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魂師》[畫魂師] - 第006章 難題

老韓頭說著話,就伸手朝死者臉上探去。

動作之粗暴,根本就沒有任何尊敬死者的意思。

不過,一旁的李伍卻對此沒有絲毫反應,除卻開頭冷哼一聲,剩下的時間,一直都保持着冷眼旁觀的架勢。

只是……

就在老韓頭手指即將觸碰到楊秀秀面龐的瞬間,那根系在他手腕上的黑色絨繩卻是驟然繃緊,然後啪的一聲從中斷開,輕飄飄落在楊秀秀臉上。

「這……」

老韓頭目瞪口呆的看着飄落在老韓頭臉上的黑絨繩,沉默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旋即一臉愕然的朝李伍看了過來:

「小李……這……這什麼個情況?」

在白事上混跡了這麼多年,老韓頭的膽子自然不可能小。

可這一幕實在是太過駭人。

要知道,他雖然不怎麼信冤魂索命這套說辭,可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實在是有點兒顛覆他的認知。

那根黑絨繩他繫到手腕的時候還特意看過,完好無損,想弄開,或者弄斷它,只有兩種可能——

剪斷,燒斷。

否則絕無可能就這麼無緣無故的從他手腕脫落。

再聯想到李伍剛剛還提醒過他這根繩子的用處——

問魂繩,問的是亡魂未安事。

要是繩結脫落或是損毀,那就代表着這樁白事不能再繼續下去。

否則必將受到報應。

想到這裡,老韓頭再綳不住心頭的的恐懼,側臉看向身後負手而立的李伍,僵着聲音問道:

「小……小李……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繩……這繩兒怎麼……怎麼好端端的就斷掉了……」

看着老韓頭強自鎮定的神色,李伍抑制不住的搖了搖頭。

「看不出來么?這是棺槨里的楊秀秀不願你替她收殮……」

「老韓……叔,棺材裏的亡者可是死不瞑目,你真以為就只是說說而已?」

「還是你覺得僱主老楊大晚上跑去戲園學貓叫,真的是受到女兒離世的打擊,變得精神不正常了?」

此言一出,韓江渾身劇震,嘴角開合了好幾下,卻終究還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顯然內心還在糾結。

見狀,李伍也懶得再跟他廢話,直接收好畫冥妝的工具準備起身離開。

所謂好言難勸找死的鬼。

他話已說盡,既然老韓頭執意要掙這昧心錢,那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不過,臨走前,他終究還是不忍心看着自己這個老鄰居真的枉死,還是出聲道:

「韓叔,人皆好財,可貪財也得有道。」

「我爺爺生前,常跟我說一句話,叫舉頭三尺有神明。」

「所謂天理昭昭,報應不爽,人在做,天在看,你要是覺得,那個姓楊的給你的報酬豐厚到無法拒絕,那你大可以替楊秀秀收殮骸骨,不過既然你拿了好處,那死者楊秀秀的報應,自然要分到你身上。」

「按照你所說的日期,今天就是楊秀秀頭七,不出意外的話,那位學貓叫的楊老闆,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李伍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驟聞自己也要遭報應,韓江也終於在這個瞬間反應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