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 第9章他的寵物(2)

p>「過來!」

皇甫璨用力甩開季楓摟住安妮的手臂,不容抗拒的命令。

安妮看着眼前上演的似乎比那天晚上還要令人生寒的一幕,欲想擺托眼前的場面,

轉身逃離。

「怎麼?有膽子跟別人出來,就這麼沒有交代的離開嗎?」

皇甫璨狹長的眸子滿是陰冷的笑意,弧度優美的薄唇揚着一絲揶揄。

「你……」

安妮的俏臉頓時感覺到一陣發熱,慍怒的忘着那雙眸子的主人。

「放開妮妮,她是我的女人,再不放開,休怪我不客氣!」

季楓俊臉掛着冰霜,星眸中燃起怒火,對着皇甫璨沉聲道。

「哦?你的女人?看來你還沒有弄清楚情況,那麼讓我來告訴你,她到底是誰的女人!」

聽見季楓如此親昵的叫着安妮,皇甫璨原本陰沉的眸子更加令人害怕。

「告訴他,你是誰的女人?」

皇甫璨的聲音依舊冷漠、平靜,卻如冰一樣刺進安妮的心窩。

「我……你……」

安妮晶亮的眼睛慢慢變紅,淚珠在眼眶裡打轉,看着眼前這個冷漠無情的男人,哽咽在喉。

皇甫璨犀利地眸子看着安妮欲言又止的模樣,他大手攫起安妮細嫩的下顎,涼薄的唇角勾了冷笑:「難道你想要我用行動告訴他們嗎?」

「你!」安妮憤怒地抿紅櫻唇,含着淚地眼眸瞪着皇甫璨,他一定要這麼羞辱自己嗎?

正想着,安妮只見皇甫璨的俊臉欺近她,在她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冰唇碰上了她的紅唇!

「混蛋!」

一旁見皇甫璨如此對待安妮的季楓終於忍無可忍,朝着對面的俊臉揮出一記拳頭,卻被皇甫璨利落的躲開。

安妮趁此,轉身跑開,淚水也在瞬間流滿臉頰。

「妮妮!!」季楓大喊道,轉而剛想再度向皇甫璨出拳,卻被趕上前來的凱米拉住了正欲揮出的手臂。

「楓……,不要這樣,這是你的演唱會,所以歌迷和媒體都在看着!」

「這是你認輸的方式嗎?」皇甫璨上揚地嘴角流露出一絲邪氣與不可侵犯的傲氣,冰冷地藍眸滿是森冷。

安妮出了電梯,踉蹌的向外面走去,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干,濃密的睫毛上還掛着晶瑩的淚珠,嬌美的臉梨花帶雨般的讓人覺得心疼。

『該死的混賬男人,薄情寡義的混蛋,竟然在那麼多人的面前羞辱我,皇甫璨,我討厭你……』

剛才的一幕讓安妮倍感難堪,皇甫璨的無情羞辱和嘲諷她真想還擊,可想到母親,她只能忍!安妮懷着一顆被刺痛的心走出停車場,紛亂雜沓的情緒讓她突然感覺有些疲憊,夜晚輕柔的涼風迎面吹來,讓她感覺到一絲清涼,她決定向前走走,平復一下煩亂的心緒。

眼神失落沿着街道慢慢向前走,安妮絲毫沒有注意到一輛黑色豪車從後面駛來,停在了她的後面,皇甫璨走下車,快步的走向自己前面那個讓他怒火難消的女人。

「放開我!」

安妮被後面過來突然拉住自己手臂的皇甫璨嚇了一跳,憤恨的向他大喊。

皇甫璨毫不理會安妮,不顧安妮的反抗橫抱起她快步的向車子走去,說道:「今天我要讓你知道不聽話的後果!」

待把安妮塞上車,砰的一聲狠狠的關上車門。

「開車!」

到了酒店門口,皇甫璨不由分說將安妮扛在背上,直奔頂樓的總統套房。

進了電梯,他也不肯放下安妮,安妮拚命的捶打着他的背。

「放我下來,快點放我下來……」

於皇甫璨來講,那只是不痛不癢的捶打,到了總裁套房,他將安妮恨恨的摔在寬大舒適的雙人大床,燃着火焰的藍眸似乎要把安妮燒成灰。

「你……,你要做什麼?」

安妮被皇甫璨的動作嚇得向床里躲去,柔和的燈光下,濃密卷翹的睫毛,一雙波光閃動的眸子帶着撲朔迷離般惹人憐愛的眼神,挺巧的鼻子,微微張開的唇瓣泛着想讓人品嘗的光澤,惹得皇甫璨興趣高漲。

「難道,你忘了你的職責是什麼了嗎?」

不等安妮再次開口,他高大的身軀便霸道地欺壓在她嬌軟的身子上,制住了安妮想要反抗的雙手,稜角分明俊美臉龐,深邃晶亮的藍眸滿布滿了不健康燃燒的邪氣:「你難道不知道,通常這個時候,女人越是掙扎就越會勾起男人的興趣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