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魂師》[畫魂師] - 第009章 做個交易

「有么?」

李伍砸吧下嘴唇,看向韓江的眼角,露出幾縷清冷笑意:

「看樣子韓叔也想明白了。」

生死當前,韓江哪裡還綳得住,顫聲問道:

「不是……小李,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眼下可是生死攸關的情況,可這做也做不了,走也走不脫,咱們到底要怎麼辦么?!」

「我可不能跟那個楊長偉似的做那種不人不鬼的畜生!」

李伍笑笑,卻不說話,只是撿起地上那根綳斷的黑色絨繩。

「都這個點兒了,你還拿這麼根破繩子做什麼?!」

「再說了,你不是說這玩意兒叫什麼問魂繩么?現在繩子都斷了,你還拿這玩意兒有個鎚子用?」

注視老韓頭慌亂模樣,李伍捏着手裡的黑色榮繩搖了搖頭後,繼續道:

「爺爺跟我說,所謂有因有果,我們雖然受到楊長偉的牽連,但也不是無路可走,只要替苦主楊秀秀了斷這份業果,想來她也不會為難我們的。」

「替楊秀秀了斷因果?」

老韓頭睜大眼睛。

多少有點兒沒搞明白李伍的意思。

見狀,李伍也不廢話,自顧自把自己手裡的問魂繩跟老韓頭斷了的那根連好,然後將其中一端套在楊秀秀手上。

「你這是做什麼?」

「我記得小時候,爺爺教我畫冥妝的時候,跟我提過一次,他說問魂繩除了預防的作用外,還有一個跟苦主亡魂溝通的作用。」

「眼下楊秀秀未過頭七,她既然不願意放過楊長偉,那肯定得躲在這附近尋機報復。」

「將這問魂繩套在她手上,就能把她的魂魄就帶到咱們跟前。」

他一邊說,一邊將繩結系好,同時叮囑身旁的老韓頭:

「韓叔,待會兒你就在旁邊替我看着。」

「但有有點兒,不論你看見什麼,聽到什麼,都要保持鎮定。 」

「同時,一定要留意注意外面那些人的動靜。」

「要是你不想就這麼枉死亦或者說不想變成楊長偉那種不倫不類的東西話,就按照我說的做!」

生死當前,尤其還處在這麼詭異的場景中。

老韓頭早就沒了他這個年紀應有的沉穩與世故,當下急忙點頭應承道:

「你放心吧,我……我肯定給你看死外面……一隻和蒼蠅都不讓他們進來打擾到你。」

李伍點點頭,重重看了眼他後,也就徑直從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支狼毫筆,一盒硃砂。

彼時的靈堂靜默如死,除了兩人的喘息聲外便再無絲毫響動。

用毛筆在硃砂盒內沾染了兩滴硃砂後,李伍嘴角咕噥一句,旋即落筆在楊秀秀泛着蒼白的眉心上輕輕點了一筆。

血紅硃砂在碰到楊秀秀慘白皮膚後迅速向外擴散些許,給她沒有絲毫生機的臉頰平添幾縷妖艷之感。

眉心,又稱印堂。

乃人之精魂中樞。

所謂印堂發黑,近期必有災禍,意思就是說人的精神狀態不佳,容易出現不好的變故。

在眉心中間點一顆硃砂。

與生者,多用幼童,為的是借天地氣息,為主家照亮名堂,驅散陰霾。

與死者,搭配以問魂繩,可以替死者招魂。

畢竟,想弄清楚楊秀秀到底有什麼怨恨、尚未了卻的執念再加上自己的猜測是不是準確。

把楊秀秀的亡魂召來,無異是上上之選。

約莫幾個喘息的功夫。

靜謐的靈堂內忽然刮來陣陣清風。

連帶着周遭炙熱的天氣都冰爽幾分。

「小李,這……什麼情況?」

老韓頭戰戰兢兢的問了一句,他話音未落,眼睛就驟然睜的老大——

那根系在李伍手腕上的如墨絨繩居然就那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