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霸寵:小妻你不乖》[豪門霸寵:小妻你不乖] - 第2章 我要親親

皇盛鈞破天荒同意了許優若的全部要求,並且當天就派人送許優若回家給許晉宗送了些生活費。
許優若再次回到淺川的時候,就看到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準備婚禮了,她被帶着去學習基本禮儀。
就這樣一連三天,她都在淺川學習名門淑媛的基本禮儀,結束後讓緹娜驗收過關後才允許去見皇少謙。
許優若就不明白了,皇家對皇少謙也蠻重視的,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大費周章的**她,既是如此,那為什麼又要她監視皇少謙呢?
豪門恩怨是非多,她還是少管為妙!
等時間一到,拿錢滾蛋才是王道。
她是在第四日去試婚紗時才又見到皇少謙的,許優若只覺得他面色似乎又蒼白了些,整個人單薄的風一吹就能倒似的,許優若想到那份協議,不自覺有些愧疚。
皇少謙穿着禮服和她拍完主婚紗照,一句話也不沒說,甚至沒有正面看她一眼就被人推着離去。
許優若很少見到皇少謙,反倒是聽了關於他的許多傳說,原來這位身有殘疾的總裁命中帶煞,已經娶過三位正妻,但都不過三個月就身首異處,也就是說她即將成為第四位。
克妻?
許優若都驚呆了,要不要這麼命背,短短几天又是被賣,又是被結婚的,現在還被克?
完了,完了,看來她的命是要被交代在這兒了。
還好婚禮安全度過,唯一讓她覺得悲催的是新郎沒來參加,說是病情突然加重,還好她是假結婚,要不然那得多傷心。
婚禮一結束,許優若就覺得頭有點暈暈的,回到皇少謙的住處,更是覺得天旋地轉,渾身燥熱難耐,還好整間房子空無一人,她換了弔帶睡衣,神志已經有些不清楚了,但還是堅持去浴室洗澡。
可誰知推開浴室的門,一副現場版美男出浴圖映入眼帘,許優若小臉通紅,腦袋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想要親近**裸的男人。
許優若覺得羞恥至極,該死的,她怎麼能有這個想法?
憑着僅存的一點意識想離開浴室,可腳底下根本不受控制,邁開步子幾乎是撲過去的,一把抱住皇少謙的腰:「救我,救救我……」
「滾出去!」
女人根本已經聽不進去什麼,每一寸肌膚都滾燙滾燙的,更要命的是她每一細胞,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的叫囂着,她要親近這個男人。
臉頰紅的滴血,她拚命的靠近,終於整個人緊緊地貼在皇少謙身上,不斷的摩挲,手也沒停下,踮起腳跟從額頭到鼻尖,從嘴巴到滾動的喉結,一點點,一寸寸往下……沒有任何技巧的胡亂撩撥。
「咦,你,你是誰?
還挺帥的,嘿嘿……」接着許優若雙手用力捧住男人俊朗的臉,歪着腦袋,小嘴一張一合。
「女人,你最好給我放開!」
皇少謙的忍耐力已經被挑戰到了極限,他黑着臉做最後的警告。
「不放,就是不放,我要親親,小帥哥,哈哈……」許優若透紅的唇笨拙的直接覆蓋上去,甘之如飴。
皇少謙皺眉,看來她對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