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從煤氣罐開始》[鑒寶:從煤氣罐開始] - 第4章 國寶級文物

陳宇升經過短暫震驚後,漸漸冷靜下來了,能讓兩個實權部門出資千萬星幣爭奪的煤氣罐,肯定不是凡物。

「動作還真快……」

沒等他開口,視頻中的老者不屑冷笑道:「不用理會他們,如果最終鑒定是煤氣罐,那可是國寶級文物!哼哼,撿漏撿到國家文物局了,也不怕撐死!」

「什麼?國寶級文物!」

陳宇升和穆誠同時驚呼。

陳宇升雖然沒有繼承老爸的衣缽,成為一名鑒寶師,但從小耳濡目染下,多少也懂一點常識。

能被評為國寶級文物的古董,無一不是價值連城,具有很高的稀缺性和歷史意義!

而穆誠心裏更是震驚不已,21世紀家家戶戶都有的煤氣罐,在32世紀搖身一變,成了國寶級文物,換作是誰都無法接受。

他的思維還停留在21世紀,在他看來,只有古玩字畫,琉璃陶瓷,珠寶玉石等,才能被稱作古董。

他一頭問號,什麼時候一個煤氣罐都成了古董,還是國寶級的?

陳雲錦輕哼一聲,有些恨鐵不成鋼道:「讓你跟我學習鑒寶,你非得當**,現在國寶級文物擺在你面前,還茫然無知,丟不丟人?」

陳宇升被老爸罵的老臉一紅,屁都不敢放一個,只能不停訕笑,掩飾尷尬。

兒子好歹是公安局局長,陳雲錦沒有過多訓斥,催促司機加快速度後,激動講解道:「煤氣罐,是民間叫法,正式學名叫液化石油氣罐,是一種能源存儲裝置。」

「它的規格有大有小,渾身是鐵,極難保存,目前出土的煤氣罐只有五個,珍藏在國家博物館中。」

「而一旦確定土坑中的是煤氣罐,那就是第六個煤氣罐,其考古價值不言而喻,說不定地底下還埋藏着其他文物……」

聽到煤氣罐是如此珍貴,陳宇升興奮的連連點頭,反而是穆誠聽的雲里霧裡,幾次忍不住想插嘴,又不知道該如何提問。

他怕提出的問題,會讓別人覺得自己是白痴!

初來乍到,見識了32世紀的先進科技,在他潛意識裡,區區煤氣罐,又不是什麼高科技玩意兒,怎麼就成稀缺文物了?

很快,一輛寫着【文物管理局】字樣的懸浮車,風馳電掣般駛了過來,車輛剛停穩,衣着古樸講究的陳雲錦匆匆下車。

見自己爺爺來了,躲在警車裡的陳詩羽急忙下車,和老爸一起去迎接陳雲錦。

陳雲錦板著臉瞪了兒子一眼,隨即慈祥的摸了摸孫女的腦袋,孫女可是他的欽定接班人,肯定比兒子更受寵愛。

陳雲錦簡單說了幾句,直接朝穆誠走來,問道:「小夥子叫什麼名字?有興趣做我徒弟嗎?就憑你的眼力勁,便值得老夫培養了!」

「收我做徒弟?」

穆誠指着自己還在發獃,一旁的陳宇升連忙接話道:「老爸,他叫穆誠,東方大學工商管理系學生……」

「嗯?工商管理系?」

陳雲錦輕咦一聲,沒有懷疑兒子的話,只是表情有些疑惑道:「工商管理系學生,你確定是他一眼認出的煤氣罐?」

陳宇升點了點頭,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穆誠資料上清楚寫着工商管理,卻能一眼認出煤氣罐,這不符合邏輯。

如果穆誠是歷史考古系的學生,當時他也不會懷疑穆誠的話,勞師動眾的認為土坑裡的是核彈。

面對三人疑惑的目光,穆誠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去解釋,總不能說自己來自21世紀,煤氣罐家家戶戶都有,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估計這話一說,馬上進研究室喝茶!

「啊這……我平時喜歡看一些民間野史,偶然間看過煤氣罐的介紹,覺得土坑裡的鐵罐罐有點類似,完全是瞎蒙的……」

穆誠的解釋讓陳雲錦父子微微額首,而一旁的陳詩羽卻柳眉一撇,心中莫名有些奇怪。

她跟着爺爺學習鑒寶十幾年,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沒有少看,第一時間也沒認出煤氣罐,還是穆誠一番分析後,再結合文獻中的隻言片語,才找到煤氣罐的記載。

而穆誠一眼就斷定煤氣罐,他到底是在哪裡找的野史?等會自己一定要問問!

「可惜了!」

陳雲錦拍了拍穆誠的肩膀,有些惋惜道:「如果你剛上大學,或許我還可以給你換專業,可惜你已經讀大三了,現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