也是為了保護我們,才把學院的大門關上的。」

「不能怪她,要怪只能怪這位新同學自己,三頭犬都來了,還不趕緊往學校里跑。」

「逃命中有些磕磕絆絆,難免的,不能為了這個新同學一個人,讓我們這些人都葬身於三頭犬口中啊。」

新生家長們的話語,給了沐汐兒更大的勇氣,讓她哭得更凶更大聲了。

彷彿只有更凶更大聲才能體現出她無辜,受人誣陷的一樣。

薑絲嘴角翹起諷刺,目光掠過這些新生家長們,最後落在了鄧普斯身上,不語。

明明是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女孩,鄧普斯卻在她身上強烈的感受到不容置喙。

他張口問着沐汐兒:「沐同學,我就問你,你有沒有像這位新同學口中所說,把她扯到門外?」

沐汐兒眼珠子轉動,不承認也不否認,哭泣的說道:「我不是故意的,當時三頭犬來襲,我只想儘可能的救人,沒想把誰推出去。」

「也許在救人的途中,不小心推了一把這位新同學,那我絕對不是故意,主任,你要相信我。」

「牙尖嘴利,狡辯的能力還挺強。」薑絲不屑的說道。

沐汐兒一邊抽泣一邊態度良好認錯:「我沒有狡辯,同學,都是我不好,你打我,罵我我都認,對不起!」

超低段的白蓮花,婊里婊氣的,薑絲揚起嘴角,淡淡的問着鄧普斯:「大叔,我只想知道證據確鑿,這位沐同學推我出去,該怎麼處理?」

鄧普斯沉聲道:「一旦證據確鑿,第五軍校秉着公正公平負責的原則,只要是在校軍校生,都會被提上軍事法院,開除學籍,通報星際網。」

這樣的懲罰。

算是公平公正。

薑絲眉毛一挑:「謝謝大叔,正好我這裡有一份沐同學推我出去視頻,大叔麻煩你幫我遞交軍事法院。」

沐汐兒一聽脫口而出:「不可能,當時情況緊急,你根本就不可能開光腦。」

她一說完,薑絲哦了一聲:「大叔,聽見了沒有,各位打抱不平的家長們,你們聽見了嗎?」

剛剛還打抱不平的家長們,面紅耳赤,覺得自己怎麼會在一個人身上,丟臉兩次。

果然看人不能看錶象,不能因為一個人哭,就覺得她沒有錯。

鄧普斯臉色發沉,「聽見了,你放心,這樣惡劣的軍校生,無論她多優秀,我們都不會包庇的。」

沐汐兒頓時臉色慘白如雪,趴在地上的身體顫慄,連忙求饒:「主任,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給我一次機會,主任。」

她不能被學校開除。

她拚命的讀書上軍事學院,是因為她生育值太低,想着念一所好學校畢業,將來在工作上彌補。

被開除,她就要回到她的家鄉,跟無數個男人去生育庫培育孩子。

到最後跟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