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從煤氣罐開始》[鑒寶:從煤氣罐開始] - 第3章 煤氣罐風波「下」

「等下,不準動!」

十幾輛懸浮警車閃爍着警燈,隔着老遠,穆誠就聽到一聲厲喝。

他渾身一哆嗦,**真來了?

眨眼的功夫,懸浮的警車就停在了土坑二十米處,車門打開,一群身穿制服的**魚貫而出。

「抱頭蹲下,不準動!」

幾十號手持槍械的**叔叔,直接瞄準穆誠,皆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都把電擊能量槍放下,要是把核彈打爆了,整個江省就完了!」

最前面的警車車門打開,走下一名國字臉的中年**,他表情不怒自威,一開口,身後的屬下紛紛垂下手臂。

「穆同學,我是龍騰區公安局局長——陳宇升,你的資料我已經看過了……」

陳宇升說到這裡,嘴角微微一抽,醞釀了半秒後緩緩說道:「你的父母很優秀,為了航天事業主動獻身,如此崇高的精神,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雖然你的父母不能陪在你身邊,但國家已經幫你說了一門親事,呃……」

「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難過,自從入贅唐家後,你就沒有開心過,整天活的很壓抑,但是,你千萬不能想不開啊!」

「你還年輕,你還有未來,未婚妻沒了就沒了,只要你肯過來,叔叔保證幫你說一門親事,你看行不行……」

陳宇升表情和藹,盡量把語氣放緩放鬆,用一種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態度去安撫穆誠。

而穆誠整個人都懵了!

他第一次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這土裡的鐵疙瘩,難道是偽裝的「核彈」?

不然這些**叔叔怎麼會這般緊張,生怕自己把它搞炸了一樣!

為了驗明真偽,穆誠緩緩蹲下,頂着巨大的心理壓力,用手擦拭掉煤氣罐表面的塵土……

「穆誠不要衝動,叔叔求求你了,一旦爆炸,整個江省將不復存在啊!」陳宇升都快給他跪下了。

這人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讓幾千萬百姓陪葬,他的良心不會痛嗎?

陳宇升知道他的心結,入贅唐家三年,鬱郁不得志,各種負面情緒積壓在心底,就跟火藥桶一樣,隨時都將爆炸。

見穆誠依然不為所動,陳宇升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必須安撫住眼前的小子。

「穆誠,你看這裡……」

陳宇升打開車門,將一名美貌女子拉下車,介紹道:「這是我女兒陳詩羽,和你是同校學生,還是你的學姐。」

穆誠動作一停,抬頭看去,頓時驚為天人。

陳詩羽身材高挑,婀娜多姿,上身穿着藍白色女士小西裝,下身一條過膝百褶裙套着白色**,將玲瓏有致,猶如黃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勾勒地淋漓盡致。

陳詩羽被老爸拉下車,吹彈可破的臉蛋上飄起一抹紅霞,尷尬的看了穆誠一眼,急忙垂下腦袋。

有戲!見穆誠被女兒吸引,陳宇升趁熱打鐵道:「穆誠,你覺得我女兒怎麼樣?」

「貌若天仙,嫻靜溫婉,氣質出眾!」

穆誠如實說道,他敢發誓,陳詩羽絕對是他目前見過最漂亮的女人,秒殺21世紀的所有網紅明星。

聽到穆誠讚美自己的女兒,陳宇升臉上顯然有些自豪,女兒可是他的掌上明珠。

「既然如此,只要你離開土坑,我可以做主,讓你們試着相處一段時間!」

這是陳宇升的緩兵之計,只說相處一段時間,又沒說嫁給他,到時候讓女兒隨便找個理由打發了就行。

「真的?」

穆誠咽了咽唾沫,還有這等美事?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今天被未婚妻退婚,馬上又得一女朋友,時來轉運啊!

「比珍珠還真,你快上來吧!」李宇升催促道。

穆誠沒急着上去,仔細看了看鐵疙瘩,長舒一口氣,喃喃道:「表面有片狀鐵鏽,色澤微微泛藍,『液化』二字雖然模糊不清,但『口由氣』三字還是能確認……」

「頂端銹跡色澤偏紅,應該是煤氣罐的瓶閥,已經銹的不成樣子了。」

確認無誤,妥妥的煤氣罐!

穆誠起身拍了拍手,對着**叔叔們鄭重其事道:「土裡埋的不是什麼核彈,而是一個煤氣罐,裏面的液化氣已經漏完了,不會產生爆炸的!」

「什麼是煤氣罐?」

陳宇升偏頭問了一句,身邊的屬下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

反而是陳詩羽微微思索,打開智能手環似乎在查找什麼。

詢問無果,陳宇升也不再多問,是核彈也好,是煤氣罐也罷,剛準備招呼穆誠上來,身後突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