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 第3章 心照不宣

北城今年的冬天似是比往年要來的早了一些。

林清然從公司回來,下車回到屋內的一小段路程內,黑色的西裝外套上都積了些許的雪花。

「三小姐,姑爺今天回來了,現在在書房。」

一直照顧她的王媽拿着一塊毛巾走過來,給她擦拭着身上的雪花。

林清然聽言,拍衣服的手頓了一下,以往人影都看不到一個的丈夫突然回來,讓她總覺得有那麼幾分不安。

「嗯,我知道了。晚餐準備好了嗎?」

王媽搖頭,觀察着她的表情,輕聲說道。

「老爺那邊打電話來說,說林小若回來了,讓回去那邊吃飯。」

林小若回來了,這五個字讓林清然的耳朵有那麼一瞬間的耳鳴,她的名字傳入她的耳中,異常的清晰又讓人頭疼。

在北城,誰不知道「豪庭」集團有個捧在心尖上的青梅竹馬。

但凡長相和她有幾分相似的人,在「豪庭」都能得到重用。

他甚至為了那青梅竹馬,不惜冷落自己的妻子三年。

而至今,少有人知道「豪庭」集團的總裁夫人,到底是什麼人。

林清然的神色凝了凝,窗外寒風襲來,她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她睨了一眼窗外飄着的白雪,神色清然。

寒冬來了,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王媽有些擔憂的看着林清然,「小姐,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吧。」

林清然聞言,回過神來。

「沒關係,那邊畢竟是我的家,我哪裡有不回去的道理?況且我沒有必要躲着她不是嗎?許久都沒回去,父親估計也想我了。」

「小姐……」

「讓管家備車吧。」

王媽見林清然的態度堅定,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太多的異常,暗自鬆了口氣。

「我現在就讓他們備車。」

林清然點頭,邁步上樓,回到房間內,心情才平復了許多。

她褪下身上的外套,手中的動作一凝。

只見顧墨軒冷着臉從浴室內走出來。

林清然張了張嘴巴,見他臉色冷然,尋思着他應該早就已經知道林小若回來的消息。

於是到了口中的話也就咽了下去。

她剛把外套放在床上,男人一個箭步走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滔天的怒氣傳來。

「你就那麼不要臉嗎?」

他忽而開口,語氣冰冷刺骨,看着她的眼神也是陰沉的冷厲。

他的目光準確無誤捕捉到她脖子上的紅斑上,輕蹙眉頭,倒也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生氣。

這是之前處理公關事件的時候,被某個小生的瘋狂粉絲給弄的,現在已經好了許多,只留下很小的一片紅。

「今天這樣的日子,我不要和你吵架。」

她知道在顧墨軒的眼中,不管她是什麼模樣,都不是他所喜歡的樣子,所以過多的解釋似乎也顯得很無力且蒼白,還是什麼都不要說的好。

她轉身就要走到浴室內,卻被男人猛的一把拽過來,直接摔到床上。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林清然被嚇到,臉色蒼白的看着覆在他身上的男人。

「顧墨軒!」

她的聲音帶了幾分怒意。

顧晟軒那雙沒有任何感情的冷眸凝視着她,深邃又涼薄。

「林清然,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我顧墨軒的妻子,就算你不顧你那老父親的顏面,也少給我在外面胡作非為!」

他眼神裏面的厭惡深深的刺痛了林清然的心。

「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麼下賤的人嗎?顧墨軒,你憑什麼這麼冤枉我?」

她的聲音不滿,眼眶裏面也積了不少的淚水。

「就憑你手段卑鄙的擠走小若,你不就是想成為我的女人,成為我的妻子嗎?現在你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為什麼還要在外面拈花耳草?」

男人的聲音冷厲無情,把林清然心裏面所剩無幾的期待都給完全打散。

「難道說每月兩次,已經滿足不了你了?」

他說著修長的指尖攥着林清然精細的下巴,看着她眼角划過的淚水,心中莫名的一陣煩躁,墨瞳畏縮,逐漸鬆開了手上的力道。

林清然面色平靜的垂了垂眸,轉而微微勾起唇角,那緋色的紅唇妖冶且冷艷。

「三年了,不是無法滿足,是都玩膩了,就像是一直想嘗的食物,嘗到之後,月月吃,天天吃,沒了以往的新鮮感,就沒有什麼意思了,你說呢?」

她的眼睛漂亮迷人,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如同一朵正在盛放的妖花。

看着她臉上魅惑的微笑,還有那漫不經心的語氣,顧墨軒心底一刺,臉色愈發冷沉。

禁錮着她的手捏緊了許多。

「你說什麼?」

林清然依舊美眸如水,笑顏明媚的重複了一遍。

「我說,我對你已經沒有興趣了,離婚也是可以的。正巧林小若……」

離婚兩個字一出,男人的墨瞳猛的縮了一下。

他忽而把身上所有的重力給壓到她的身上,手中力道加重,陰森冷厲的眸子凝視着她。

「你不配提她!」

林清然的心被他那陰狠的眸子給刺痛,手腕也快要被男人捏斷一般。

她冷冷一笑,美眸睨着身上的男人。

「我怎麼不配,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配提起她!就連她的名字,都是我賜予她的!」

「她受到的良好教育,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林清然,施捨給她的!」

她林清然就算是輸,也不願意輸的太過慘烈。

彼此重傷而已,就算自損一千,也要傷他八百。

「就算你愛她護她又如何?她始終不過是林家的一個養女而已!你不也為了繼承權,放棄了她,選擇了我嗎?」

「你說是你不配,還是我不配?」

林清然一口氣把自己要說的話全都給拋了出來,看着身上男人那陰狠的目光,臉上的表情一片冷然。

這三年,顧墨軒的錢包裏面還放着林小若青澀的照片,一直在打探林小若的情況。

現在林小若回來,他也算是如願以償了。

林清然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在這場三角關係裏面自討沒趣。

「你應該慶幸,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打算成全你們。」

顧墨軒冷厲的俯瞰着林清然,眼神一如既往的涼薄,看向她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感情,更別提溫柔。

「林清然,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那麼簡單的事情?你有了更好的選擇,就想全身而退,那有那麼容易。」

「我確實有了更好的選擇,你不也有更好的選擇嗎?還是說,你覺得林小若,已經不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她的紅唇一張一合,伶牙俐齒的反問着他。

顧墨軒忽而之間眼神一亂,仿若被刺到痛處!

他臉色一沉,直接俯身咬住她的紅唇,帶着暴怒的懲罰。

他現在依舊是她的丈夫!她就已經選好了備胎,這對於顧墨軒而言,就是一種無形的挑釁。

林清然皺眉!她知道,顧墨軒此刻的表現,只是源於一個男人的佔有慾,無關感情。

可他們上一秒還談着林小若,下一秒他就能如此若無其事的吻她。

實在是讓人膈應。

林清然猛的一把,推開顧墨軒,眼眶紅潤染着些許血絲。

見他神色憤然,沉了口氣,冷聲說道。

「你和林小若應該已經私下見過了吧?如果這一幕讓她看到了,你說她會不會傷心呢?」

顧墨軒聞言,臉色驟然一變,猛的起身。轉身離開。

身上的溫度忽而消失,林清然有些不適,嘲諷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