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 第5章 少了男人就會死(2)

「那顧先生的意思是,你打算公開我們的關係?這倒也無所謂。」

「離婚之前能讓林小若膈應一下,也深得我意。」

她臉上的笑容有多燦爛,眼底的水霧就有多濃重。

那不甘示弱的眼神,堅定至極,讓顧墨軒有些許的恍惚。

「只要我在,你休想傷她分毫。」

顧墨軒狠狠怒視林清然一眼,轉身走出卧室。

林清然暗沉一口氣,忍住內心深處那不可抑制的刺痛感。

「小姐……」

王媽的聲音擔憂的響起,林清然抬眼,就看到王媽站在她的卧室門口。

林清然立馬就提了一口氣,擠出一抹淡然的微笑,站起身來。

「我沒事。」

正在林清然說話間,聽到樓下傳來跑車離開的聲音。

林清然頓了一下。

看來某人是不打算和她一起回林家了。

結婚三年,這樣的情況也不在少數,所以林清然的情緒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見王媽擔心的看着她,林清然微勾唇角。

「我們吵架的事情,不要和我父親提起。他年紀大了,身體不好。」

王媽沉了口氣,看着林清然,眼神裏面滿是猶豫,最後訕訕的說道。

「小姐,為何不讓老爺把林小若趕出家門。老爺疼你愛你,若知道你因為她的關係和姑爺關係至此……」

「王媽,我先出門了。」

若她當真讓她父親把林小若趕出家門,顧墨軒估計會對她恨之入骨。

王媽見林清然不喜聽這樣的話題,嘆了口氣,跟在林清然身後下樓。

林清然回到林家大宅,控制好情緒之後走進客廳內,卻不見林小若的身影。

詢問一番之後才得知,林小若臨時有點事,已經離開。

林清然頓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林小若剛回國,除了見顧墨軒之外,還能有什麼事。

顧墨軒匆匆離去,只怕也和林小若有關。

林父臉色因林小若不講規矩而有些許難看,但也因為林清然到來,重新喜笑顏開。

林清然的二哥林記見她一人回來,忙問道。

「墨軒呢?」

林清然怔了一下,隨後微笑着回答。

「忙呢。」

「他怎麼……」

林父一記刀眼掃過去,林記這才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訕訕閉嘴。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一道冷清的聲音自門口響起,林清然頓了一下,轉身之間某人碩長的身姿站在門口。

他一臉淡然,身上穿着黑色的風衣,頭上還落了些許的飄雪,有幾分風塵僕僕的味道。

他邁步緩緩走進來,帶着一種讓人無法移目的吸引力。

林清然看到他走進來,表情閃過一抹驚愕。

這個男人擺明了和她過不去。

幼稚!

見顧墨軒走進來,林老爺點了點頭,看着林清然身邊空出來的位置,淡聲說道。

「墨軒來啦,就坐在清然身邊吧,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們開飯。」

「先前出門見了一個舊人,便來晚了一些,林老見諒。」

顧墨軒那深邃的眸眼盯着林清然,神色意味不明。

林清然側眸睨了他一眼,見他緩步走到她身邊的位置坐下,微微沉了口氣。

他那深邃的眸眼和她對視,忽而讓她有種不適的感覺。

隨後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

林小若說的話,只和顧墨軒有一字之差,林清然深吸一口氣,心臟深處的位置似被某種尖銳的東西給刺穿一般。

心疼難耐。

林記和林浩兩兄弟同時把目光看向林清然,眼神擔憂。

林清然心頭微微一動,遂而擠出一抹微笑。

林父見狀對林小若的態度倒淡漠了許多。

「既然回來了,就坐下用餐吧。」

林小若唇角帶着笑,絲毫不介意林父的冷淡,邁步走到顧墨軒身邊空着的位置。

「姐姐,你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她笑容溫婉,目光看着林清然,沒有任何的攻擊性。

她那清亮的眸眼能夠把在場所有的人都給欺騙了過去。

「你都不介意,我怎麼會介意?」

林清然唇角一勾,漾起一抹微笑,目光睨着林小若,那驚艷無比的狐狸眼微微眯着,帶着一種攝人心魄的魅力。

林小若愣了一下,入座。

本以為林清然再次見到她,會厭惡之情會不言於表,可她卻如此冷靜的接受她出現在顧墨軒身邊的事實。

現在的林清然,讓她捉摸不透。

林小若暗自咬牙,抬眸看向顧墨軒。

他今天穿了一件墨黑色的西裝,五官菱角分明,就這麼坐在她的身邊,俊美無雙。

她不是三年前的事情被林清然發現,現在顧太太的位置,應該是她才對。

她咬了咬唇,那溫婉的眸光裏面逐漸帶了幾分怨念。

林清然眸眼含笑,從她身上收回目光。

幾人坐在餐桌旁,心思各異。

用過晚餐之後,林父和顧墨軒坐在沙發上,有一搭無一搭的聊着工作的事情。

忽而,林父那蒼勁有力的鷹眼看向顧墨軒,似漫不經心開口。

「林氏最近在新城新開了一個分公司,小若這次回來,我打算讓她到新城去接手管理。墨軒,你意下如何?」

林小若聞言,愣住。

新城那邊天氣環境非常惡劣。

林父這麼安排,分明就是想讓她遠離北城,遠離顧墨軒。

她才剛回國,他就如此安排。

難道……不是親生的,就可以隨隨便便踐踏嗎?

「新城那邊,氣候惡劣,小若過去的話,只怕無法適應環境,反而會給新公司造成麻煩。」

顧墨軒回答時,目光幽深的看向坐在林老身邊的林清然。

林清然唇角彎了彎,眼底閃過一抹嘲諷,並未開口插話。

林小若好不容易回國,顧墨軒又怎麼會忍心讓她到新城去?

這才第一天,護犢子的表現就如此明顯。

往後的日子,於她而言,豈不是更加難熬?

離婚,是正確的決定。

林小若聽到顧墨軒的回答,臉上逐漸帶起了溫婉的微笑,正要開口時,卻又聽到顧墨軒繼續悠悠開口道。

「不過,這是林氏的工作安排,若林老覺得妥當,便也可以如此安排。」

林小若怔住,臉上的笑容消失,隨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見林清然面帶微笑的坐在林父身側,她咬了咬唇,放在身前的手,逐漸的握成了拳。

林清然的面色沒有太大的變化,見林小若目光幽怨的看向她時,忽而之間想起來。

前段時間,和顧墨軒鬧出緋聞的那個小明星,也曾這般目光幽怨的看着她。

那時她便覺得有幾分熟悉。

原來……

竟是因為那個小明星,長着一雙和林小若極為相似的眼睛。

顧墨軒可真是痴情啊。

隱婚三年,和他傳過緋聞的藝人不計其數,而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很像她。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也難怪林小若會這麼自信。

林清然覺得身體忽而發冷,拿着茶杯的手顫抖了一下,杯子內的水撒了出來,燙到她的手背。

「嘶~」

她倒抽一口涼氣,坐在她對面的男人墨瞳明顯一縮。

林父隨即側身,把她手中的茶杯給斷開,關切詢問。

「沒事吧。」

隨着林父的話,某人慾要站起來的身體又重新坐了回去。

林清然微微搖頭,擠出一抹歉意的微笑。

「沒事,我去一下洗手間。」

手背強烈的灼燒感傳來,卻也稍微緩解了一下那發冷的內心。

「姐姐好像被燙傷了,我去看看,你們繼續聊。」

林小若把顧墨軒的表現完全收入眼底,搶先起身,朝着衛生間走去。

「姐姐,三年不見,你的手段愈發的拙劣了,苦肉計都演起來了。」

林清然抬頭,從鏡子中看到林小若站在她的身後,眼神裏面滿滿的怨恨和鄙夷。

林清然嗤笑一聲。

一臉淡然的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污漬。

「三年不見,你也沒多大長進。這麼快就沉不住氣。」

林小若緊盯着她,眼神不甘。

「我看沉不住氣的人是你。你也看到了,墨軒對我的態度。我非常期待,你被墨軒掃地出門的那天。」

不管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年後。

她都恨透了林清然這種高高在山的模樣。

林清然把紙巾扔到垃圾桶內,睨了一眼林小若。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他還沒打算把我掃地出門。」

她說著停頓了一下,看向林小若。

「就算他把我掃地出門了,顧太太的位置也輪不到你,三年前,我有能力把你趕出北城,三年後,我也依舊有能力阻攔你和他結婚。」

隨着她的話音落下,林小若臉色刷的白了下來。

「你……」

她用手指着林清然的鼻子,卻拿林清然沒有任何辦法。

聽到有腳步傳來的聲音,林小若深吸一口氣,收回手,輕聲說道。

「清然,三年前,你答應過我的,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之後你就會離開。你現在怎麼言而無信呢?」

林清然眉頭一跳,看着林小若,唇角噙着笑。

她想要的東西,從來都只有顧墨軒的心而已。

三年已過,她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看着林小若現在判若兩人的態度,她緩和了一下情緒。

「你想讓我和顧墨軒離婚?」

林小若手掌猛的攥緊。

林清然的反問反而讓她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她微微側目,就看到顧墨軒站在不遠處,暗自咬牙。

眼神也變得不甘起來。

「我和墨軒的關係,讓你很在意嗎?」

林清然只是輕聲一笑,並未回答林小若的話。

林小若頓了一下,見林清然邁步走出來,往顧墨軒所站的方向睨了一眼,心情莫名煩躁。

顧墨軒那深邃的墨瞳就那麼直勾勾的看着林清然,眼神複雜。

林小若沉了口氣,壓制了整整一天的理智,在看到顧墨軒眼神中隱忍的愛意時,迅速的破裂開。

「清然,你和墨軒不合適。」

林清然挑眉。

看來他們並沒有談好。

「我和墨軒合適不合適,不是你說的算。」

她說著停頓了一下,目光輾轉到顧墨軒身上,悠悠開口。

「就算我們不合適,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墨軒也不會輕易和我離婚。」

林清然眼底的輕蔑一閃而過。

她黑色的長髮綰在腦後,身上穿着一身米白色的休閑西裝,臉上畫著淡妝,卻襯得她無關精緻無比。

冷艷端莊,給人一種不可靠近的距離感。

顧墨軒薄唇抿着,一雙黑眸斂着陰晦不明的光澤。

她就那麼踩着高跟鞋走了過去,精細好看的狐狸眼沒有任何的變化。

「你和我父親談好了?」

顧墨軒淡漠的掃了她一眼,漠然回答。

「談好了,走吧。」

他說話間睨了一眼她被燙紅的手背,轉身邁步離開。

林清然到前廳和林父告別之後,走出林家,看到顧墨軒等在車旁的路燈下,暗黃色的燈光把他本就修長的身影拉得更長。

她頓了一下,完全沒想到他會等她。

男人的側臉完美到極致,扭頭看到她,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出來吧。」

林清然恍惚了一下,只見他收起手機,不過一分鐘的時間,林小若從林家走了出來。

她手中拉着行李箱,朝着他們走來。

顧墨軒從她身側走過,伸手接過林小若手中的行李箱。

林小若一臉受寵若驚,連忙道謝。

「墨軒,又要麻煩你了。」

顧墨軒並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把車門打開,讓她率先坐進去。

林小若一臉乖巧,坐進后座之後,不忘探出頭來,看向林清然。

「姐姐,上車呀?」

看着她一臉無害的表情,林清然咬唇低聲冷笑了一下。

「林小若,你可真是……少了男人就會死呀。」

林小若聞言,臉色一白,那無害的眼神逐漸變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