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5章 我們不熟

戰御霆猛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厲聲道:「女人,適可而止!」
試探也是有底線的。
夏星瀾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他看着她,這個女人跟資料里調查的不一樣,完完全全不一樣。
七星說,這就是一個蠢女人。
18歲,高中畢業,高考落榜,自卑怯懦又膽小如鼠。
她身邊的人誰都可以踩她一腳,她向來也是予求予取,跟個傀儡一樣。
可眼前的女人哪裡自卑怯懦,哪裡像傀儡?
才結婚第一天就有膽子跟他提離婚,這哪裡還是資料里的夏星瀾?
戰御霆睨着她:「新婚第一天,夫妻二人在卧室的床上,你猜我想幹什麼?」
「……」夏星瀾。
前世沒有這一幕的。
新婚第一天,她穿了大紅色睡衣,被他丟出卧室,從此以後就分房睡,一直到她得到戰御霆的信任,他才對她道:「你是不是該搬回主卧?」
眼看着手指就要落到她的褲子邊緣。
她心聚在一起,快要爆炸了,不行,不可以發展成這樣,這和她預想中的偏離太多。
她認識他五年,伺候他五年,可他才認識她呀。
「我們還不熟,等……」
夏星瀾驟然提高聲線,身子也在不停掙扎。
尖銳的嗓音刺痛了他的耳膜,偌大卧室里原本曖昧又熱烈的氣氛陡然急轉直下。
「閉嘴!」
他冷冰冰的聲音讓夏星瀾清醒了一點。
可是心中的慶幸在持續了沒多久就被現實澆滅了。
讓戰御霆的憤怒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要裝也適可而止,別忘了你的身份。」
一個乾脆的轉身過後,戰御霆離開了夏星瀾的身邊,漆黑眼眸中的情感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貫的冷酷。
「啪」的一聲,房間的燈被全部關閉。
戰御霆沒再責難夏星瀾,拉過被子就在她身邊躺下。
而另一旁的女人早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她的眼睛一時之間習慣不了黑暗,可是能感覺到戰御霆的呼吸聲就在自己耳邊縈繞着。
他們兩個人現在離的很近很近。
雖然說這場婚姻只是一次利益交換,可是夏星瀾面對性格反覆無常的戰御霆,還是湧現出了一些別樣的感情。
冰涼的雙手抓住了被子,很快就把身體緊緊的裹起來,因為慌張而粗重的呼吸正在被她極力的壓制着,就怕對戰御霆的睡眠造成一絲一毫的打擾。
可是夏星瀾腦海中卻非常亂,根本無法入睡。
「剛才如果我不反抗,難道我們兩個就真的……」
根本不敢再往下想,夏星瀾膽怯的轉過頭,在黑暗中看見了戰御霆的輪廓。
戰御霆的睡眠很淺,這是夏星瀾向來熟知的,所以一旦他開始睡覺,她就盡量只保持一個姿勢,盡量不驚動到他。
卧室內的窗帘都被緊緊的拉着,外面燈光一絲都透不進來,現在她的眼前還是一片漆黑。
外面偶然會傳來悉悉簌簌的腳步聲,傭人們似乎還在外面攀談着。
他們對戰家的八卦總是格外敏感。
「剛才也不知道是什麼動靜,夏星瀾肯定又惹大少爺不痛快了。」
傭人聽這些聲音比什麼都清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