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 第4章凌晨前

「小姐,你沒事吧?」甜美而焦急地聲音自頭頂響起。

安妮狐疑地抬頭看去,只見一位與自己年齡相仿,氣質優雅的漂亮女孩拿着粉色的傘,神氣緊張地半蹲在她的身邊,她搖了搖頭:「我沒事。」說著便要站起身,膝上卻隱約傳來痛意。

「呀,你的膝蓋受傷了,我送你回去吧。」女孩看着安妮受傷的膝蓋問。

安妮看了看越加陰沉地天色,感激地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你是皇甫集團的員工?」女孩試探地問道。

「是。」安妮剛想問,你怎麼會知道?不經意間低頭看着自己身穿的皇甫集團制服,明白了原因,抬頭淺笑着看向女孩:「僅憑這套衣服就能看出我是皇甫集團的員工,那你是?」

「我是皇甫珊,皇甫璨的妹妹。」皇甫珊笑着友好的伸出手。

「妹妹?」安妮禮貌地回握上皇甫珊的手,不禁暗自打量起皇甫珊,她漂亮也柔弱的像溫室里精緻呵護的花朵,臉色白的有些不正常,但卻一點也不影響她的美麗,她就感嘆了,皇甫家還真是基因優質的聚集地。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皇甫珊笑着問。總覺得她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她。

安妮淺笑着答:「我叫安妮。」

「真是個好聽的名字。」皇甫珊笑道:「你在皇甫集團實習多久了?」

「半個月。」安妮簡短地回答,通過和皇甫珊的對話,她不禁有些好奇,這麼單純善良的皇甫珊怎麼有一個那麼腹黑可惡的哥哥皇甫璨呢?

「那你一定沒見過我哥哥。」皇甫珊篤定地說著,眸中流露出無限思念的神情:「我哥哥他很優秀,很帥氣,可以用完美這個詞來形容他,他呢……」

聽着皇甫珊滔滔不絕的講述,看着她幸福地神情,安妮不禁有種錯覺,那就是皇甫珊喜歡皇甫璨,不是兄妹之間的喜歡,而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但是,會嗎?……

經過雨水的洗禮,花草樹木更加鬱鬱蔥蔥。周六,對於實習了半個月的安妮來說,無疑是美好的,此時,睡到自然醒的她,身着一件寬大的t恤和藍色的牛仔褲走在街上前往去醫院的路上……

銀灰色的邁巴赫里,皇甫珊目不轉睛地看着剛從美國回來的皇甫璨,雖只是半個月不見,可對於她思念着他的心情來說,如同過了漫長的幾個世紀般難熬。

「珊珊,不要這樣盯着我看。」皇甫璨薄唇噙上一抹好看地弧度。

皇甫珊尷尬地輕咳,忙將眼晴看向窗外,倏爾捕捉到抹俏麗地身影,喊道:「李伯,快停車。」待車停稱後,她飛快地下了車。

皇甫璨微蹙劍眉,擔心地也跟着下了車。

「是你?」安妮頗為驚訝的看着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皇甫珊問:「你怎麼會在這?」。

「呵呵,我去接哥哥,剛好路過這裡。」皇甫珊解釋道。

那個惡魔回來了?!安妮下意識地看向慵懶倚靠在車身上,孤傲到不可一世的帥氣身影,她能感覺到,他也在打量着她,心倏爾一緊,忙垂下眼帘,穩了穩情緒道:「哦,那我先去醫院了」。

「醫院?」皇甫珊忙問:「昨天淋雨你病了嗎?」

「沒有,是我媽媽。」安妮淺笑了下:「她在一個月前出了車禍,所以在住院。」

「怎麼會這樣。」皇甫珊小小地驚呼了下:「等我一下,馬上回來。」

「喂?」還不待安妮喊完,只瞧見皇甫珊快步走到了皇甫璨那兒,不知說了些什麼,皇甫珊便走了回來,拉着她的手說:「我們送你去醫院。」

「這……,不用了。」安妮正拒絕着,車已經停在了倆人的面前。

「上車。」皇甫璨倨傲地身影坐在車裡,冷冰冰不容反駁地兩個字使安妮一怵,發怵間,皇甫珊已經拉着她的手領她上了車。

自報了醫院地址後,安妮便低着頭,奈何對面皇甫璨的目光太過犀利,傳來的冷漠與譏諷信息,使安妮如芒刺背。

「都是你在照顧阿姨嗎?」皇甫珊打破了車裡壓抑的氣氛。

安妮抬起頭,微笑着看向皇甫珊,也不做過多的回答,只是點頭:「嗯。」

「那你的父親呢?」

「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逝了。」安妮苦澀地笑了下。如果有父親在,母親也就不用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