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5章 我們不熟(2)

那聲尖叫刺耳又急促,看來夏星瀾真的是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才會那樣,否則她怎麼敢。」
這番話又引出了一陣的嬉笑聲,他們擠眉弄眼的看着對方,對這個天生相貌醜陋又出身不高的夏星瀾,實在是沒有半點的認可。
夏星瀾苦澀微笑,幾滴眼淚就掉到了枕巾上,這樣無聲的哭泣已經習以為常。
被戰御霆冷落的那些夜裡,她一個人在狹小的房間內,都是怎樣打發時間又自我安慰。
而鄢紫今晚也不太好受。
眼看着戰御霆對夏星瀾似乎是寵愛有加的樣子,也並未顯現出半點嫌棄。
反倒是自己和戰御霆幾天沒見了,似乎就生分了些。
「該死的,長成那樣也敢勾引男人嗎?」
尖銳的長指甲帶着憤怒劃在梳妝台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刻的痕迹。
夏星瀾變了,這是千真萬確的,鄢紫感覺得出來,她可不傻。
要想利用一個人,必然是要對其非常了解,如今看來,夏星瀾今晚的所作所為,好像也有幾分應付的意味。
她漂亮的眉眼多了幾分嫉妒和邪惡。
戰南坐在床上,看着鄢紫的背影取笑說道:「從今天開始,就要和這樣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日日相處,不知道大哥會作何感想?」

懶散的躺在床上,他領口大敞悠閑又自在,今晚戰南可比任何人都高興。
戰御霆根本沒睡,他的謹慎不允自己在這個剛認識幾天的女人面前熟睡,這樣太冒險了。
既然夏星瀾剛才拒絕自己,那麼如今必定還會使出其他的招數來。
畢竟女人都差不多的,總是想盡各種辦法吸引自己,夏星瀾也不例外。
戰御霆有的是時間和精力來對付,不管夏星瀾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哪怕只有一點點謀害自己的意思,戰御霆都會狠狠的揪出來,然後把夏星瀾碎屍萬段。
房間里依舊很安靜,淡淡檀香味道瀰漫開來。
被溫暖的感覺包裹着,夏星瀾還是放鬆了下來,悄悄的活動了一下身體,緊繃了一天的精神也極需要得到放鬆。
「我們兩個已經隔開了相當一段距離,應該不會打擾到他的。」
就這樣放下心來慢慢的進入了夢鄉,勻稱的呼吸聲傳到戰御霆耳邊,讓他覺得更加不可思議。
就這樣,就這樣睡著了?
似乎是有什麼期待落空的一樣,戰御霆不耐煩的翻了個身,留給夏星瀾一個冷漠的背影,沒再多說一個字。
所謂的新婚之夜也不過如此,夏星瀾把那些事情通通都當成了一場鬧劇,沒在心裏多想。
明天又不知道還要被多少人為難,還是留點力氣比較好。
鄢紫在床上翻來覆去,心裏越來越煩悶,不知這夏星瀾到底在搞什麼鬼。
可是讓她儘快動手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風和日麗的一天,現在陽光正好,透過窗帘的隙縫灑進了房間,在地毯上留下了一道道光影。
這一覺,夏星瀾睡得很安穩,沒有任何人打擾,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似乎是太安靜了點。
想到這裡,她的眼睛突然睜的很大,獃獃的看着天花板,一時之間大腦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覺得快要爆炸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