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 第8章不聽話的野貓

皇甫璨一臉玩味的看着彷彿是被判了死刑的安妮:「這就對了,現在,過來,到我身邊來。」

「到你身邊做什麼?」安妮還沒有從眼前的情形中反應過來,一臉茫然的問道。

「看來你還不太了解你的職責,現在聽好了,身為情人,職責就是取悅她的主人,要對她的主人絕對的服從,而我就是你的主人!」皇甫璨如王者般下達着命令。

安妮腳步僵在原地,木訥地看着可惡的皇甫璨。

「如果你再不過來,下一秒就可以接你母親出院了。」

皇甫璨陰沉的話再度傳來,她終於邁出腳步走到他身邊,他長一攬,便將安妮攬在懷裡。

「吻我!」

安妮渾身顫抖在皇甫璨懷裡,憤憤地瞪着皇甫璨。

「別讓我再重複!」皇甫璨不耐煩地聲音響徹頭響。

安妮雙眸不禁泛起了晶瑩地光澤,慢慢的將唇貼近那張俊美無比卻陰冷無情的臉龐。

該死的!吻自己就讓她那麼委屈嗎?要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得到自己的青睞?偏偏這個女人!

皇甫璨憤怒之餘,感覺到懷裡的人兒皇甫璨似乎要喘不過氣,皇甫璨才唇角帶着邪笑地放開了她的櫻唇:「從現在起,你要學會取悅男人的技巧!」

『啪——』響亮地一個巴掌在總裁室迴響。安妮驚愣地看着自己未放下的手,以及皇甫璨泛紅陰佞的臉龐,猛地推開了他,驚慌地逃離。

凜冽地狹眸睨着安妮逃離的倩影,皇甫璨玩味地用舌勾了被打痛地唇腮:「越是不聽話的野貓,越會將這場遊戲變的更加有趣!」……

渾渾噩噩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時間,安妮像逃離魔窟般奔出集團,剛下了台階,便突然聽見一聲親昵的呼喚。

「妮妮……你可出來了。」

季楓一套個性十足的服裝挺拔帥氣的修長身影,倚着跑車而站,流光溢彩地眸子看見安妮,邁開修長的雙腿立刻迎了上去。

「楓,你怎麼會在這裡?」

安妮驚訝地問,想起昨晚的一幕,皇甫璨和季楓之間似乎有很深的恩怨,但是他們的恩怨是什麼呢?

不等安妮腦子裡的想法轉完,季楓再一次拉過安妮的手腕,不由分說的將她塞到車子裏面,等到安妮反應過來,車子已經如箭離弦一般又飛離出去了。

總裁辦公室里,一雙深邃布滿寒意的冰藍眸子看着跑車離去的方向,轉而拿起了手機。

「你要帶我去哪?快放我下去,我要下車!」

安妮有些慍怒卻又不好發作的對着季楓喊道。可季楓毫不理會,跑車飛一樣的速度,讓安妮的聲音淹沒在風中,同時的恐懼讓安妮緊緊抓着車上的把手,無法再開口。

季楓緩緩地把車開進地下停車場,下車後走到安妮座位的車門旁邊,扶着臉色蒼白渾身癱軟的安妮下了車:「抱歉,我只是想讓你參加我的演唱會,做我的特殊嘉賓。」

安妮這次沒有像上次一樣狂吐,卻連站都站不穩,一邊由季楓攙扶着,一隻手緊緊抓着車門把手,看樣子是只要一鬆手就會倒在地上。

季楓看着安妮難受的模樣,一陣心疼,有些後悔自己魯莽,倏爾打橫地抱起安妮走向電梯。

對不起,妮妮,因為對方是皇甫璨,讓我不得已而為之。

季楓看着安妮難受的模樣,一陣心疼,有些後悔自己魯莽,倏爾打橫地抱起安妮走向電梯。

對不起,妮妮,因為對方是皇甫璨,讓我不得已而為之。

安妮還沒有從眩暈中徹底緩過來,此刻只能由着季楓抱着她進了電梯

電梯的門剛打開,安妮趁季楓手臂鬆弛的空檔掙脫下來,因為有些暈沒有站穩撞到了從電梯裏面出來的一個人。

「啊,對不起。」

安妮連忙向對面的人道歉,抬頭的瞬間看清楚了眼前差點和他們撞在一起的是個妖媚入骨帶有幾分冰冷的女子,一身性感入時的打扮,盛裝下精緻的五官帶着絲絲嫵媚,眼角含情的忘了一眼季楓,隨即冷冷的目光帶着幾分不屑與傲慢快速的與安妮的目光對視了一下。

凱米看清楚差點撞到的人,更看清楚了季楓和她身邊的安妮,以及季楓對安妮的親昵動作,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妒意和怒火,怨恨的目光掃過安妮。

在聽說季楓已經到了停車場後,本打算親自下去接他,沒想到季楓卻抱着一個女人上來,楓難道對這個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