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復蘇:我封印了鬼王》[詭秘復蘇:我封印了鬼王] - 第10章 新人比試

傍晚,吃過晚飯,一家人都整整齊齊的坐在沙發前看電視。

江離幾次話到嘴邊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猶豫了一會,直接回房間拿出了兩張通知書遞給了江國華。

「爸,我被清北大學體育系特招了,這是錄取通知書和訓練通知。」

江國華接過通知書臉上笑開了花,拿着通知書圍繞着客廳走了兩圈,笑得合不攏嘴。

「國華,給我看看。」

向秀琴也起身去拿通知書看。

「我家江離真有出息!」

寧靜夜色下充斥着一家人的歡聲笑語。

臨別的那一天,江離勸住了本來要請假送自己的父母,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獨自一人在家門口等候武則宏來接他。

不一會那輛熟悉的黑色越野車就開了過來,不過車上的人不是武則宏,是沐清清。

「清清姐,怎麼是你?隊長呢?」江離拉開了車門,問道。

「昨日又發現了詭物的能量波動,隊長今天要守着谷城。你快上車,我們快去快回。」沐清清催促道。

江離趕緊把行李搬上車。系好了安全帶,拉好扶手。沐清清的車技他可是體驗過的,他可不想從車上飛出去。

早晨的公路上不算擁擠,黑色的越野車在道路上一騎絕塵,沿路的交警都直呼內行!

江寧省度厄師總部就在谷城隔壁的江淮市,一個小時兩人就趕到了。

總部位於市內的一座山下,以軍區的名義管控了。平常並沒有什麼人,不過今天就有些熱鬧了。

總部的大廳內,江離和沐清清兩人坐在休息區,旁邊三三兩兩的也坐了幾人。

「聽說今年江寧省只有5人覺醒,真是一年比一年少了!」

「是啊,不過今年協會的比賽獎勵還不錯呢!」

鄰桌的兩個中年人喝着茶,閑聊着。

「江離,你今天的對手只有一個!就是正在前台辦理辦理手續的那人,他叫林聰。」沐清清指了指前台,繼續說道。

「他哥是我同學,也是一位度厄師。因為今年度厄師降低了年齡要求,他哥找了點關係年初就幫他檢測了,他現在已經覺醒半年了,估計已經凝氣後期了。」

江離看了看前台,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正在填寫表單。

「第一名的獎勵的是一塊D級虹力結晶,其他的名次全是虹力元液,這兩者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你要爭取拿第一,但也要把握好時間。」沐清清交代道。

「嗯,谷城也有我要守護的人,我有分寸。」江離眼神堅定的說道。

很快五位新度厄師都完成了登記,進入了比賽場,其他人則是留在了休息區。

比賽場就像是一個全封閉的籃球場,沒有觀眾席,只有裁判和兩名負責參賽者安全的工作人員。

比賽開始前,有一位女生直接宣布棄權。因為她的覺醒物是琵琶,能力是輔助,沒法單獨作戰。

所以比賽制度改成了兩場1v1,勝者再角逐第一名,敗者直接領取一瓶虹力元液,無需再戰。

江離原本想直接棄權,拿了天啟石和虹力原液後直接回谷城。不過轉念一想,陣旗布陣需要靈石,而這個世界的虹力結晶應該就等同於靈石了吧!

所以江離沒有棄權,而是準備速戰速決。

第一輪兩場比試是同時進行的,江離的對手是一個長發飄飄的女生,兩人雙雙走向對戰區。

話不多說,江離直接祭出了生靈筆,女生也不甘落後,祭出了自己的覺醒物,是一桿銀色長槍。

「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兩人紛紛進入了戰鬥狀態。

江離揮動着生靈筆,幾道墨刃朝着女生飛射而出。

江離以為這些新人並沒有什麼實戰能力,想着一招解決的。

只見女生單手持槍,一字馬,下腰閃躲,一氣呵成。墨刃絲毫沒有對她造成傷害。

緊接着一個後空翻,雙腳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