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4章 誤解

桌子被掀翻,戰御霆雷霆似的朝她發火,如烈焰一般熊熊燃燒着她,把她嚇得瑟瑟發抖,好幾天不敢看他的眼。
也是如此,她在戰家更是不受待見。
「你男人很好看,嗯?」
戰御霆淡然轉頭,看向夏星瀾的黑眸。
視線相接,電光火石。
噼里啪啦。
夏星瀾臉頰一陣泛紅,連忙低頭挑了幾口飯吃下。
「別只顧着吃米飯。」
戰御霆拿起公筷,給她夾了一隻鮑魚。
眾人驚悚。
「呀呀呀,我看到了什麼?
辣眼睛有木有?
秀恩愛有木有?」
「司奕,你回來也不說一聲。」
金瑟芝一臉驚訝地站起身來。
一聲爽朗的笑從門邊直接炸過來。
戰司奕笑道:「今天可是我大哥和大嫂新婚,再忙也得披星戴月地回家啊。」
他來到戰御霆和夏星瀾的身邊,調侃道:「大哥大嫂,有木有很感動?」
夏星瀾看着他,心底有一絲的觸動。
前世,戰司奕沒有回來,一個月後他參加一次反恐行動,在那一場戰役里,他永遠留在了戰場上。
戰家為此元氣大傷,戰御霆變得更加狂躁。
在偌大的家族裡,若說有人對她表達過一星半點兒的友善,非戰司奕莫屬。
他總是一臉邪魅入骨的笑,勾着唇就喊「大嫂」「大嫂」。
有時他還開玩笑道:「都說長嫂如母,現在完蛋了,一座大山就夠我受的,又來一座,死翹翹的既視啊。」
戰御霆一臉不悅,一腳就蹬三弟的腿上,語氣不善道:「滾一邊坐着去,沒看大家都在用餐?」
夏星瀾眸底的顫動,他捕捉個透徹。
這個女人竟然對三弟露出這種親切的眼神來,很可疑。
他犀利的眼神,從她身上轉移到戰司奕那張帥氣又邪肆的臉上。
眸子沉了沉。
吃完飯後,戰司奕就回了部隊,金瑟芝看也看沒一眼夏星瀾也離開了。
倒是鄢紫。
她將夏星瀾拉到一邊,小聲道:「星瀾,我大哥喜歡看女人穿紅色裙子,你晚上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的話,說不定會讓人笑話你受活寡呢,我也是希望你能在戰家好好地陪我,當然是能幫你的,會儘力幫你。」
呵呵!
夏星瀾想笑,想大聲笑。
這個女人謊言真是一套一套的,她既然跟戰一起想要她獲得戰御霆的信任,又為何一再地讓她在戰御霆面前丟臉,被他一次又一次的誤解,給她增加任務的難度……
她想不明白。
但鄢紫的秘密,戰的秘密,她全然不知,如果要全身而退,就得先跟他們虛與委蛇,好好周旋周旋。
「嗯,好,謝謝你的好心提醒,我明白了。」
夏星瀾笑道。
鄢紫心底狠狠一聲低嗤。
笨蛋,最好被戰御霆給暴揍一頓才好呢。
但嬌俏的臉上笑得跟花兒樣,千嬌百媚,善意滿滿。
看着夏星瀾進了卧室,鄢紫揮揮拳頭,笑得很是得意。
她就在門邊等着,等着夏星瀾被丟出卧室。
戰說過,夏星瀾不能懷孕。
閨房中事,能避免自然得避免。
卧室。
夏星瀾進門來,戰御霆在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