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3章 禍心

戰御霆低頭看着女人巴掌大的臉蛋,手指抬起,落在那一塊黑烏烏的胎記上,幽深的眸子透着幾許神秘。
「我允許你不用怕我。」
他道。
臉頰像點火一般地燎燒着,夏星瀾身子骨瑟縮一下,她從沒在他眸底看過這種「欣賞」的眼神。
或者說,從沒在任何人眼底看到過對她印記的「不蔑視」。
前世,她以為戰是唯一不在乎她胎記的人,是唯一對她發出愛的信號的異性。
太自卑,在黑暗裡生活了太久,太久,久到有人稍微對她發出一丁點的「友好」,她的心就成為了俘虜。
戰御霆,他到底用什麼樣的眼神在看她的臉?
「還好,你不美。
還好,你有這一層胎記。」
戰御霆漠漠地道。
語氣竟有幾分……慶幸。
她懷疑自己聽錯了。
稍縱即逝的神色,如流星一般消失得很快,戰御霆勾起她的下巴,低聲道:「嫁到我戰御霆的名下,你就是我的所有物,記得保存好自己的心,我最不喜歡心不幹凈的女人。」
夏星瀾垂首,避開他的視線。
客廳。
輝煌,金屋滿堂。
戰御霆挺拔的身姿以雷霆之勢來到了眾人視線里。
「御霆,怎麼在浴室待那麼久?
夏星瀾呢,她怎麼做妻子的,就不能好好照顧你?
你頭髮都濕噠噠的,也不給你吹下。」
戰太太金瑟芝怨嗔道。
鄢紫躬身道:「阿姨,不如我給大哥拿個吹風機來吧。」
她朝浴室方向轉身,卻被金瑟芝給拉住了手腕。
「你去幹什麼?
你是我們戰家的千金小姐,這都是夏星瀾分內之事。」
金瑟芝不滿道。
夏星瀾從浴室出來,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戰太太一番嫌棄的話。
悲從中來。
前世,她一門心思地伺候金瑟芝,卑微到連給她洗腳也跪在地上。
饒是如此,也沒換來戰太太一句「好媳婦」的誇讚。
她嘴裏常常提的總是「我家紫紫原本該坐你的位置,你是撿了大便宜才得來如此良緣」。
等戰御霆死的那一天,金瑟芝是最恨最恨她的人。
她不僅用刀子畫了她的臉,還將她足足鞭撻了十天,讓她每每生痂的皮膚又一次裂開,最後還用鹽水潑她……
眸底沉浮着無盡的黯然,夏星瀾嘴裏回蕩着苦澀。
「我娶的是妻子。」
倏忽,戰御霆走到她身邊,當著眾人的面抓起夏星瀾的手,一臉寵溺道:「你的頭髮還沒幹,就不要吹風了。」
眾人皆驚。
鄢紫瞪着一雙布滿驚色的眸,不知該作何反應。
怎麼發展的軌跡沒有朝預定中走呢?
她把夏星瀾這個破落戶的女兒弄進戰家,以戰御霆的多疑,他怎麼說也不會相信夏星瀾才對啊。
怎麼……
金瑟芝臉色微微一變。
她當然明白兒子的意思,不就是說夏星瀾是妻,不是傭人,傭人做的事就該讓傭人去辦。
可他們不是才認識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