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4章 誤解(2)

上早已躺好,手中是一份雜誌,一邊翻看,一邊思索,似乎是一件很享受又愜意的事。
她想起前世,閨房第一晚,她聽信了鄢紫的好意,換上一套紅色的真絲睡衣,那衣服就像提前訂做好的,恰到好處地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可等她從衣帽間一出來,險些被暴怒得幾乎失去理智的戰御霆打死。
記憶混雜着無邊的苦澀泛上心頭。
她慢慢地走到床邊上,雙手慢慢捏緊,看着戰御霆道:「御庭,我們認識也不過一個月,見面攏共才3次。
這樁婚姻如果不是因為我奶奶,你也不會接受,既然如此,等你拿到東西,下個月就離婚吧,這段時間,進水不犯河水,我想是最好的狀態。」
鄢紫找到她,之所以選擇了她,後來的後來,她或許明白了其中原因。
之一,她夏家是聖港市古老的世家,可惜中途破敗。
她奶奶手中有一塊奇石據說可以醫治百病。
奶奶承諾,若是戰御霆娶了夏星瀾,婚後一個月就會把奇石交給她,讓她為自己老公治病。
之二,她臉頰有胎記,符合戰御霆厭惡美女的性子。
也或許是這兩點,才促成了他們這一樁婚姻。
咻!
一道冷冽的視線驟然逼近。
戰御霆吃人的眼神里,盡數都是燃燒過後的灰燼,落在夏星瀾的臉頰上,浮出無數的炙烤。
「離婚?」
他唇瓣輕啟,像惡魔吐着蓮花。
一絲惡意從他唇角掛起。
他猛地一把將夏星瀾抓起來,沒有一絲疼惜地將她往床上一甩。
戰御霆力氣很大,大到可怕的地步。
他猛地將她一把按壓在床上,床墊深陷,將夏星瀾小小的身軀給掩埋了一半。
「是的,離婚。」
夏星瀾瞳仁微顫抖,柔白的手緊緊抓着身下的床單,渾身的肌肉群都綳得死緊,沒有半分鬆懈,說出的話異常堅定。
「戰太太,勇氣可嘉。」
戰御霆加深眸底的惡意。
戰,太,太。
這三個字若是帶着愛意,那就是寵溺。
若是裹着惡意,那便是囚牢……
前世,這種事沒少發生,那種暴怒後的狂躁,猩紅的血眸,弒殺的氣息,種種可怕的局面一幕幕襲來。
鄢紫還調笑道:「你真的是戰御霆手下,唯一活下來的女人。」
夏星瀾沒有得意,也沒有任何的高興。
能活下來是她的運氣,但也是她的不幸。
戰御霆捏住她的下巴,指尖的觸感極為柔軟,皮膚很是細膩。
「戰太太,我戰御霆的字典里,不會有離婚這個詞」,他眯起眼,危險如刀尖子襲來。
夏星瀾克制着不讓自己發抖,縱使重生,她也沒有超能力,也沒有更強大的武力值,被戰御霆壓着,她的手臂連掀開他的力氣都沒有。
「你為什麼不願意離婚?
難道你不想娶你心愛的女人嗎?」
夏星瀾問道。
聽說,在戰御霆的私人小島上,有一棟高樓,高樓里有一個女人,是他最愛最愛的女人。
前世五年的相處,她終於換來了戰御霆的信任,他還承諾會帶她去見高樓里不知名的千金小姐。
可直到他死了,她也沒見到傳說中的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