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有喜夫人會醫術》[將軍有喜夫人會醫術] - 第2章

接着黑乎乎的牆邊傳來沈清曉的吼聲,「我打死你這狗雜碎!」
儘管見慣沈清曉的囂張任性,可此刻簫夜還是身子一頓。
他眼底明顯有錯愕,還有一絲慶幸。
牆邊,穆子恆捂着劇痛的手臂,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清曉。
「曉曉你怎麼了?
我是子恆啊!」
「你昨天還說這輩子非我不可,嫁給那個冷麵煞神只是不得已!」
「你到底怎麼了?
你快醒醒!」
…… 這話讓簫夜的眸子再次暗沉,如同不見底的深淵。
是啊,他差點忘了,沈清曉說過,他是她這輩子最恨的人。
秋嬤嬤忍不住了,提醒道: 「將軍,沈清曉這次不知道又搞什麼名堂,不能再放縱她亂來了!」
不等簫夜開口處置,沈清曉衝上去,對穆子恆補了一腳,動作狠厲至極。
「敢對將軍夫人出言不諱,你找死!」
穆子恆本就不會武,毫無反抗能力。
他也發覺不對勁了,顧不得再說什麼,立刻喊人來接應他離開。
沈清曉怒火未消,抓起一把花壇里的鵝軟石,沖逃跑的穆子恆砸過去。
「王八蛋!
再敢來!
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還沒緩過氣,聽到後面的腳步聲,沈清曉立刻回頭。
沒想到,撞進那雙如墨般的眸中。
前世沈清曉厭惡極了簫夜,也怕極了他。
看着簫夜站在她眼前,沈清曉彷彿一瞬間墜入深淵。
心裏的悔恨和內疚纏繞着她,讓她喉嚨梗着難受。
太好了,他還活着。
她咬牙,仍然忍不住顫抖。
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還帶着哭腔。
「簫夜,對不起,之前是我蠢,是我笨,是我眼瞎……」 「我錯了,錯得離譜,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我只想做好你的妻子……」 簫夜眸子微沉,冷聲道: 「夫人病了,送夫人回去養病。」
簫夜這個語氣好像根本不信,也是,剛剛他一定看到她私會穆子恆了吧?
沈清曉焦急解釋。
「簫夜!
我是真的來和你認錯,我以後和穆子恆再無瓜葛,我保證再也不會見他!」
見簫夜還是沒說話,沈清曉急聲道:「簫夜,你怎樣才會相信我?」
簫夜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她。
這個女人,有時就像只狡詐的小狐狸。
突然,他抓住沈清曉的手腕,臉色諱莫如深。
不等沈清曉反應過來,她已經被簫夜拖進一旁的空屋。
砰地一聲,門被簫夜反手關上。
昏暗的屋子,只有一點月光照進來。
沈清曉還沒開口,就被簫夜推倒在冷硬的木榻上。
「既然你說沒有騙我,那就證明給我看。」
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隨即直接扯開她的嫁衣。
沈清曉臉一白,明白他要做什麼了。
她腦袋嗡得一聲,全身都下意識繃緊了。
她願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給簫夜,可並不是這樣。
黑洞洞的屋子,強迫的動作。
她只有恐懼和害怕,這根本不是她期待的洞房花燭夜!
在嫁衣快落地的瞬間,沈清曉下意識反抗,推開了簫夜!
「不要!」
簫夜眼底划過諷意,果然,這女人又是在騙他。
他冷冷轉身,要向門外走去。
見簫夜生氣要走,沈清曉心裏一空,急忙伸手從後面抱住了他。
「簫夜,我沒有騙你,我只是不想敷衍你。」
「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我願意慢慢了解你,努力愛上你。」
被抱住,聽她軟軟糯糯的聲音,說著這些,簫夜的身體一頓。
他眉宇間的涼意散了些。
哐當一聲,有東西從沈清曉的衣裙間掉落。
看清是什麼後,沈清曉臉色煞白。
匕首…… 她差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