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 第2章合作愉快(2)

皇甫財團,公不公報私仇,我皇甫璨說了算!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會輕易放過一個搞砸我幾億合同,讓我上了國際版娛樂條頭,在世界人面前丟盡顏臉的女人吧?」

「可,可是,我,可我當天都已經向你道歉了。」安妮理虧,吞吞地出聲。

「道歉?」皇甫璨不屑輕笑,藍眸迸射出寒意的看着眼前單純地小女兒,勾了桀驁地唇角道:「蠢女人,道歉不能讓時間倒退,它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起身,如王者般帶着傲人的氣勢逼向安妮。

無形中產生的強大壓迫感,使安妮吞了吞唾液,後退一步,仰頭看向高出她許多的皇甫璨:「不然,不然你再開一次記者發佈會,這次我保證,一定不會去攪局了。」

「虧你能想的出來!」皇甫璨狹眸中閃過一抹夾雜着趣味地譏諷,看着安妮碟翼般的睫毛緊張地微眨,不禁伸出手在她細膩的臉頰上慢慢婆娑,蠱惑般邪肆地聲音道:「你想的太簡單了。」

皇甫璨的碰觸使安妮機警地看着眼前這個極度危險,俊美到妖孽的男人,連連退後:「那你想怎麼樣?大不了,我不在這實習了,還不行嗎?!」轉身便要走,卻被皇甫璨如拎小雞般拎着衣領揪了回來,他邪惡地湊到她耳畔,冷魅道:「安小姐,你好像忘了一點,前幾天你剛簽下實習合同,違約的話,要交出違約金一千萬,同時你也會接到律師函,賠償我的那丟失幾個億的損失!要考慮清楚,三思而行。」

「你,你這是敲詐、勒索!」安妮震驚地不知說如何是好,憤憤地瞪着皇甫璨。她告訴自己要冷靜再冷靜,幾分鐘後,她突然不解地問:「為什麼你不直接讓我賠償幾個億,而是要以這種方式使我留在皇甫集團?」

「倒不是愚的特別厲害,會想到問這個問題。」皇甫璨邪魅一笑:「你賠的出來幾個億嗎?」

安妮搖頭。

「與其讓你因賠不出來而坐牢,倒不如讓你陪我玩場遊戲。」

「什麼遊戲?」安妮緊張地問。

「你知道貓和老鼠的遊戲嗎?當貓抓到老鼠時,它並不會直接將老鼠吃掉,而是會將老鼠玩弄於掌心中,欣賞它被一點點兒折磨然後恐懼死亡的痛苦,而我,就是那隻貓,你就是那隻老鼠。」

「是嗎?」安妮倔強地昂着,不悅地瞪着眼前目中無人、唯我獨尊的男人:「看來你都不看動畫片的,在動畫片中,往往是老鼠將壞貓修理的更慘!」

皇甫璨一怔,忽爾定睛地看着安妮,他突然有些不明白,一個草根出身的小女人,是什麼給了她這份敢與他叫板的勇氣?邁開修長地雙步逼近安妮,直到她退到牆邊退無可退,他用雙臂支撐在牆體上,將她困於中間,海洋藍地眸子戲謔地對視着安妮略顯驚慌地澈眸:「那麼,我拭目以待!」隨即滿意地看着安妮泛紅地臉頰,他的唇角揚起得逞地弧度,倏爾轉身走向辦公桌:「今天起,你將是我的貼身助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安妮咬牙切齒地回道,現在看來,不合作也沒有辦法啊。

「咖啡沒有了,去1樓買咖啡。」皇甫璨銳睨着轉身要走掉安妮又道:「要走樓梯,電梯不對你這種實習生開放。」

「什麼?」安妮迅速轉回身,難以置信地看向真皮椅上俊臉邪氣地皇甫璨:「現在是88樓,你要我走到1樓,再爬上來?」

「沒錯。」

「好。」安妮咬牙,忍着怒火!

聽見關門聲,皇甫璨唇角勾了抹微小地弧度……

「88樓到1樓,我一天來回跑了六次,什麼也沒幹,就爬樓梯玩了?你能理解那種痛苦嗎?天啊,我第一次知道,世界竟然有這麼不可理喻的主!」晚飯後,安妮和小慧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精緻地小臉皺在一起,學着皇甫璨低沉的語氣道:「這種廉價的咖啡不是我喜歡的牌子,去換!」狠狠捶了下抱枕,「換換換,一連換了六次,他***,真是可惡到家,他明顯是故意整我!」

「淡定淡定。」小慧安慰地拍了拍氣呼呼的安妮肩膀:「情況我已經大致了解,你說,你上輩子積了什麼德啊?能做璨帥的助理?那可是帥氣到,精明到,有rmb到,另名媛自願獻身的皇甫璨耶。」

「大小姐,你能不能長點兒心,不再這個時候犯花痴?!」安妮不滿地拿了個蘋果,塞進陶醉地張着嘴巴的小慧嘴裏:「沒有同情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