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從煤氣罐開始》[鑒寶:從煤氣罐開始] - 第9章 不鏽鋼盆vs七匹狼皮帶

吐槽鄭凱的聲音從竊竊私語到逐漸高漲,白瓊霞輕咳一聲,將眾人的目光引向自己。

「陳詩羽和鄭凱想必大家都知道,前者是國家級鑒定大師陳雲錦的孫女,不僅容貌絕美,對鑒寶更是有獨特的天賦和眼光……」

讚美一番陳詩羽後,白瓊霞又對陳凱介紹道:「而陳凱也不凡,他是東方大學風雲人物之一,陽光帥氣年少多金,大名鼎鼎的鄭氏古玩店就是他家的產業,鑒寶經驗相當不錯……」

「兩人都是鑒寶界年輕一代的翹楚,他們帶來的藏品又會碰撞出怎麼樣的火花呢?想必大家已經迫不及待了吧!」

見會場的氣氛徹底沸騰,白瓊霞激情洋溢的喊道:「有請兩位持寶人開箱鑒寶!」

「等下!」

鄭凱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現場所有人措手不及,甚至有些脾氣暴躁的老鐵已經在罵娘了。

白瓊霞臉色也有些難看,還真以為穿上西裝就是主持人了?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鄭凱對眾人異樣的目光視而不見,笑容和煦道:「趁此機會,我想說幾句話,就耽擱大家一分鐘時間。」

不等白瓊霞答應,鄭凱直接說道:「這次登台鑒寶,其實是我和陳詩羽的一場比試。」

「我們約定用不超一萬星幣為代價,購買一件古董,誰的價值最高,誰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夠了!」陳詩羽冷着臉打斷道:「鄭凱,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提起賭約,是怕我耍賴?還是覺得自己一定會贏?」

陳詩羽特別生氣,鄭凱就跟狗皮膏藥一樣纏着她,令她煩不勝煩,現在的小人舉動,更是讓她心生厭惡,恨得咬牙切齒。

鄭凱呵呵一笑,胸有成竹道:「人總要有夢想,萬一贏了呢?既然詩羽還記得,那我就不說了!」

鄭凱如此不留餘力的去追求陳詩羽,不僅是覬覦她的美貌,更是需要得到她家裡的支持,確切的說是她爺爺的支持。

鄭氏古玩集團看似風光,實則內部問題嚴峻,僅憑鄭秋源這個二把刀師傅,已經相形見拙了。

前段時間還打眼了一次,損失慘重不說,還對聲譽造成了嚴重打擊,現在鄭氏古玩集團急需一個大佬鎮場。

陳詩羽的爺爺陳雲錦就很不錯,只要追到陳詩羽,陳雲錦肯定不會袖手旁觀,他可謂是財色兼收!

陳詩羽看着他小人嘴臉,冷哼一聲,二話不說將盒子揭開,一件烏黑光亮的藏品在耀眼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啊——這是什麼?好亮好閃,我眼睛都快被閃瞎了!」

「卧槽,居然是不鏽鋼盆,難怪如此閃耀奪人,看這烏黑髮亮的色澤,肯定是一件真貨,表面都包漿了!」

「是啊是啊!陳詩羽女神好歹是陳老爺子的孫女,怎麼可能拿假貨上台!」

在場中有懂貨的學生一臉激動道:「上次新聞中,一個底部破個大洞的不鏽鋼盆,競拍價格高達三萬星幣,而這個不鏽鋼盆底部只有一個很小的破洞,價值肯定超過五萬星幣!」

「五萬星幣?一萬變五萬,整整四倍的利潤,大漏啊!鄭凱這次估計懸咯!」不少人羨慕道。

台下驚嘆的聲音,讓陳詩羽的心情微微好轉,淺淺的笑容再次掛在俏臉上,她開口說道:「這是我在龍騰古玩街淘的不鏽鋼盆,花了一千星幣!」

「一千星幣!卧槽!」

陳詩羽的話,讓現場的人頓時又不淡定了,大罵賣不鏽鋼盆的老闆老眼昏花不識貨。

陳詩羽笑着解釋道:「因為這個不鏽鋼盆太新了,看起來一眼假,很多人都懷疑它是仿製品,而我剛好路過,順手就買下來了。」

陳詩羽的語氣平淡如水,彷彿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懂行的人卻知道,想要鑒定出真品不鏽鋼盆,難度有多大!

鑒寶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