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 第7章她是自己的(2)

烏黑的髮絲,淡淡地清香,瀰漫在車內。

終於到了安妮所住的小區,車停穩後,安妮迅速下車,她真是一秒鐘也不想和這個討厭至極的皇甫璨呆在一起。

「等等。」皇甫璨迅速跟上了下車,喚了聲快步前行的安妮,見安妮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箭步上前,一把攥住安妮的手腕。

「放開我!」安妮掙扎着手腕,不滿道。

恰在此時,刺目的燈光照射在兩人身上,兩人在適應光線後,轉頭看向那輛豪華跑車上走下來的季楓。

他那被月光拉長的身影如鬼魅,陰沉的俊臉,英挺的眉宇滿是不悅之意,邁着修長地雙腿箭步走到兩人身邊,長臂攬上安妮的肩膀,凜冽地狹眸對視上皇甫璨冰藍色地寒眸:「放開她,她是屬於我的!」

看着季楓親密地摟着了安妮的肩膀,皇甫璨寒冷的的眸子更加陰冷:「該放開她的應該是你,我之前說過,她是我的情人!」

看着兩個男人此刻一觸即發的陣勢,特別是兩張同樣陰沉的俊臉,好像馬上就要爆發一場恐怖的戰爭,安妮不禁覺得背脊發涼。

倏爾掙脫掉季楓的手臂,甩掉皇甫璨的手,轉身,狀似逃兵般快步的往家中跑去。

她,是她自己的!

「妮妮。」季楓沒想到安妮會突然掙脫,略帶焦急的喚了一聲,剛想要朝着安妮的方向追去,卻被皇甫璨抓住了手臂。

「傷害她,你會痛嗎?」皇甫璨冰藍的眸子帶着殘忍的笑意。

「你!」季楓緊攥的拳頭,骨節咯作響:「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皇甫璨勾起了桀驁地唇角:「但願如此。」轉身,驅車離去……

小慧在家中正擔心着安妮怎麼這麼晚了還沒有回來,突然聽到急促的敲門聲,快步去開門後就看見安妮像只被狼追趕的兔子般,快速的關上門後,她靠在門上大口的喘氣。

「妮兒,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安妮稍微平復了身體後走到沙發上坐下來,回答一臉擔憂的小慧:「沒事,你幫倒杯水吧。」

回想剛才在樓下的一幕,安妮的腦袋真是幾個大

『完了……完了!明天上班不知道皇甫璨那個惡魔要怎麼折磨我了,可是,奇怪,季楓這麼晚來是為了什麼?!只是想看我嗎』

小慧端着水走過來,看着安妮的表情似乎不對勁,不免又擔心的問她怎麼了,安妮苦笑的搪塞過去了,她不想要小慧擔心。

清晨,陽光灑在樹林成蔭的寬闊街道上,安妮今天選擇徒步上班,一路上她磨磨蹭蹭,心裏就像揣着好幾隻兔子般的不安。

最終,還是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猶豫着要不要敲門。

可是裏面的人似乎早已經預見了她的想法,鬼魅地聲音倏爾從裏面傳了進出來:「你打算在外面猶豫多久?」

安妮一咬牙,心一狠,一副要上戰場的悲催模樣帶着沉重的心情走了進去。

皇甫璨優雅地坐在黑色真皮椅子上,睨着站在他面前低着頭一臉憂慮的安妮,陰沉的開口:「抬起頭來。」

安妮緩慢的的抬起頭對上那雙布滿陰霾的藍眸,身體頓時傳來一陣戰粟。

「關於情人的事,我要你現在就給我答案!」皇甫璨劍眉凜然,通過昨晚見到季楓的事情,他不打算再給安妮更多的考慮時間。

安妮不甘地瞪着皇甫璨,緊張地抿着紅唇,因激動而緊攥了縴手,吼道:「我是不會答應你的!」緩了口氣,她冷笑着道:「如果你還想以我母親作為要挾條件的話,你不覺得,除了鄙夷還有可笑嗎?成為你的情人,不是只有威脅,還有讓我愛你?還是說,你沒有信心讓我愛上你?

聽着安妮情急之中使出了激將法,皇甫璨勾了邪魅地唇,這個小女人還真有幾分趣味,眼中卻是不容質疑的寒冷:「你的激將法,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作用,不要再試圖挑釁我的忍耐性,現在回答我!」

安妮緊張地看着皇甫璨拿起電話要撥通,她知道,他絕對不是在說笑,此刻她真想時間倒流,真恨自己當初怎麼惹上了這個惡魔。

「我……我答應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