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後人,我是改命師》[鬼谷後人,我是改命師] - 第9章 愛情來的快,就像龍捲風

「放屁,林若冰,你少咒我!」

「那就好,怎麼感覺你今天怪怪的。」

雪姐一臉嚴肅的說:

「小冰,小九,你們兩個人我都很了解,我的眼光錯不了。你們如果還認我這個姐,現在就確立情侶關係,我要看到你們牽着手走出這個飯店。」

這姐姐真是霸氣,彷彿在下聖旨,讓人無法反抗。

「這…」我猶豫了一下。

林若冰倒是爽快,噘着嘴的向我伸出手來。

而我,彷彿像個被動的受害者,畏畏縮縮的把手伸給了她。

她狠狠的一把抓住,看向雪姐:「這回您滿意了吧?我的姐?」

雪姐笑着,看着我們,一臉開心。

這場景怎麼這麼熟悉?

夢!

那個夢!

是的,就是那天我請潘哥喝酒的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牽着一個女人的手,那個女人就是林若冰。

剛剛抓賊時,我就看林若冰眼熟,就是想不起來。

我在愣神中,被林若冰拉起來。

就這樣,林若冰牽着我的手走出飯店,雪姐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林若冰卻並沒有鬆手,而是越發用力,看得出來,她是在和姐姐鬥氣。

一路上,她像牽着犯人一樣牽着我。

我有些生氣,一個大男人在大街上被女人拉來牽去,成何體統。

「夠了,雪姐不在,鬆開我吧!」

「呵呵,我看你挺享受的,剛剛我姐說的時候,你怎麼不反抗,心裏早樂開花了吧?」

「我樂什麼?男人婆。」

「你敢叫我男人婆?你再叫一句?」

晴天霹靂一般…

說著,她用力捏着我的手,向前一拉,把我從後面甩到她前面。

「哎哎,輕點,手都快被你拉斷了。」

「看你那熊樣,你不是想拉嗎,我今天讓你拉個夠。」

說著,又拉着我向前走。

我就像受氣的小媳婦一樣,只能跟着。

她這是在發泄情緒,她不敢反抗姐姐,但卻在用行動表達不滿。

這麼說吧,我淪為了姐妹間爭鬥的犧牲品。

除了我媽,這是我平生第一次牽女人的手,然而,並沒有預想的那種感覺,反倒是有些疼。

我跟着她來到公交站台,32路公交車來了,又被她拉上車。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忘記了自己一分錢沒帶。

小冰看了看我,從兜里掏出2塊錢,扔進投幣箱。

我們向後排走去,此時的公交車上,已經沒有了座位,站着一些人,還不算擁擠,我們各自抓着上方的扶手,另一隻手仍然被她牽着。

她臉上依然氣呼呼的,一路無語。

公交車轉眼到了南方大街站,這是省城最繁華的商業街,這個時間正是晚飯時間,上車的人非常多。

只幾秒鐘,車裡已經到了人貼人,人擠人的程度。

「不要再上了,等下趟吧,我要關門了。」

司機師傅喊着關上了門,門外還有一群人沒擠上來,便開始在站台罵罵咧咧。

而此時,我們倆都被擠的鬆開了扶手,我向後退,背貼着車窗,林若冰正面對着我,一隻手牽着我,一隻手從我身旁穿過,支在我身後的窗棱上,和我保持着距離。

滿車廂,應該只有我和她之間的縫隙最大,那是她用力氣撐出來的空間。

她依然兇巴巴的看着我,彷彿在警告:別亂動。

公交車晃啊晃,她身體突出的部分,時不時的擦到我,即使隔着衣服,我也能感受到那一對堅挺。

她臉上一陣紅暈,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甚是可愛。

每當眼神和她碰到一起,我就立刻躲閃,看向其它地方。

那種心跳的感覺,讓我難以忘懷。

猜你喜歡