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 第2章 他的庇護(2)

,隨時會傷人,隨時會發動攻擊,就像要將一切危害因素滅殺乾淨。
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殫精竭慮到如此地步。
但本能地想要自保,手指就去搶他握住的吹風機。
柔弱的指尖還沒觸及到他的手,他一個錯身避閃,手落在了他的心口上。
他粗糲厚實的大掌傾覆而來,蓋住要逃離的小手兒。
「想摸我?
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摸,戰太太。」
戰御霆倨傲地睨着她害臊的臉蛋兒。
嚯!
夏星瀾臉頰起火一樣燙。
戰太太?
前世,她從未聽到這種稱呼。
自從浴室被驅逐,她就像也掃把星一樣,人人唾棄,人人瞧不起。
誰還想到她是戰家的大少奶奶?
戰御霆的妻——戰太太。
「我,我沒……」夏星瀾一時間話都說不完整。
男人的視線太燙人。
夏星瀾的指尖像着了火一般。
耳根子熟透了,泛着**的紅。
「戰……」
話還沒出口,就被男人更恐懼的一句話給嚇了回去。
「你再敢那樣稱呼我,我現在就在這裡要了你。」

夏星瀾渾身紅透了,跟煮熟的紅蝦一般。
臉頰上,一側的黑色印記襯托得一邊紅更是鮮艷無比。
她結舌道:「御,御,御霆……」
「我叫戰御霆,哪裡那麼多的御?」
她一顆惶惑不安的心,竟然看不透這一刻的戰御霆。
前世,她陪伴在他身邊五年,漫長的五年度日如年,儘管如此,她也從來都猜不透這個男人的心思。
他的心似大海,磅礴浩瀚。
他的心似深淵,深不見底。
她只想用真心換來她的信任,完成戰交給他的任務,卻從不用一個女人的眼,一顆女人的心來看他。
戰御霆唇角勾起一絲邪魅入骨的笑來。
俯下身來,對着她滾熱的耳垂,低聲道:「我的妻,你準備好了嗎?」
他喊她「妻」……
沒來由地,夏星瀾心微微一動。
「大少爺,老爺吩咐用餐。」
傭人在門邊輕聲提醒。
香嫂原本還等着剛進門的大少奶奶被丟出來,沒想到等了這麼久,沒等到那一聲尖叫,卻撞見兩人「蜜裡調油」,一時之間心頭一慌。
「滾!」
一道厲喝,吹風機都被戰御霆砸在門板上。
夏星瀾頭皮發麻,烏亮的瞳仁像漆黑的夜空,繁星點點,卻是毫無懼意,彷彿泛着無邊的孤勇。
「你,不怕我?」
戰御霆微微啟唇。
夏星瀾漆黑的眸,深深地凝着他。
戰御霆自詡閱人無數,這一刻,卻有點看不清她的心思。
不怕嗎?
怎麼可能不怕呢?
前世的那種恐懼早已刻入骨髓,她從來都是怕的。
怕,因為他太強大,太過易怒,太過驚疑不定。
怕,因她隱秘的「禍心」,不單純地接觸。
可現如今,最不能有也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怕」字。
「你希望我怕你嗎?」
女人紅唇輕啟,脫口卻是這樣一句出人意料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